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同志情感驿站

8872| 28

[中长小说] 我的原始膜拜

LV1 浪迹天涯

QQ

发表于 2015-07-02 03:11发布于 07-02 03:11 较早前

您尚未登录,登录互动更精彩!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快速注册

x
第一章 代序

那年,我们面对的是一群从南疆战场下来的连座,排长,老班长们。

在他们的眼里,扛过枪没有打过仗的兵都是些生瓜蛋子。我们只能无怨,只能无悔,只能隐忍,因为生命中你必须懂得两个字“尊敬”。

在这些脑袋别裤腰上血洒南疆,失去过战友,生命有了一种凡人得不到的升华的老兵面前,我们向往,自惭,神伤,甚至恨没有赶上那场血与火。

可是,尚未褪却青涩的我们不懂,真的不懂,哪怕在后来的各种特殊任务中经历过生与死,也永远不会懂,经历了战争的他们痛恨战争,从不以为那是荣耀。

每次酒后,他们会肆无忌惮的张扬暴戾。印象最深的一句话,”能打痛你,打哭你,是你的幸福,至少你能感觉到痛,会哭“。等明白这些话的时候,我们已经过了不惑之年。

河洛大鼓很多段子里最爱用的开场白是“天凭日月人凭心,水凭源来树凭根,为人莫把恶来做,明有王法暗地有神”。

曾经,我们这代人什么都不怕,就怕亏心,就怕沾上“恶”之一字,当然,那时候认知的恶跟今日不同。

时光荏苒,日月穿梭,再回首,云遮断归途,再回首,荆棘密布,再回首,一路走来我们留下了太多的“恶”!

......

情急生智,整天活在老兵们套着解放鞋的大脚丫子,武装带,层出不穷的虐身手段下,不得不想办法转移注意力,他们的还有我们的。

大操场有个百米障碍训练场,和一个四百米障碍训练场,中间是战术,队列训练用的场地,有十来个足球场大,尽管体力被压榨的几乎丝毫不剩,我们还是拿着一个月从可怜的十几块现大洋里节省出来的资金,凑在一起买了一个足球。

你看过各种职业足球,也看过很多野球,但你很可能没有,也永远没有看过,大几十号人踢一个足球的壮观。没有规则,没有裁判,甚至不对等,甲方十几个人,乙方几十个人也能踢得起来。而且乐此不疲。

我们是幸运的,足球冰释了跟那些让人尊敬的男人们之间的隔阂,我们是幸福的,因为这种壮观的野球,部队丰富官兵业余文化生活的第一批电视下发连队的时候,是著名的意大利之夏。

我们是幸运的,足球冰释了跟那些让人尊敬的男人们之间的隔阂,我们是幸福的,因为这种壮观的野球,部队丰富官兵业余文化生活的第一批电视下发连队的时候,是著名的意大利之夏。

我们有幸认识了米拉大叔,认识了斯基拉奇,认识了戈耶切亚,看到了球王的眼泪,见识了风之子的飘逸,马特乌斯,克林斯曼,科勒尔......一个又一个日后如雷贯耳的名字。

好了正能量到此结束,甚至不想提失意的三剑客,因为尽管他在主场球迷的呐喊声中发挥的不如人意,至少我记住了他的名字,记住了他的一切,罗伯特.巴乔,一个到今天想起来依旧有些那啥的名字。

王子信佛,佛曰:一花一世界,一爱一人生,一叶一菩提,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

不想亵渎,但我真得要承认,要坦白,要自首,相当长一段岁月里,想起那双忧郁的眼,想起那造物主按自己形象制造的男人,就淫得一手好湿,他是第一个让我这个男人心动的男人。

......

不管你怎么心动,图腾始终只是图腾,几张画报,一段镜头,慢慢把被子渲染成了宇宙星系图,却从来没有认真想过,即使图腾真的在我遇到阿拉丁神灯时出现在面前,又该如何去面对?

幻想终究只是幻想,那些关于恨自己不是女人的梦似乎也曾经做过,但是......

LV1 浪迹天涯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5-07-02 04:29发布于 07-02 04:29 较早前

我的原始膜拜(第二章 第一次而或叫做初晴?)

大雨下了整整一夜,起床号吹响的时候,条件反射般跳了起来,整理着装,出门集合。这已经是我在部队的第四年了。并且很有一直在这个大熔炉里炼下去的趋势,如果不是初晴的这个早晨,我的人生轨迹或许是另一个方向。但是,无悔,无怨,且行且珍惜。毕竟,这是个和平年代。

1994年夏,为了准备一场大的演习,部队的训练任务很紧张,做为代排长,这种以班排为单位的分散训练是十分辛苦的,最主要的是,我手下的兵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92年以后,部队开始进行训练大纲的改革试点,皮带,脚丫子下出好兵的手段全面禁用。只能又当爹又当妈唱红黑两面角色的独角戏。

我当兵比较早,16岁,所以,哪怕是已经预提干当了代排长,三个班长中有两个跟我同年兵,超期服役一年,岁数却都比我大,除过训练的时候有些正行,课余时间,总是闹哄哄没个大小,也早就习惯了。

“黑妮儿...... 哦,排代,六班今天实弹摸底,咱俩不出操了,赶紧去整理靶场吧”?六班长跟我同年同乡,睡眼惺忪的出来集合,没遮没拦

就冒出了一句,引得队列里传出阵阵窃笑。

其实,那时候的我四肢健壮,宽圆的肩膀,高挺的胸脯,结实得像钢桩铁柱一般,完全是一个粗线条的汉子,浓眉大眼,皮肤古铜色。这个绰号的来历仅仅是因为刚当兵岁数小,又争强好胜,训练中很拼,下连的时候,已经晒得黝黑,本来叫做“黑皮”,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你妹的变成“黑妮儿”了。

虚踢了一脚,等四班长集合完队伍,带队出去跑十公里,我还是认可了六班长的提议,安全是上级一再强调的事情,必须要防患于未然。

......

生命中,总是有很多偶然,然而,偶然却往往能改变很多事情,整理好靶场之后,早操时间结束,部队开饭的时候,我招呼六班长帮我把饭带回宿舍,一路小跑去了招待所,正印的排长家属来探亲,住在这里,虽然大小事情我都可以做主,但必要的尊重还是要做到的。每天我都会过去汇报一下。

习惯了开玩笑,没有敲门,在门口小声喊了下“报告”就直接闯了进去,招待所是制式的一居室,房间里没有人,正准备去招待所食堂找找的时候,却听见卫生间似乎有动静,声音似曾相识,有些事,虽然小,但当兵之前经历过。心底不由有些小悸动,轻手轻脚凑到了卫生间门前,门没有反锁,还很幸运的有一条小小的缝隙......

薛伟将嫂子按在梳妆台上,一条硕大的本钱进进出出,肌肉碰撞的声音,加上嫂子的呻吟,这幅活春宫,让我愣在了那里!

“不要,疼的厉害”。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卫生间传出了嫂子的严词拒绝声,原来,排座要不走寻常路。

忘记了自己是怎么离开招待所房间的,只记得满脑子都是他那根硕大的本钱。六班的射击是弱项,必须恶补,我承担了报靶任务,一个人缩在堑壕里,等第一轮打完,六班长开始逐个教练的时候,暂时无事可做,脑子里又出现了薛伟的大本钱,手不知不觉伸进了裤子里。这时候代表预备射击的哨子声想起,只能悻悻作罢。

第二轮打过之后,成绩依旧不理想,子弹不能这个浪费法,我果断要求六班长带回训练场继续练习瞄靶,等靶场空寂下来,却挥不走心底的那丝渴望,重新缩回堑壕,解开腰带,继续心底的幻想......

又下雨了?一股热流浇在脸上,把我惊醒,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可耀眼的阳光提醒我,初晴之后是一个艳阳天,堑壕里看到阳光的时候,应该是午后,马上感觉到不对头,张嘴欲骂,又猛然捂住了自己的嘴,站在堑壕边撒尿的居然是薛伟!(注:见过真实靶场的都知道,堑壕内有藏兵洞,里面有人的话,外面看不到)

薛伟四下张望了一会儿,也跳进了堑壕,离我不远处的一个休息墩上脱下了裤子,这厮难道要在堑壕里解决五谷轮回?脑子进水了?这不是糟蹋自己人吗?正在疑惑却猛然发现,他居然开始做起了我睡着之前的事情!这也太奇怪了,平常有这行为不奇怪,现在媳妇来探亲,早上我还看到过一次那啥,为什么会这样?!

薛伟身材伟岸,一米八的大个子,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粗犷而不粗俗,脸上此时噙着一抹入迷的微笑,而那根大本钱更是傲人,大手大脚的他,握住之后,也不过是覆盖了三分之一!还有一大截子仰天怒吼!

嗓子越来越干,心跳清晰到了自己能听见,五分钟,十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交换手,两只一起上,他的表情越来越急躁,我似乎想明白了些什么。

“初见”是尴尬的,他被吓了一跳,猛然站了起来,但是已经猩红的本钱却依旧坚韧不拔,不知道是什么驱使着我,让我有了种顶礼膜拜的冲动,慢慢跪在了他胯下,仰视神物,我彻底迷失了......

点评

男神现身,小鬼跪叩  发表于 09-26 08:17 较早前

LV1 浪迹天涯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5-07-02 05:21发布于 07-02 05:21 较早前

我的原始膜拜(第三章 迷失与抉择)

我感到整个人都碎了。

双手使劲抠进堑壕的砂土里,身子如狂风中的落叶,瑟瑟发抖,粗暴的闯入,迅疾而不间歇的冲击,没有一点招架之力,任由自己的暖流喷涌在身上,脸上两次,他强悍依旧,我有种即将要死亡的感觉,一阵如野兽般的低吼将我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一股滚烫的暖流冲击着麻木的身体,让她迅速恢复知觉,并开始引导飘飘欲仙的快乐,冲击着心田,脑干,直到灵魂出窍......

训练任务正紧,我的伤又不能去卫生队检查,半个月的时间里,每天都在跟身体的剧痛较劲,每当疼到受不住的时候,就会自然不自然的想起那一瞬间的升华,痛楚会减轻很多,我的怪姿势,引起了很多人的好奇,不过,借口还是很好找的。就这样,居然糊弄了过去,直到完全恢复正常。

演习开始前夕,探亲结束,吕慧欣收拾行囊,离开了部队招待所,薛伟恢复行驶职务,由于预提干,我被借调参谋股,比部队出发时间早一些,顺带将她送到火车站。

“谢谢你”。临上车之前,吕慧欣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我百思不得其解,很明显,她不是在为我送她上车道谢,而是有些其它的含意。

......

演习结束后,成绩很优异,连里庆功会的时候,按条例规定,战士们多少喝点酒表示一下,干部们也有节制的喝了些,很快,我就要去军校进修,薛伟拉着我出了营区,在小商店买了些花生米,火腿之类的下酒菜,关系好一点的战友找个地方醉一下,对于刚刚圆满完成任务的上级领导来说,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

营区附近有条干涸的小河,已经密密麻麻长满了树木,曲径通幽,顺着错杂的草木,一直能走到一片灌木围绕的沙地,幽静,绝美。

喝了一阵子酒,薛伟将我按倒在了地上,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种恐惧,一点欲望也提不起来,拼命拒绝着,虽然他比我高了半头,身体强悍,可是,我的预提干也是因为军事技能出众,单挑的话,绝不处于下风,两个人折腾了很久,最终气喘吁吁并排躺在了沙地上。

“怎么了”?呼吸稍微平缓了一些,薛伟推了我一下。

“不知道,没有感觉”。

“唉,算了,慧欣都受不了我......”薛伟说了一半,下意识的停住了。

“你是不是把咱俩的事跟她说了”?我猛然一惊,这厮看样子是真有点脑袋进水,什么事都能说出去吗?

“说了,你不用怕,我俩是青梅竹马,很小的时候,就那啥了,这几年来,每次我探家,她来部队都是我最难熬的时候,不见还好点,一见就出问题,在家的时候,她就帮我找过别人,只不过没有找过......你知道,不过,我得跟你坦白一件事情,三四年了,我都是在事后慢慢折腾出来,跟你是第一次满足,真的很......”薛伟有些不好意思一样。

“我那几天很难受,你也看出来了,只是,一想到那一瞬间的升华,就难以割舍,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想你的时候,很渴望,这会儿也努力在想,就是提不起神来,真的很怪”。我很坦白说出了心底的真实想法。

“......那算了,咱们还是回去吧,在这里我只会更难受”薛伟按了按已经几乎要把作训裤顶开的大本钱,慢慢站了起来,背对着我,解开裤子。

强而有力的水柱击打沙台的声音,让我一下子又懵了!似乎被什么锁起来的欲望一下子燃烧起来。我扑过去,吓了他一跳,水柱撒了我一身,跪倒在他胯下的一瞬间,我明白了些什么,可也在那一瞬间,心底涌出了一种莫名的恐慌,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

仰视那硕大的一坨和神物般的本钱,我渐渐迷失了,心底的恐惧也慢慢消散......将我的双腿扛在肩膀上,薛伟狂兽一般的冲击起来,还是那样蛮横,那样粗暴......

这次,只是两三天时间的不适,就很快恢复了正常,随着九月的临近,我俩知道,时间越来越少了,这一分别至少要两年,所以,每隔几天都要去一趟沙台,也找到了症结所在,每次只需要我跪在他胯下,仰视那活儿,就能激发起强烈的欲望。

94年秋天,我出人意料的打申请要求复员,这点,连薛伟也没有想到,他找我谈了几次,无奈,我决心已定,加之部队革新在即,放基层干部回地方的警戒线比前几年有所松动,最终上级批准了我的申请,再超期服役一年,以干部专业或复员安置。

LV1 浪迹天涯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5-07-02 06:18发布于 07-02 06:18 较早前

我的原始膜拜(第四章 沦陷于胯下)

94年深秋,薛伟提升副连长,主抓连队的后勤,生产,我则继续代理二排长。

老兵复员,新兵招收工作完成的这阵子时间,我俩的感情迅速升温,有阵子甚至是天天去河谷沙台。直到新兵入伍后开始训练,我借调新兵连任排长,离开了连队驻地,才分开了一段时间,这期间,上级找我谈过几次话,要我重新考虑命令,随时可以恢复进修的机会,我当然明白,这不是朝令夕改,而是对我申请复员的一种补偿,干部名额到什么时候都僧多粥少,主动腾位置,是一种风格的体现。

不是没有动摇过,可是也无数次扪心自问,我还适合做一个职业军人吗?尤其是春节过后,新兵下连,又跟薛伟重聚,我终于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婉拒了上级的好意。

无巧不巧,95年的探亲假,我和薛伟都安排在了新兵下连之后不久,他当然是回老家,我们是同省人,却离有几百公里的距离,当兵五年,我只休过一次探亲假,纯粹是出去游山玩水了。原因倒是很简单,当兵之前,父母兄嫂以及妹妹都移民去了澳洲,我当兵有赌气的成分在里面,那个从小就缺乏亲情的家,已经不存在了。回去,也只有他们留给我的那栋空荡荡的房子。或许同学,朋友们需要见一见,那些朦胧年华中的女孩子需要追寻一下消息。最终却还是狠了心没有回家乡那座小城。这次探亲,是一定要回去看看了,不经意间,已经离开了小城四年。

那是个日新月异的年代,小城有些陌生,人也陌生了很多,大家都在忙忙碌碌,几次聚会无非就是喝酒,遥想当年,很快厌烦,而且,我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懵懂少年时很强悍的本事似乎不见了,两个重温旧梦的女孩子,都是草草了事,留下了一堆问号。直到下定决心走的前一晚上,叶燕找到我。

几年不见,印象中瘦瘦弱弱的她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火辣的身材让人浮想联翩,尤其是她属于那种很泼辣的性格,小城第一批敢穿着短裙,黑丝,高跟上街的女人里面,绝对有她的名字,我确信自己有一阵子也欲火焚身,可是到了家里,依旧又出现了力不从心的事情。失望中的叶燕去卫生间洗澡,我有些歉意,也跟了进去,却不料脚底一滑,摔了一跤,她过来拉我的时候,私处离我的脸很近,仰视的角度,让我一下子爆发了一般!第二天,叶燕在我家休息了整整一天也没有缓过来,我只好推迟了行程。

在小城多呆了四天,恐惧日甚一日,从叶燕那里证实了一些东西,让我惊慌失措,每次必要仰视她那里才会有欲望!最终,如大逃亡一样,给她的传呼机留了个部队紧急召回的信息,逃离了家乡。不知道为什么,买票的时候,我居然毫无意识的把薛伟家的城市报了出来。

再见吕慧欣,很自然,似乎没有一点点尴尬,她家条件很好,对于薛伟的将来,似乎早有安排,与我不同,大我八岁的薛伟,已经当了十一年兵,他是志愿兵直接提干,如果明年提不了正连,不需要打报告,后年就可以转业了。今年刚刚提了副连,两年连升两级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所以,慧欣家已经准备好了房子,甚至安排好了转业后接手的生意。

我是事后才知道两口子在我到达之后就商量好的,晚上办事的时候,故意弄出很大动静,在我偷偷参观的时候,慧欣很“自然”的完成了交接棒。薛伟知道我的习惯,大本钱离开她身体之后,就把我按跪在了胯间。后果当然是忘记了一切羞耻,一切有“外人”在的不适,狠狠放纵了一把。然而,我们三个人都没有想到,慧欣一个无心的动作,带给我了一次沉沦!

如故,薛伟将我的双腿扛在肩头,狂风暴雨般冲击,慧欣上床准备拿衣服去洗澡,却被动作过大的薛伟碰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我脸上!一股电流顿时冲遍整个身体,那感觉不亚于灵魂出窍,尤其在她微微离开,目光可见的时候,我瞬间完成了升华!居然主动配合起薛伟来,要知道,虽然有过很多次,可是这样的迎合却是第一次!

让薛伟在一夜之间完成两次宣泄,这可不能的事情,居然就在这么巧合下发生了,对慧欣私处的那种膜拜感维系着我一直处于亢奋状态,扭曲,迎合,呻吟,这些起到了很大的催化作用。薛伟也第一次有了这么酣畅淋漓的享受。

LV1 浪迹天涯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5-07-02 07:16发布于 07-02 07:16 较早前

我的原始膜拜(第五章 进化?堕落?)

先于薛伟归队,我的心底痛苦的纠结着,一种很深的负罪感,让我日渐消沉,人也迅速瘦了很多,指导员找我谈了很多次心,可是,这样的心结,又岂是容易解开的?他归队后,也发现了不对头,私下里跟我谈了很多,可惜,95年的时候,信息还是相对很封闭的,尤其是在部队,我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甚至会想,这是不是一种精神病,一种BT,在强烈的负罪感和欲望的争斗中,理智逐渐占了上风,有意跟他疏远起来。

还好,每日不停的摸爬滚打,耗尽体力,能让我安然入睡,时光匆匆,转眼临近了老兵复员工作的展开,由于我的特殊情况,可以提前一个月离队,95年十一月,我离开了抛洒了五年青春汗水的军营,回到了家乡的小城。

为了应对越来越重的恐惧感,我没有按组织分配参加工作,而是选择了自谋出路。并决定尽早结婚,回到地方以后,信息量丰富了起来,通过一些媒介,我认为,早早结婚,有了正常的家庭生活,就会治愈一切。

家人的亲情不在,但留下的东西不少,所以,找个结婚对象并不难,难的是因为身份和政策问题,我很难拿到结婚证,这时候,急于农转非的女人通过人介绍认识了我,几乎是闪电般,96年春节刚过完不久,我俩就成了家。一年后,孩子呱呱坠地,我似乎也不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即使跟女人那啥时偶尔会有冲动,也是很巧妙的掩饰过去,给她一次满足,大多数时候却依旧草草完事。

意外发生的并不突然,女人本来比我大三岁,一直在城里做生意,见多识广,又有着一颗奋发向上的心,对于我不求上进,一直吃老本的行为从开始的小意见,到后来的争吵,甚至有时候想要动手,加之叶燕的大大咧咧,最终走向分手是一种必然。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也考虑过很多次,原本就没有感情基础,只是相互需要走在了一起,当各自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这种婚姻很容易破裂,最苦的其实是孩子。不过,女人,包括她娘家人对孩子都很好,长痛不如短痛,趁孩子还小,做个了解,或许不会给他带来太多的伤害。于是,孩子八个月大的时候,我走完了这次真正的婚姻生活。

97年的秋天,恢复了单身的我开始跟叶燕同居,并在她的鼓动下,在小城开了第一家网络会所。从最初的只能玩单机游戏的电脑室,进化成网吧,很多同行耽误了不少时间,我却是直接切入,很快挖到了第一桶金。而我与叶燕的那啥,也形成了一种常态,她知道怎么让双方都有兴致。

冥冥中绝对是有天意的,我的网络会所门口不远,是一串小吃摊,最接近的是一家新疆烤肉,很自然的,跟阿不都外力熟悉了起来,偶尔会在i一起喝喝酒,聊聊天,他的汉语水平进步很快,最初认识他的时候,还表达不清意思,春节临近的时候,已经能很流利的交流了。

帮着阿不都外力做生意的是他的儿子艾克板尔,父子俩勤快能干,生意做的很是红火,他们没有春节回家的概念,过年前后生意又特别好,就留在了小城,除夕晚上,出于礼貌,我和叶燕将父子二人请到家里坐坐,叶燕是个夜生动物,越到晚上越精神,又赶上除夕,陪我们喝了几杯之后,风风火火会网吧“对战”去了。

艾克板尔不胜酒力,很快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和阿不都外力喝到了半夜,叫不醒小巴郎子,他只好把儿子留在了我家。他走之后不久,我感觉肚子难受,去了卫生间,坐在马桶上解决问题的时候,小巴郎风风火火窜了进来,眼睛似乎都没有睁,掏出本钱就方便起来!那不输于薛伟的本钱似乎唤醒了我体内沉睡的某些事物,刹那间,陷入了迷失的状态!

张开嘴对准他本钱的一瞬间,似乎灵台有一丝丝清明,可是,那特殊味道的吸引,以及含住后他乍停又来的液体,一下子让我的迷乱了,说实话,以前想过尝尝薛伟的,毕竟被他迎头抛洒过,可一直过不了那个坎,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很自然,没有一丝丝的抗拒。心底甚至生出了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距离太近,强劲的水流撞击在我嘴里以后,反弹了一下,艾克板尔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愣了一下神,似乎明白了什么,本钱很快又大了一些,突然抓住我刚刚养起来不久的头发,狠狠冲了进去!

不是每个人都天赋异禀,只有16岁的小巴郎几分钟就爆了,重新来过,我趴在马桶盖上,也是几分钟,很满意的趴在我背上休息了起来,不大会儿居然传出了微鼾声,似乎没有太多的感觉,但是,我很清楚,体内那个天使或者恶魔又复活。或许怕惊动身上的小巴郎,我就那么一直趴着,直到沉沉睡去......

LV1 浪迹天涯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5-07-02 08:06发布于 07-02 08:06 较早前

我的原始膜拜(第六章 真的是进化!)

清晨,感觉到体内一阵蠕动,我醒了过来,尝到了美妙的小巴郎又一次兴致勃勃。只是,我俩都没有注意门外那张已经到了暴走边缘的脸!

跪在一边,震惊着叶燕欣然同意用自己给阿不都外力“赔偿”的同时,我恐惧的发现,自己没有羞愧,甚至没有了负罪感,只剩下一种渴望,一种最原始的冲动!这种赔偿持续了好几个月,直到夏天悄悄来临。我怀疑自己真的神经错乱了,不过,不是因为屈辱,而是因为每天晚上跪在一边看他俩,艾克板尔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阿不都外力不过在进行着一种持续的惩罚。

六月,小城已经很热了,阿不都外力父子因为家里有事,临时要回去,我才终止了一场长达数月的噩梦,可是,他父子走的当天晚上,我悲哀的发现,即使是叶燕用尽种种方法,我也没有了往日的力量,更不知道的是,那晚是我最后一次跟异性有这样的接触。

“你到底怎么了”?叶燕有些幽怨。

“我也不知道,就是一点点欲望也提不起来”。

“阿不都外力弄我的时候,你在一边跪着看,每次也都能起来啊,是不是......算了,你也是到,我不止你一个男人,你也不止我一个女人,而且......这事儿过去就过去了,咱们慢慢再想办法”。叶燕安慰了我一阵。

我心中其实有种想法,但却真的很难启齿,还是那句话,冥冥中自有天注定,我和叶燕陷入了一种可怕的沉默时,艾克板尔回来了!阿不都外力害怕父子俩都走,开肉摊关张一阵子,会破坏掉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名声,临时决定让他守着摊子。

初尝甜头就被父亲禁闭了几个月的小巴郎一旦摆脱束缚,第一时间就是想到找我,心里想到,却无法启齿的事情,终于在叶燕的意会中得到了实现,仰视生命最原始的图腾在脸上运动,我居然彻底释放了!

......

其实,有一阵子特别担心,不仅仅是我,叶燕也一样,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叶燕是艾克板尔父亲的女人。现在这关系有点太复杂了。等他回来的时候该怎么交代?预想了很多可能,也想了很多应对办法,可阿不都外力回来的时候,事情却出乎了我们三个人的意料。

对叶燕,阿不都外力一直走正道,但这次回去跟自己老婆,却想起了尝试一下不走寻常路,竟然上了瘾,从此乐此不疲。叶燕怀了一些躲躲风头的心思出门旅游去了,他回来的当天夜里,喝了点酒,实在忍不住煎熬,把我按倒在了沙发上!说真的,没有自己习惯的方式,除了一些痛以外,没有任何感觉。可他却发现了美妙,我比他老婆感觉好多了!

叶燕是一个多月后回来的,进门的时候,阿不都外力父子正一前一后的在我身上忙碌,惊讶了一阵子之后,她居然坐在旁边点上一支烟,欣赏了起来。自那以后,我成了父子俩的玩具。他们对叶燕的兴趣慢慢一点点也没有了。

又是一个秋天,一个电话打破了最近以来一直沉迷的快乐,薛伟转业了,准备来小城看看我,阿不都外力是很大男人的那种性格,刚跟他提起来以前的事情,就暴跳如雷。更不用说接受我和薛伟见面了,当时,我很矛盾,真要是翻脸,他爷俩绝不是对手,可是,心底哪里舍得翻脸?但每每想起薛伟的种种,同样也是个舍不得!

这样的纠结持续了好几天,偶尔会想到自己现在这个心态是不是很可怕,就算是如网络上所说的那些同志,是不是也有些太乱了?还有,自己的那些怪异习惯,究竟是不是一种病态?

就在薛伟已经上车,矛盾要集中爆发的当口,又一个意外,改变了一切。一个经常在网吧一战斗就是好几天的小伙子,那天实在没钱了,又跟一个网友聊得特别开心,万份难舍,网管和服务员都不愿意他欠账,把这点头疼的小事儿,直接推到了我那里。这时候,阿不都外力父子正做生意,我一个人在家,小伙子很着急,跑了一身的汗,鬼使神差我让他在家里上会网先跟对方说一下,等会就上线,准备给他一张通宵免费卡。小伙子开心极了。跟网友说完,发现一身臭汗,属于自来熟的那种,又跟我年龄相仿,也就不客气,到卫生间去冲凉了,这厮不是一般的不客气,洗完之后,因为已经在网吧坐了几天,衣服上味道太重,干脆把衣服也洗了。

晃荡着跟我差不多,在一般人中很可以的本钱,走到沙发前找我寻一件什么衣服先遮丑的时候,以我的角度,形成了仰视状态,一瞬间,我体内的天使发出了光辉,也是在那一瞬间,我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LV1 浪迹天涯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5-07-02 08:50发布于 07-02 08:50 较早前

第七章

怀着激动的心情,匆匆赶到了网吧,在公用卫生间里证实了自己的想法,我的那种膜拜冲动并不限定对方是谁,只要角度合适,也就是说,我处于男人本钱以下的高度,有仰望的条件时,就会产生最原始的欲望!找到了这个关键点,一下子少了很多顾忌。薛伟到的时候,我当着三个人的面把这个发现很平静的讲了出来。薛伟只是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一言不发,阿不都外力冷冷说了句“不是一般的下贱”。小巴郎也是没说话,有些奇怪的挠着头。

99年的早春,我终于完全摸索出了自己奇怪的原始膜拜的本质,当我近距离仰视不拘大小,在不在状态的男人本钱或女人私密的时候,就会有欲望,她们的外表只不过决定我宣泄的是否彻底,却不会对欲望有任何影响,一样的强烈!而我此时需要的宣泄方式也并不仅仅是爱爱,保持合适的距离,意淫都鞥让我彻底释放。如果前后都在合适的角度,距离上,我的快感也就更强烈。

网络信息量的大幅度丰富,让我了解了很多知识,渐渐的,心底的负罪感不再是一种包袱,接触到了SM这个名次之后,我很确定自己是绝对的受虐自愿者,虽然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调教。不过,那时候,就算是有人有过这样的经历。也是大多跟我一样的心态,想要找到一个适合的同好,犹如大海捞针。

应该说我是幸运的,99年春末夏初,吕慧欣和薛伟将生意做到了小城,虽然在今后的岁月里我进化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男同M,但不可否认的是,接受系统调教是从女王开始的,这个女王就是吕慧欣。跟其他同好不一样,绝大多数人都是从轻微的情趣游戏开始,一点点开发出奴性,我却是由最难的入门。薛伟回去之后,把我的情况告诉了吕慧欣,一直没有找到帮她分担压力的合适人选,她当然对我很上心,通过专业网站和一些影碟音像,居然偷师成了一个理论上的高手,而她的第一个试验对象,当然非我莫属。

点评

甭管咋样,找准自己快乐的窍门才是硬道理。祝福楼主性福快乐!  发表于 09-26 08:33 较早前

LV1 浪迹天涯

QQ

发表于 2015-07-04 09:53发布于 07-04 09:53 较早前 | 来自手机
晕,居然喜欢这样

LV1 浪迹天涯

发表于 2015-07-05 15:51发布于 07-05 15:51 较早前
最原始的冲动

布衣平民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5-07-06 02:08发布于 07-06 02:08 较早前
原始的冲动,幸福的环境,很感人,很真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禁含联系方式 详情点此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