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同志情感驿站

楼主: 落雪无痕39

[同志故事] 长篇 《遥远的故乡,我遥远的同志往事》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07-19 14:06发布于 07-19 14:06 较早前 | 来自手机
没人顶我,我不讲了

LV1 浪迹天涯

发表于 2016-07-19 14:27发布于 07-19 14:27 较早前
期待下文

LV1 浪迹天涯

发表于 2016-07-19 14:45发布于 07-19 14:45 较早前 | 来自手机
继续努力,非常精彩

世外高人 LV6 Rank: 6Rank: 6

2014年纪念章

发表于 2016-07-19 15:02发布于 07-19 15:02 较早前
我们都在等着楼主的下文呢,辛苦楼主快写吧。
宁静致远厚德载物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发表于 2016-07-19 15:48发布于 07-19 15:48 较早前
很吸引人,楼主,加油。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07-19 16:07发布于 07-19 16:07 较早前
5、舅舅来到了我们家。

舅舅是大哥的亲舅舅。他也是赤脚医生,听说他因为强奸了一个女病人被判刑。出狱后,没办法在他们村继续开诊所,就来到了我们家,利用我们家父亲留下的小药房继续开始赤脚医生的活。舅舅过来的时候带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胖,脏,每天早上,她都穿着松松垮垮的衣服站在院子中间大声的喊着:都死了,咋没人做饭。每每这时候,舅舅总是第一个跑出来,满脸陪着笑容,小心的伺候着,现在想起来,舅舅那副表情很像太监李莲英。

舅舅长的不难看,白白胖胖的,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笑眯眯的。不知道因为他的医术不好,还是因为我们家有鬼屋的名声,一天之中几乎没有啥生意。舅舅安顿好那个我们叫舅妈的女人,就给大哥教医术。哥哥以前就得到过父亲的指点,学医术相对比较快。舅舅那点底子很快就没了。舅舅就给大哥拿一些医书,《黄帝内经》之类的,也许他都看不懂的叫大哥看。

我跟二哥,还有姐姐讨厌那个胖女人,但是我们不敢吭气。因为家里和我们上学的钱都指望着舅舅在家里开诊所挣的钱。最叫我们无法忍受的是舅妈的叫床声,每天晚上,她都很夸张的叫着床,那叫床声跟杀猪一样,叫我们不寒而栗。

那天晚上,我趴在炕上写作业。大哥出去倒洗脚水,好久都不见大哥回来。我一个人在屋子里有些害怕,就跑出屋子去找大哥。我看见大哥站在小药房的窗户下,向里面看着。我走出去,跟着大哥一起向里面看。舅妈仰面躺在炕上,他的两条腿搭在舅舅的肩膀上。舅舅粗大的鸡巴在舅妈有些黑红的逼里来回戳着,舅妈长大嘴巴,露出了一口的黄牙,大声的叫着:快日我,快点日我,我要死了,快…….

大哥无意间回头,看见了我,他捂着我的眼睛,把我拉回屋子。在大哥脱掉裤子,打算睡觉的时候,我看见了大哥的裤裆撑起了小帐篷。我想伸手去摸大哥,但是我不敢。大哥拉了灯,黑暗中,我能听到大哥粗重的呼吸。

我下意识的紧紧的抱住大哥,大哥也抱住了我,他把我越抱越紧,开始轻轻的在我的腿上摩擦……许久之后,大哥忽然不动了。我感觉自己的大腿上热乎乎的…..大哥拉开灯,脱掉了内裤,我看见了大哥的内裤上,阴部都有白色的液体,大哥的鸡巴翘的老高,阴毛不是很浓密,有些稀疏……..

大哥用内裤擦干净自己的阴部,换了一条粗布内裤,又躺了下来。我想继续抱着大哥,但是大哥推开了我,说:睡吧,他给我一个后背…..

如果说我是同志的话,那么大哥就是第一个跟我做爱的男人,虽然隔着内裤,虽然大哥没有进入我的身体,但是那次经历叫我今生难忘。

(未完待续)

点评

这就是命!  发表于 09-22 09:06 较早前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07-19 16:30发布于 07-19 16:30 较早前
6、母亲的鬼魂再次出现了。

首先发现母亲鬼魂的是舅妈。那天晚上,她在跟舅舅操逼的时候,忽然看见了一个黑色的影子,接着舅舅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向下倒去,口吐白沫,没有了任何声息。舅妈光着身子尖叫着跑出屋子,我跟大哥听见叫声走了出去。月光下,我看见了舅妈微微张开的逼,还有逼上湿漉漉的,不知道是尿液还是淫水的东西。

大哥跟我,还有二哥,姐姐跑到了小药房,舅舅两只眼睛直直的看着屋顶,他的鸡巴软塌塌的倒在它乌黑的阴毛之中。他嘴角扭动着,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大哥拿了一根银针,照着他的人中穴刺了下去,银针刺下半根,舅舅才缓过劲来。

我们几个把舅舅七手八脚的弄上土炕,舅舅抓住大哥的胳膊说:鬼,我看见了你小妈,他死鬼…。

大哥问:你到底看见了啥?

舅舅语无伦次:我跟你舅妈那啥……我忽然看见你小妈坐在我们旁边,对着我们笑…。还有…。她狠狠地打了你舅妈一耳光……

我们的背后传来了舅妈怯怯的声音:就是,打了我…。好疼……

舅妈扬起肥猪一样的脸蛋,我们看见了她脸上有清晰的五指印。暗红,带着血丝……。

直到今天,我还是无法理解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舅舅跟舅妈的讲述不是很清楚。也许那只是他们做爱时候,一种幻觉,也许是他们编造的谎言……但是我无法解释的就是舅妈脸蛋上那清晰的五指印。冥冥之中,也许真的有鬼,我说不清楚。

舅妈似乎想起了什么,说:快回家,回家…。

舅舅问:回家干啥?

舅妈发火了:不回家我们死在这里?

就就沉默了,他惊恐地看着四周,似乎那个鬼魂就在屋子里的某个角落里面藏着。

大哥说:舅舅,舅妈,我们先坐一夜,明天我去找六婆。

舅舅问:六婆?六婆是谁?

大哥说:六婆是我们村的神婆。

二哥:就是,叫六婆捉了那个骚狐狸,哑巴。

我大声的喊着:我妈不是哑巴。

姐姐说:你妈就是哑巴,你妈就是骚狐狸。

我哭了:我妈不是。

大哥瞪了我们一眼:好了,吵够了吗?

我们都闭嘴了,大哥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严肃,在很多时候,我是害怕大哥的,直到现在我都害怕他。他的身上散发着一个男人应该有的威严。

(未完,待续!)

点评

夜里还能看到你舅妈微微张开的屄?而且湿漉漉的。在没灯光而且人是站立的情况下不合常理,尽管有月光,根本看不到女人的阴部。。  发表于 04-13 15:16 较早前
一家之主都要扮相  发表于 09-22 09:08 较早前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07-19 16:58发布于 07-19 16:58 较早前
7、六婆家在我的心目中永远是神秘恐怖的代名词。

我现在都无法理解,那些农村的老太太大字不识一个,但是在跳大神方面有着无以伦比的天赋和灵性。最叫我难以解释的事情是,六婆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当大哥带这我在清晨走进那个寂静的小院子的时候,六婆正盘腿坐在窑洞里的土炕上,闭目养神。

大哥恭恭敬敬地跪在了六婆的面前,六婆眼睛都没睁开,就说:你们来了。昨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我惊奇的问:你咋知道?

六婆说:村里还有什么事情能瞒住我?

我还想问什么,大哥拉拉我的胳膊,我不敢说话了。

大哥问:六婆,我们家现在那样,咋办?

六婆没有说话,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

大哥又说:六婆,你也知道,我们家现在就那样子,我虽然说十七岁了,但是家里很多事情我不能处理,我舅舅来了,我就有了主心骨,要是舅舅走了,我们家…..

大哥抽泣着。

六婆缓缓地睁开眼睛,说:造孽呀,造孽呀…..

她下了炕,两个小脚快速的移动着,来到了她供奉的神像面前。她拿出一张黄标,在香上来回绕着……忽然她像发现了什么,大声叫着:不好!

大哥一紧张,爬到了六婆面前:六婆咋了?

六婆看着黄表:哑巴死心不甘,她已经成了厉鬼…….

我爬上去,推了一把六婆:我妈不是厉鬼,我妈不是。

大哥一把拽住我,拉扯着我跪下来:别说话。

六婆不再吭气,眼睛直直的看着黄表。

大哥跟着跪在地上,静静地等着,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等待好像是一个犯人等待着法官的宣判。

大哥轻轻地叫了一声:六婆……

六婆没有说话,眼睛直直的看着黄表。

大哥似乎明白了什么,在自己的衣兜里摸索着,他掏出一叠钱,放在了供桌上:六婆,这是我们家全部的家当……

六婆瞥了一眼钱,缓缓地念叨着:屈死冤魂怨气重,徘徊阳间不重生。要想安静度光阴,桃木剑下送孽生…….

大哥狐疑的看着六婆。我也吃惊地看着他。我不知道哪几句顺口溜是六婆自己编的,还是她有这样子的文化水平,直到现在都是一个谜团。

六婆说:阴历十月初一,你们在午夜十二点,拿着我给你们画的符,还有三把桃木剑,去哑巴的坟上。头上扎一把桃木剑,两只脚上扎一把桃木剑…..

大哥问:要把坟刨开吗?

六婆说:不用刨开,按照管材的位置扎下去桃木剑。桃木剑扎完之后,烧掉符。

大哥似乎明白了什么,拉着我给神像磕了头,走出了六婆的院子。

我不懂六婆说的桃木剑是做什么用的,我那时候也无法理解六婆那几句顺口溜的意思,但是我知道,那些东西对母亲不利。我知道我无法反驳大哥,我也不知道他们为啥要那样处理母亲的鬼魂。

跟大哥走出六婆的院子后,我一个人去了后山,我想母亲了,我想去她的坟头看看她。

我爬上了后山,深秋的后山一篇荒凉。枯黄的草,还有漫天飞舞的荒野。我远远地看见,在母亲的坟前,站着一个人——长辉叔!

(未完,待续!!!)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07-19 17:25发布于 07-19 17:25 较早前
8、现在想起来,母亲还是幸福的。起码在她死后,还是有一个人牵挂她,经常来他的坟前给他烧点纸,放点水果,祭奠一下。长辉叔就是牵挂母亲的那个人。

我来到长辉叔的身边的时候,长辉叔正在念叨:哑巴,我给你说,我要去外地做生意了,可能这几年不能来看你了,我今天来多给你烧点纸钱,你在那边爱买啥买点啥。

长辉叔点燃一根大雁塔牌香烟,狠狠地洗了一口,又说:哑巴,我给你说句话你别笑话我。我跟别的女人也日逼,但是找不到跟你日逼的那种感觉,你的逼水大,紧,真他妈的舒服……长辉叔有点神经兮兮的笑了。

我在长辉叔的身后踢了长辉叔一脚:不许你那样子说我妈。

长辉叔转过身,笑了:小兔崽子,可以呀,还知道保护哑巴,哑巴没有白生你……

我不想离他,我在母亲坟的四周拔着荒草。

长辉叔又开始念叨:哑巴,晓东长大了,今年十一岁了。过几年就成了大小伙子了。等晓东有了孩子,我叫晓东带着你的孙子来看你。哑巴,那时候你开心吧?哑巴,今天我想带着晓东去镇上,跟着晓东洗个澡,给他卖身新衣服,这也算是我这个野爸给野儿子的一点心意……

长辉叔念叨完,冲着我喊:晓东,跟我去镇上。

我瞪了他一眼:我才不跟你去,我恨你。

长辉叔嘿嘿的笑了:小兔崽子,还牛的很,我喜欢。

长辉叔走过来,拎起我,把我夹在了他的腋下。我闻到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汗味,烟草味,还有淡淡的香皂的清香,他身上的味道跟大哥身上的味道不一样,但是那种味道我很喜欢,直到现在我都特别的迷恋那种味道,我知道那是属于男人的味道。

我挣扎了几下,看到自己无法挣脱长辉叔,我只能任由他摆布。长辉叔把我夹到后山山脚下,把我放在了自行车的后座上。他骑着自行车,托着我向镇上的方向走。也许是因为冷,我紧紧的抱着长辉叔的后腰。我把自己的脸蛋贴在长辉叔的后腰上,感觉很安全。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是幸福的。

长辉叔把我带到了镇上,那天有集市,长辉叔给我买了一块熟肉,看着我狼吞虎咽的吃着,他笑了。在寒冷的空气中,那种微笑很很温暖。

吃完肉,长辉叔把我带进了镇上唯一的一家洗澡的地方——八队洗澡堂。说是洗澡堂,他是破旧的,里面有那个砖块和水泥弄成了一堵堵的小墙,墙隔出了一个个小小的空间,每个空间里都有水龙头。水龙头上的斑斑锈迹诉说着它的历史和沧桑。

据说八队洗澡堂是以前镇上的一个国营厂子给自己的职工修建的。后来那个国营厂子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搬走了,八队洗澡堂被人承包了。但是澡堂子的生意不太好,因为农村人嫌澡堂子太贵。1988年,那时候洗澡两毛钱,在人们看来,无比的奢侈。只有镇上的干部跟像长辉叔这样子的人才会来这里洗澡。

那一次普通的洗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未完,待续!)

点评

这个澡堂子你在黄土地的情里写过了,而且文字运用差不多。相信你不会技穷吧。  发表于 04-13 15:24 较早前
长辉叔是个汉子  发表于 09-22 09:12 较早前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07-19 17:27发布于 07-19 17:27 较早前
辛辛苦苦的写了好多,没人顶我的帖子,也没人回复,是不是我的小说不够色情,不适合你们的口味?那我不讲了,写这个很累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禁含联系方式 详情点此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