中年同志情感驿站

116379| 108

[其它类别] 肉体关系(转,作者:梅八叉)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QQ

发表于 2013-04-05 08:49发布于 04-05 08:49 较早前

您尚未登录,登录互动更精彩!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快速注册

x
1

第一个男人 ……

所谓的私家教练,和私人教练,是两个概念。

私人教练,是在健身会所里指定的一对一教练。

私家教练,则是被邀请回客人家中教习的教练。

私人教练是教练。

私家教练么……说得好听点叫高级应招生,说得不好听点,就是个陪床。

这个并非臆造,是大家都默认的秘密。

无论是青鸟,还是浩沙,或者力达健,D市里大大小小的健身房,都一样。经常在休息室里听见教练们讨论。男和女,女和男,男和男,女和女。大家百无禁忌,你情我愿,明码标价,安全放心。

傍上大款的有之,傍上富婆的有之……毕竟说起来职业长度有限,因此心态也都差不多。价格高、还能享受各种非工作时段的超一流性生活,何乐而不为?

我是个俗人,肯定不能脱离大流。再加上教习瑜伽,年龄不大,潜力女客户群体巨大无比。反正再怎么搞,我也不吃亏。干吗要把自己浪费在坚持一些不必要的事情上?

说起来也算奇怪,我身边三个相处比较久的男人,似乎都是因为女人的关系,跟我认识的。想一下,也算是有趣之极。

第一个男人叫宋建平,今年三十八岁,政府某高干。

如果不是他老婆,我可能完全不会认识他。准确的说,那个女人不是他老婆,是他二奶。只是08年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事儿。

张雅丽当时才三十出头,保养得挺好,穿着打扮还算朴素的。来上瑜伽课的时候,多看了我两眼,问我:“屈教练,你多大?”

“我快二十五了。”我说。

“你是周二晚上有课吗?

“嗯。我周二和周五晚上在这边。”

“我觉得你瑜伽教的挺好的。可是平时没什么时间过来。你有空来我家当私家教练吗?”她落落大方的问我,看来是个中老手。

“可以啊。”我笑着回答,“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吧。到时候约我就成。”

她低头在我的本子上写地址,保养得很好的脖子和胸露了一些出来,那需要砸大把的银子才能让她看起来还只是二十出头的身段。

平时没时间?只怕天天在家里闲的发慌吧?

没过两天,她就打电话来约我。

我跟她定在了周四晚上。

她家在望京那边一个小区里,房子挺大,我去的时候就她和她六岁的儿子在家。我没问她老公在哪里。如果她老公在家,就不会来找我“陪练”了。

两个人先是正经的练习了瑜伽,我开始亲手指导她的姿势。手抓着手,她的胸紧贴着我的手臂,汗气粘过来,湿湿的。

然后我们就做了。

她叫的很爽,应该很满意。

我很欣赏她那时候的样子,但是很遗憾我却没太多的快感。男人对我的刺激,远远要比女人大得多。这么认真对待她,主要是因为这是我的工作。

人要敬业是不是?

走的时候她说:“以后我老公不在我就找你。”

“可以啊。”我点头。

她后来找我的频繁次数,让我以为她老公不是去忙了,而是真的“不在”了。

估计过了两个月左右,又是一个周四。

我正在给张雅丽“按摩”,按得她激情四射,马上就要滚到床上的时候。

她儿子在客厅高兴的大声叫:“爸爸!爸爸!妈妈,爸爸回来了!”

接着听见关门的声音。

我顿时吓出了一声冷汗。假如被捉奸在床,似乎就是第一次。张雅丽倒似乎不急,慢慢的把衣服穿起来,让我也穿好。

“抱歉,你今天先回去吧,我迟点再约你。”她一副对我的歉意,反而没怎么紧张她老公回家的事情。

我心里顿时明白了点儿什么。

跟着张雅丽出了客厅,就看见有个男人蹲在门口跟她儿子玩的开心。我心里还是一阵尴尬。扯扯外套,好像自己还罗体着一样。

“你怎么回来了?”张雅丽问。

那个男人抬头,推了推金边的眼镜,斯文的笑了一下,眼神从我身上扫过,似乎早就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哦……”他缓缓开口,说话声音很慢,非常慢,又斯文又低沉,“我文件忘记拿了。明天开会要用。你给我拿一下。”

张雅丽看看他,又看看我,然后说:“行,我去给你拿。”

接着客厅就剩下我和他,还有小孩儿。

“那……先生,我先走了。”我咳嗽了一声,欲盖弥彰。

“我叫宋建平,先生贵姓?”宋建平语速很慢,却一下子打断了我的意图,让我只能回答。

“免贵,姓屈,屈晓易。我是张女士的私家教练。”

“我听雅丽提过您。”他微笑道,好像一切事情他都已经知道。“天色不早了,我看外面开始下雪,迟点我送屈先生吧。”

“这个不好,太不好意思了。”我说,“我自己回去就成了。”说着,我低头去穿鞋。

张雅丽已经从卧室里拿了一个档案袋出来,递给宋建平。

“我送你。”刚打开大门,宋建平就在身后抓住我的手臂,完全不容抗议的说道。

最终我跟宋建平一起出来。外面真的在下雪,还挺大。这小区要走到地铁还得一段时间,打车也打不到。

最后只能去坐宋建平的车。

下了停车场才发现宋建平的车是一辆奥迪,牌照没什么好数字,就是里面的字母挺奇怪的,ZY开头。

我不记得D市发过这个字母的车牌。

开门上车,宋建平在我身边坐下。

“副局。”前面开车的司机回头打招呼。

他是配有司机的。

“嗯。先送屈先生去……”宋建平看我。

我说了一个五环外的地方。

车子很快就上路了。

宋建平这个人气压很低,虽然看起来斯文,我坐在他旁边,倒感觉十分拘束。这一路他闭目养神,快到地方了,他才突然睁开眼睛问我:“屈先生教什么课程的?”

“我主要教瑜伽,偶尔教下国标舞什么的。”我回答。

“嗯。现在健身房很流行啊。”他点头,“有名片吗?”车子停在我住的小区里面。

“有的。”我鬼使神差的掏了一张名片给他。

“下次有空我也报个名。”他笑道,“不过没空去健身房了。”他的表情在阴暗的光线里暧昧不明,我不好判断他的意思。

“好,宋先生,谢谢你。”我下车的时候说。

“不客气。”他从车子里探出头,推推眼镜笑道,“啊,对了。你想的没错,张雅丽确实是我的情妇。”

他承认的很爽快,我却被戳穿了心思,无地自容。

他见了我的样子,只是笑笑,督促司机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一个非比寻常的渣受……

一件可以从前方解开扣子的瑜伽上衣。如果我今天穿了一件贴身的背心,该怎么让宋建平保持这样斯文败类的模样去脱我的衣服呢?

“屈老师,你的肌肉练得很紧,很美。”他眼睛在金边眼镜后面闪烁,右手好像把玩什么东西似的拖泥带水的在我胸前揉捏。

等我做到下一个动作之前,浑身就只剩下一条紧身的短裤。

“如果工作太忙,肩膀手臂会有肌肉紧张导致劳损的情况出现。蜥蜴式可以缓解和放松这里。”

做完棍子式后,趴在地上,将身体俯卧,双腿双手打开撑地,接着上半身触地,*翘起。深呼吸。

这本是一个纯洁的动作。

但是它和□的后背式是那么的吻合。

我总是会在这个动作开始私家教练工作的“核心项目”。

我的学生都会跟我配合的很好。宋建平也不例外。我刚伏□去,他就压了上来,把我压在了地板和他之间。

一只手扯下了我的裤子,摸着我的*。

另一只手伸到前面,在我的□上勾着打圈。

“屈老师,这个动作,你可得好好地教教我。”他温文尔雅的笑着进入了我。

接下来的事情,倒不知道是谁在教谁。

宋建平08年的时候才三十五岁,还属于男人的黄金年龄,身体很强壮,每一次深入都让我很尽兴。

他是个中老手了。

对付我这样的毛头小子,真是游刃有余。

几个周前,张雅丽在旁边的床上在我身下呻吟乱叫。

几个周后,我被她男人压在同一间屋子的地板上浪荡的求饶。

这个世界真他妈的扭曲。

宋建平没有带安全套,在他射在我的里面之前,我把他推了出去。他脸上的笑顿时冷了。我知道他不高兴。

客户不高兴就会跟领导投诉,领导就会让你卷铺盖滚蛋。

所以我从来不会让客户不高兴。

我用嘴帮他吸了出来,并且吞了下去。

宋建平满意了,穿好衣服的时候拍拍我的脸:“我送屈老师回家吧。”

我没拒绝,站起来穿衣服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宋建平自始至终都是那副和蔼可亲、温文而言的德行。

“操。”抓抓全部湿透的头发,我忍不住要骂娘。

穿好衣服跟宋建平下楼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北方晚上冷,人少。

我瞧着宋建平直接走到那辆花冠前开了车门坐进去。

原来这是他的车。

“你的奥迪呢?”我在副驾驶位上坐下问他。

“那不是我的,是单位的。”宋建平说,“平时我都开这辆。那辆上班的时候司机会来接我。上次是着急,就直接开过来了。”

“那怎么不买个贵的,奔驰啊宝马什么的。”我问,“你不是挺有钱吗?”

他笑看我一眼,仿佛我是个土包子。

“车能开就行了,要那么好干什么?太惹人注意总不是好事儿。”他认真的看着前方的路况,淡淡的回答我。

强壮如磐石的身体直压在身上的感觉,不只是兴奋和刺激。我想到了那个可怜的女人骂他的话。

骚货,贱人,狐狸精……

我忍不住又哈哈大笑。

“笑什么?”他以为是自己的技术不过关,给了我狠狠地一下。

我一边叫,一边还是要忍不住大笑。

张腾跟人猿泰山似的体格,根本配不上这几个词。他只是有本事让他身下的人变成骚货、贱人、狐狸精而已。

接着,几乎是莫名其妙的,他就跟我同居了。

也许是因为他的技巧不错。

也许是他同为教练,了解我的真正工作。

我们两个人回家了是情侣,在外面是陪床。

互相理解,共同进步。

刚开始我几乎要以为自己喜欢上他了。我付出了从来没有过的精力去维持跟他的情感关系。直到他偷偷用我卡里的钱去外面嫖夜总会里的小姐,喝醉了酒回来揍了我一次。

我被送到医院,断了两根肋骨,额头缝了八针,轻微脑震荡,要住院观察的时候竟然还没钱交住院费。

我突然悟了。

什么事情,没钱了,都是操蛋的事。

张腾后来跪着求我原谅他。我原谅了他。但是我改了所有的密码,也再不在他喝酒之后跟他上床。

我跟宋建平第一次上床之后收到了张雅丽打来的“教练费”,比以前打给我的只略微多了一点。老实说,其实有点儿失望。

后来转念想到了他的“花冠轿车”,又释然了。

对于开的车都这么小心翼翼的人,对这个事儿自然也会用最不引人注意的方法进行。

后来,我又去了张雅丽那里几次,每次都是她打电话,去了之后都是宋建平等着我,张雅丽不在。

她都和她儿子出去看电影或者回娘家。我经常忍不住想问宋建平,二奶也有娘家?

他对我,很正常。

看我的眼神,也是**的眼神。

每次被他的花冠车送回家的时候,我都忍不住要想,张雅丽每个周大概要当几次老鸨,才能保住“第二夫人”的位置。

我回家跟张腾开玩笑说起这笑话。

张腾却难得担心我:“你说宋建平在机关里工作?”

“好像是。”他有司机,司机还叫他副局。

“晓易,你还是少接他的活儿吧。”他劝我,“吃皇粮的还是少招惹为妙。”

我满不在乎:“得了吧,顶多就是个片区XX局的副局长呗。手下三个打杂的。能有多厉害。”

“晓易,我是担心你。”张腾特认真的说,让我以为他对我一往情深似的。

“得了吧。”我拒绝了他,“张腾,咱们可是说好了的。你不管我,我不管你。”

你不管如何我怎么搞得到比你多的钱。

我不管你拿我的钱在外面怎么挥霍。

张腾是个人渣。

我更是个人渣。

我知道的明明白白。

所以张腾是个很好的床伴,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司机下车给我开了小门:“房子里什么都有,宋局长说请屈教练看会儿电视,他一下子就到。”

我走进去,看着里面那个古朴的院子,突然有些晕。

不是吓的,而是激动的。

在北京市这个地段,能拥有一套四合院的能使什么样的人物?

你手里就算有一个亿、两个亿,没有权没势,怎么谋得套这么一方小院。

我心里其实知道张腾之前的话是对的。吃皇粮的还是少惹为妙。

小院子看得出来做了精心的维护和保养,锃亮的门板,崭新的窗框,鲜红的栏杆,院子里还搞了些假山水池,里面养了八九尾肥大的锦鲤。

我从厨房的冰箱里搞了些点心去喂鱼。那几个明显体重超标的锦鲤吃的不亦乐乎。挤在一起不停地扭动扑腾。

我看得直乐,把一大包点心都扔进去了。

擦手回头,就看到宋建平站在我身后,吓了我一跳。

“好啊,宋先生。”我打招呼。

他脸色有些不好,只盯着池塘里那些锦鲤说:“这几尾是日本大正三色锦鲤……”

“很贵?”我下意识的问。

“风水穴才会有锦鲤。”他没直接回答。

但是我想应该是很贵的。

“算了。”最后他叹气,回头看我,“来了多久了?”说话间,已经把外衣脱了。露出开着领口的衬衣。喉结在那里微微动着。

“有一会儿了。”我回神,“你怎么今天没约我去张雅丽那里?”

“雅丽父母来了。你去了不好。”他拉着我就进了屋子。“我刚刚陪完二老赶过来的。”说的时候,理所应当,似乎是个很好的女婿。

“怎么了?”他瞧见了我怪异的表情,然后了然笑了笑,“你是奇怪张雅丽父母知不知道我和她的事情。”

“是挺奇怪的。”我无奈的承认。宋建平不愧是领导,一瞬间就能知道你在想什么。在这个人的面前,丝毫的脑筋都不能动。

“当然知道。”宋建平说,“不过,雅丽弟弟犯事儿,我帮他走了走关系。还给她弟找了个还成的工作。所以,她父母没什么意见。”

犯事儿,走关系,找工作。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却有些可怕。

“那你喜欢张雅丽?”我又问。

他看我笑了出来,仿佛讽刺我是蠢蛋。

“什么喜欢啊。”宋建平用温文尔雅的腔调说道,“我老婆不能生育。我就想抱个儿子而已。”

许久之后我才知道,宋建平为了上位,娶了上司的女儿。又以房子、户口换了张雅丽给他生儿子。待这些事情做完之后,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其实对男人更有兴趣。

于是嫖了他情妇的私家教练。

就是我。

“屈老师,今天你要交我什么动作啊?”他把我推到在床上,分开我的腿的时候,□的问我。但是态度认真的仿佛真是个学生。

我自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于是他很干脆的进入了我。

激烈快速的抽动让我感觉他快发羊癫疯了一般,永远那副谦谦君子的脸上也激动地发红流汗。他在我的身体上啃咬起来。起初只是轻微的触碰,接着越来越重,直到我痛得叫出来,他依然不屈不挠的咬破了我好几块肉皮。

然后用带着血腥味儿的舌头跟我亲吻。

这次他射在了里面。因为我根本没办法推开他。

射的很深很烫。我浑身激动地发抖,有一种荒谬的第一次被人占有的感觉。

如果用道德人性的话去跟宋建平说,他一定会觉得很搞笑。觉得跟他说这话的人,就是个小丑。

做完爱的我,莫名的问起这个问题,于是我成了小丑。

“屈老师,真看不出来你这么纯真。”我的问题让他兴致大起,于是他把我压着又来了第二次。

“放屁……这个……TMD哪儿纯真了?”我气急败坏的咬牙问他。

“道德、法律、伦理。都是作为上层建筑的统治者灌输给下层被统治者的枷锁。”他舔着我的耳朵,啃咬着,含糊不清地说,“换句话说,一旦你爬得够高……你爬得越高,你就越能从这堆虚伪的东西里挣脱。只有愚民,才会计较这个。”

他说话的语气有些急促。

但是他的斯文形象丝毫没有打折,因为他用词很文雅,很课本。哪怕他在做着禽兽不如的事情。

按照宋建平的意思……当条狗反而更容易快乐。

也对!

论证结束,推理正确。

于是我也豁然开朗。

宋建平和张雅丽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又何必在这里纠结。身体力行后,教练费才最重要。

点评

谢谢分享辛苦楼主!  发表于 10-04 01:33 较早前

略有小成 LV4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3-04-05 18:38发布于 04-05 18:38 较早前
沙发?

略有小成 LV4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3-04-05 19:32发布于 04-05 19:32 较早前
板凳啊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发表于 2013-04-05 19:48发布于 04-05 19:48 较早前
很纠结,很扭曲……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QQ

发表于 2013-04-05 20:23发布于 04-05 20:23 较早前
不错,期待继续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3-04-06 07:17发布于 04-06 07:17 较早前
5

第三个男人 ……

后来顺理成章,宋建平和我鬼混的地点,从张雅丽的家里改到了这个四合院。

第二次我来的时候,那个池塘已经空了,一条锦鲤都看不到。

“鱼呢?”我问宋建平。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死了。”脸色有些难看。

“为什么?”

“你一次喂太多了。撑死了。”他说。

我看着他难得难看的脸色,觉得有些好笑:“那鱼很贵吗?要不要我肉偿?”

他叹气:“算了,让人再送几条过来就是。”

“干嘛难受成这样,不就是几条鱼吗?”我随口说了一句。

“锦鲤要小心喂养,只能用专门的鱼食。”接着他开始跟我喋喋不休的谈如何养锦鲤,最后转到了如何钓鱼,用什么鱼饵,用什么浮子,他钓起来过多少斤的大鱼。俨然一副钓鱼成瘾的模样。

开始我还能勉强回两句,后来被他说的烦到不行,直接坐着就睡着了。

再然后是被刺穿的感觉给痛醒的。宋建平搂着我在怀里,就坐在池子旁边的凉亭里,插了进来。没有润滑、体位太怪,双手被他用领带困在后面,完全没办法扶住任何东西。

宋建平的脸在我面前稀里糊涂的晃着,我跟水面的树叶一样,随波逐流。

“屈老师,你工作时间心不在焉,真得好好惩罚。”宋建平特别可恶的边操边说。

恐惧和睡醒时的朦胧,把快感推向了前所未有的□。

“建平,不行了。建平,饶了我。”我整个人都被他弄得云里雾里,反复就剩下这两句话。又叫又喊,兴奋的不知所以。

他却把我的腿拉到最大,狠狠地深入,然后扯着我的肩膀,把我压到他面前,狂乱的吸允着我的舌头。

待他做的尽兴了,依旧不肯从我身体里出来。

就那么抱着我,仿佛很温柔地说:“老师,等有空了,我们去钓鱼吧。”

我已经喊哑了嗓子,哪里有力气回答。

只是我觉得宋建屏的话……

钓鱼和钓人,肯定同样在行。

后来那个池塘里的锦鲤又有了,但是我再没兴趣拿点心喂它们。

在锦鲤又开始肥胖的蠕动后的一个周四,难得的好天气,宋建平便约了我去钓鱼。我早早的准备好了各种物件,等他开车来接我的时候,一直用好笑的目光打量我。

“你笑什么?”我忍不住问他。

“这是什么?”

“防晒霜。”

“这是什么?”

“驱蚊水。”

“这个呢?”

“折叠躺椅。”

“那这个呢?”

“上网本。”

他最后把我带的东西都扔到了后车厢里,然后总结了一句:“我们是要去钓鱼,不是去晒日光浴。”

“钓鱼那么无聊的事情,谁要干。”我反问他。

“我啊。”他边开车边说,“相信我。是个男人都会喜欢的。”

“大叔,这种运动只有中老年男性才会喜欢。”我顶嘴。“别一棒子打死所有人啊。”

“哦?那你说,要怎么样你才会乐意钓鱼?”

“如果可以不用管鱼竿,然后可以边上网边聊天边看片。我可以考虑一下。”我想了想,认真的告诉他。

他“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还是日光浴嘛。”

他开车把我带到了远郊一个水库边上的度假村,老远就有人出来接他。把东西收拾收拾,有人带,我们去吃了饭。下午两点左右,就带着钓鱼器具去水库了。

宋建平的设备我完全不懂。钩子、浮子、鱼线、鱼竿,每样都有无数规格,我看他把一件件东西拼凑在一起,极其专业的混合了鱼饵。

从早晨出京城到现在,宋建平都处于心情十分不错的状态里。好的有些让我吃惊。嬉笑怒骂都比以往多了几倍。就跟突然变成活人一样。

钓鱼真得与我之前了解的完全不同。

鱼竿,下勾,然后安静的等很久。这才是我记忆中的钓鱼。

宋建平嘲笑这些早就过时了。

现在他下勾都是下双勾,一根鱼竿上两个钩子。他还说,如果是海钓,可以一次性下六个勾。

时间也非常快。一竿子扔到水里,三十秒,最多不到一分钟,就要提起来。浮子以各种方式动着,有时候有鱼,有时候没有。宋建平却极其专心。仿佛这些看不见的鱼就是他最大的敌人。

“钓鱼的乐趣就在于你在和鱼斗智斗勇。每条鱼吃饵的方式都不一样。浮子会反映是否有鱼在吃饵。”他边搓着鱼饵边紧密的注意着水面的浮子边说,“那浮子就跟人心似的。你就算捉摸一百次一千次,下次再遇着了还是捉摸不透。”

“那多累。”我对钓鱼依然兴趣缺缺。

“你错了。”他莞尔,“这会儿才最轻松。除了钓鱼你什么都不用想。除了鱼你谁都不用认识。岂不是挺好。很放松。”

我被他说的一愣。

一个人要到了钓鱼的时候才能说自己很放松。

这也太无奈了。

钓了三个小时,我百无聊奈的用上网本玩扫雷。

宋建平的鱼篓里已经装了三十多条鱼了。

之前接待我们的人一脸巴结的笑走过来,凑到宋建平耳朵旁边说了两句。宋建平抓着鱼竿的手顿了一下,眉头缓缓微微皱起来。

那个人又连忙笑着,更加殷勤,只是额头有了一点儿汗。

宋建平最后叹气:“你让他过来吧。”

对方连忙鞠躬道谢,迅速就走了。

我很好奇能在这个时间找到宋建平的人,让宋建平如此不乐意还得见得人,究竟是谁。

一会儿,一个身形高挑,穿着直筒牛仔裤,上身Polo衫,带着墨镜的男人就背着渔具出现了。

他走进这边,我抬眼打量了一下。

不到三十岁。颇有商人气质。约莫是个事业有成的精英人士?

他也正好瞧见我,取下墨镜,冲我一笑。

我被他顿时刹到。

好亮的一双眼睛。

短平头,宽额头、深鼻粱、丰满的嘴唇。皮肤稍微偏蜜色,胡子剃的很干净。

粗狂、有男人味、有修养。

这是我对这个人的第一印象。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已经把渔具放到了宋建平身边,落落大方的冲宋建平伸出手,接着发出十分性感的声音:“宋局长好,我是许竞。”

6

第三个男人(2) ……

许竞和宋建平讨论了什么我根本不想听。

想必他们也没什么兴趣被我听见。我戴上耳机,放上摇滚。ACDC的摇滚是最棒的。

highway to hell .我们可不是在一路高速的飞驰向地狱么?

两个男人在我听完第四首歌就停下来了。许竞显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但是他表现的很平静,应该早有心理准备。两个人开始钓鱼,时不时交流一下钓友的心得。一直到天都快黑了才结束这无聊的一天。许竞收拾东西后先走了。我的上网本也基本没电。正等着宋建平。

他把整篓的鱼全部倒回水里。五六十条鱼在水里扑腾,很是壮观。

“怎么把鱼放了?”我不解的问。

“吃也没意思,就当多积累善缘吧。”宋建平一脸慈悲。

我心里觉得他简直放屁不打草稿,要积善缘一开始就别钓啊。

“而且比起吃鱼,钓鱼的过程更重要一些。”宋建平似乎知道我心里在骂他,微笑又补充了一句。我直觉的知道这是一句真心话。

享受猎捕的过程。

后来我想,宋建平就应该是这种人。

晚上我们没回去,就在度假村里过的。

宋建平跟吃了伟哥似的,相当勇猛,我好几次都被他干到两眼发黑。

“爽吗?”他笑问。

下面跟插了铁棍一样又烫又痛,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

如果说之前我还有点逢场作戏,那这次是百分百被他干的欲仙欲死。只是他大爷向来属于自给自足,真难得来伺候我。

“这是奖励。”宋建平有好像知道我想什么一样,“你今天做的很好。很有眼力。”他摸摸我的头,仿佛摸他养的宠物似的。

他大概指的是我没去偷听他们谈话的事情。

我觉得好笑:“那些莫名其妙的事听力有什么意思,我可不想惹出一身腥来。我已经够‘骚’了。?

这笑话实在很冷,但是宋建平却哈哈大笑。

“那我让你更骚一点。”宋建平收了声音低声说。

我觉得宋建平有一个长处,就是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做出一副君子模样。这次也不例外。

许竞是个生意人。生意人办事很讲手段。

我忘记了这一点。所以根本没有料到他妄图从我这里入手。

时间进入四月份,零八年的北京,在高房价,奥运会,换届选举中躁动的不行。

许多人选择了离开,更多的人则慕名前来。

和平门附近一个别墅区里的健身房教国标舞的教练走人,一时没找到合适的。老板跟我还算熟,便拜托我去顶两天班。我明明是教瑜伽的,却被赶鸭子上架。

“好歹是高档小区,你这么忽悠人不好吧?”我开课前无奈的说。

“就是高档小区才没人在乎你教的咋样。这些人谁不会跳啊?你就是去做做样子,顺便赚点外快。”老板说的别有深意。

他大约真以为自己是拉皮条的。

我信以为真。

第一节课果然只有三四个人。但是第二天就有个年轻小姐找到我。

“老师,我想拜托您去我家教教我哥。”小姑娘说,表情很诚恳。

我仔细观察她许久,看起来不像是有其他意思。小姑娘年纪太小,估计还在上大学,健身房和私家教练的故事应该还不清楚。

考虑了一下,我点头同意。

下课后我就和她回家。她家就在小区里。她说那不是她的房子,是她哥哥的。至于为什么这么着急,明天有个晚宴,有舞会,她哥不会跳舞,要临时抱抱佛脚。

她哥的别墅不小,上下四层,车库都有两个,大院子里有个十来米的游泳池,旁边全是葡萄架。

进了大厅,客厅顶上挂着巨大一个水晶灯,五米六的层高让我眩晕。

每一个细节都在表达着屋子的主人的财力。

小姑娘把她哥从楼上拉下来后,我吃惊的发现竟然是许竞。

他却笑吟吟的上前朝我伸出手:“屈教练好,我是许竞。”

他毫不惊讶,仿佛早有预料。

我想了来龙去脉,忍不住想笑。

这个许竞,根本就是故意的。

我握上他的手,回应道:“初次见面,许先生,我是屈晓易。”

小姑娘走了之后,我就开始教他国标舞。但是许竞的国标比我跳得好多了。根本不需要人教。

“许先生您什么都会,干嘛还花这个冤枉钱?”我问他。

“其实就是想见你一面。”许竞在我耳边轻佻的说。

“上次还没见够啊?”我笑问。

“宋建平在你旁边呆着,我怎么敢上前说话?”他笑问我。

“看不出来,许先生这么有钱也还有怕的人。”

“钱权不分。钱又压不过权。我再有钱,怎么压得到比我有权的人?”他说,突然不正经的笑了,“不过怕是一会儿事……做么,又是另一会事儿了。”

说实话,我不得不承认,80后就是比70后有情趣。宋建平喜欢的就是自己舒服。许竞则相当讲究情调。我明知道他找我跟宋建平脱不了关系,但是还是会以为他真对我有什么意思。

他这人一看就是情场做戏的风流浪子,前戏熟练又美妙。

除了他自己那根东西之外,各种情趣用品也一应俱全。

最重要的是,他是戴着套子进来的。

宋建平从来不戴套子,他自己肯定没病,仿佛他也笃定我没有病。不但不戴套子,还坚持要射在我身体里面。如果他跟我一起洗澡,还要用手指去挑拨我。在里面滑腻腻的戳着的时候,还会十分兴趣的让我帮他把手指舔干净。

“屈老师,你看,你这里面都湿了。”最后他会这么变态的总结。

我觉得他其实根本就是个双性恋。跟女人做 爱的时候,快感不够。跟男人□的时候,又要对方去模拟女性□来增加他的刺激感。

除了道貌岸然的外表,宋建平是个从里到外都扭曲了的变态。

许竞则相对正常很多。且不说他带套子是不是因为对我有心理洁癖。

至少安全套,既保护了他,也保护了我。

除此之外,他□的时候很卖力、很有后劲,总能坚持很久。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体魄给了他很好的资本。

我想我更喜欢跟许竞上床。

因为勉强能从他身上闻到不是那么腐烂的气息。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3-04-06 08:05发布于 04-06 08:05 较早前
等审核吧

暮雨清风,叶语香岚。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中同2014纪念章

发表于 2013-04-06 09:08发布于 04-06 09:08 较早前
看了~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发表于 2013-04-06 09:29发布于 04-06 09:29 较早前
唉唉唉唉……

布衣平民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13-04-06 12:28发布于 04-06 12:28 较早前
宋建平的话,很现实,也很深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禁含联系方式 详情点此

本版积分规则

社区热点图文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