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同志情感驿站

121959| 2741

[同志故事] 我的养父是个帅气的贼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发表于 2016-12-28 16:43发布于 12-28 16:43 较早前

您尚未登录,登录互动更精彩!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快速注册

x
1、        我叫乔新阳,出生于1977年。我的家乡是黄土高原上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我是在漫天黄土中长大的。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一直喜欢喝酒,喝醉了就打母亲,无数个夜晚,我都能听到母亲被父亲打的发出了凄厉的哭喊声。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秋日的早晨。

那年我八岁,在我还没起床的时候,母亲头发蓬乱,脸上带着血痕来到了我的窑洞。昨晚,父亲又喝酒了,喝醉了跟往日一样,打了母亲。那天夜里,母亲哭的比以往更加的凄惨。

母亲亲亲我:新阳,妈要走了。

我问:妈,你去哪?

母亲勉强的笑笑:妈给你挣钱,过年买肉,买新衣服。

我问:妈,那你啥时候回来?

母亲说:等月亮圆了,妈就回来了。

母亲紧紧的抱住了我,泪水蹭在了我的脸上,留在了我的唇边,那泪水是苦涩的。

母亲捋了捋头发,走出了窑洞,在走出窑洞的时候,母亲看了我一眼,我看见了母亲脸上的泪痕。

母亲走了。

我记着母亲的承诺,盼着月亮圆。月亮圆了一次又一次,母亲还是没有回来。我习惯性的在月亮圆的那个夜晚,一个人跑到村头,去等母亲。每次都会等到很晚,也不见母亲回来。每次,我都被父亲像拎小鸡一样拎回来,父亲拎着我,边走边骂:那个臭婆娘不会回来了,她跟着野男人风流快活去了。

渐渐的,我懂事了。我知道母亲不会再回来了!

父亲喝酒比以前更厉害了,每次喝醉了,就会跑到我的窑洞里,狠狠地揍我。我开始还会哭,后来我已经麻木了。父亲打我的时候,我会跑,跑到村里,不回家。等到父亲酒劲散尽,我才悄悄的回家,多紧我的被窝。我那时候最想母亲,想母亲温暖的怀抱,想母亲给我做的饭菜。

在我十五岁的那年夏季,父亲又喝醉了。跟以前一样,父亲拿着木棍追着打我。

我像一只受伤的小鸟,在村子里跑着。

慌乱中,我跑到了何茂森的家里。

我跑进去的时候,何茂森正在院子里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喝着酒。

何茂森一米八的身高,肤色白皙,一件紧身的白色背身将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黑色的头发漂亮得让人咋舌,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低垂着的长长的睫毛下,像黑水晶一样闪烁着的深邃双眸,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他给我的第一感觉是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何茂森是我的村的名人,也是我们村最叫人害怕的人。他是孤儿,父母死后,他的地荒废了,他赖以生存的就是他会偷东西。但是他从来不偷村里的东西,他只偷城里的。因为是小偷小摸,他被抓过几次,做了几个月牢就回来了。如此反复着。

何茂森的家里村里人从来不去,都感觉那是最肮脏的贼窝。何茂森似乎也不愿意跟村里人来往,一直一个人过着。偶尔,也会带女人回来过夜,发泄一下。

看见我跑进来,何茂森的眉头皱了一下:又叫你爸打了。

我点点头。

何茂森嘴角留露出一丝不屑,继续喝着酒。

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父亲追进来了。看见我,父亲举着木棍就抡过来了。就在这时,何茂森站起来,夺下了了父亲手中的木棍。

父亲喘着气粗气:何茂森,你想干啥?

何茂森把木棍用脚踩成两截扔了,指着父亲的鼻子:不干啥?瞧不起你。

父亲愣住了。

何茂森说:你有啥本事?你把婆姨打跑了不行,还要把儿子打跑。

父亲支吾着:你管我。

何茂森瞪着父亲:我这次还管定了。这是我家,你给我滚。

父亲看看和茂森,再看看我,似乎有些没面子:小兔崽子,我回家扒了你的皮。

父亲走了。

我看着何茂森,忽然对他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

何茂森不看我,依旧悠闲地喝着酒,不断地把花生米扔进嘴巴里。

(未完,待续!)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发表于 2016-12-28 17:18发布于 12-28 17:18 较早前
沙发坐坐喽!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12-28 17:23发布于 12-28 17:23 较早前
2、父亲是在半个月后的黄昏死的。

夕阳的红颜色是那样的鲜艳,就像是被鲜血染红的一样。也像是天空中燃烧的一团火焰。纯白色的云点缀着那美丽的红夕阳。有的云被染成了粉色,有的云依然保持着原来的白色,就像是给夕阳戴上了一串彩色的珍珠项链。

我在窑洞里做饭。父亲又出去喝酒了,我害怕他回来再来打我,我就想最好饭讨好他。水开了,我正要往锅里下小米,邻居匆匆忙忙的跑进来:新阳,快去看看,你爸掉到老畖嘴沟里了。

我急忙跑出院子,跑向了老畖嘴。

盛夏的老畖嘴,草木茂盛,树木碧绿。当我在老畖嘴一个石头旁找到父亲的时候,父亲已经死了。他的头磕在了大石头上,流出来的血液已经凝固,成了黑色。苍蝇在父亲的头顶盘旋着,发出了哀乐一样的嗡嗡声。

我猜想父亲可能是喝醉酒了,从崖畔上掉下来,摔在了这里。父亲一生爱喝酒,他的生命也因为酒失去了。那年父亲四十岁。

我用尽了全身的把父亲抱起来,半拖着,把他拖在了老畖嘴的沟畔上。我已经没有了力气,瘫坐在地上。

我想哭,但是怎么也哭不出来,恍恍惚惚的,像在做一个梦。

虽然我憎恨父亲,憎恨他打跑了母亲,但是当我面对已经死去的他,我跟他之间的那种血脉相连的亲情叫我内心还是充满了悲愤。

望着父亲的尸体,我有些不知所措,天色渐渐黯淡了,我茫然的看着四周。我站起来,跑到了村子,求着他们把父亲埋了。

在月光下,父亲的墓穴好了,父亲被一杯黄土匆匆的掩埋了。

埋完父亲,村里人走了,我一个人孤独的站在父亲的坟墓前,我感觉到了孤独。父亲没了,我的家没了。我以后该去哪里?

我呆呆的在坟头站了好久,一个人慢慢的往回走。

夜空中,一只只小鸟叽叽喳喳的叫着,他们都有家,而我该去哪里?哪里是我的家。

我走到村头的大槐树下的时候,我看见何茂森站在那里。

我从何茂森身边走过的时候,何茂森喊了一声:干啥去?

我停下来:回家。

何茂森说:走跟我去我家。

我愣住了。

何茂森瞪着我:耳朵聋了?叫你跟我去我们家,你没听见。

何茂森转身走了,我很机械的跟在他后面。仿佛何茂森身上有一股无形的的力量吸引着我。

我去到何茂森的家里的时候,何茂森已经做好了饭菜。饭是小米稀饭,菜是萝卜丝。何茂森的萝卜丝切的很细,像母亲的手艺。白色的萝卜丝上淋着红色鲜亮的辣椒油,勾起了我的食欲。我看看何茂森,不敢动。

何茂森瞪了我一眼:咋?不会吃,叫我给你喂饭?

我顾不了许多,伸手去抓馒头,何茂森抓住了我的手:你是猪呀,不知道洗手。

我打了水,何茂森把香皂递给我,我洗了手。洗完手水已经成了黑紫色。

我狼吞虎咽的吃了三四个馒头,喝了小米粥。几乎吃光了萝卜菜。我打着饱嗝,很舒服。那是我记忆中吃的最香的一顿饭。

何茂森没有吃饭,看着我,眼睛里的光柔柔的。

(未完,待续!)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发表于 2016-12-28 17:53发布于 12-28 17:53 较早前 | 来自手机
挺有趣的文章,期待更新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12-28 18:01发布于 12-28 18:01 较早前
3、        夜晚的暑气褪了大半,微凉的晚风里有金银花独特的香气,还有那被蒸腾了一整天的、草木的味道,干爽怡人。

我洗完锅,来到了院子里,何茂森正在躺椅上躺着,摇着蒲扇。

我说:茂森叔,锅洗碗了。

何茂森没有说话。

我说:那我回去了。

何茂森坐起来:回去干啥?你家里还有啥?

我愣在了哪里,捏着自己的衣角。

何茂森指指院子里的一个大水盆:去,把你洗干净。一身汗臭味。

我迟疑着,脱了衣服,只剩下那条看不见颜色的粗布内裤。

何茂森走过来,踢了我一脚:快点洗,还怕我看你?

我背过身,脱掉了自己的内裤,坐在了水盆里。

等我洗完,跨出水盆的时候,我的衣服已经不见了。

何茂森从屋子里走出来,拿了一个背心,一条新内裤,还有一条短裤扔给我:你的衣服我扔了,把这个穿上。

我穿上衣服,何茂森倒了水盆里面的水,换了一盆子水,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穿着白色的三角裤头,站在那里搓洗着。

何茂森上半身结实的胸肌、腹肌,强壮的身材,漏出那迷人的肚毛与两腿毛茸茸的腿毛,而藏不住阴毛的若隐若现的从白色三角型内裤漏出来,那厚实的胸膛、硕大的胸肌、八块清楚的腹肌、倒三角形完美的背部曲线,以及黑黑大大的乳头和壮硕的胸膛,真不知羡煞了多少旁人,真希望自己能够跟他一样,也能拥有像何茂森这般美好诱人的身段。

当何茂森迅速脱下那白色三角型内裤转身面向我的时候,我还害羞的低着头,慢慢的将眼光从脚边往上抬头看,看到何茂森毛茸茸的小腿与大腿,一块一块结实的肌肉上布满卷曲的细毛,尤其是阴部的地方特别的浓密,从大腿的内侧一直延伸至肚子上来,全都是又长又黑的阴毛,接着阴毛向上伸展,由鸡巴处至肚脐的地方成一直线地向上蔓延开来,像是一棵硕大的巨木从盘根错节的树根,向上伸长出枝叶茂密的枝叶来,胸膛两侧黑黑大大的乳头像是粉色的果肉一般从密林中冒了出来。

何茂森的私处、那男人的骄傲,略带矜持般地从浓密的阴毛中探出头来,像是刚成熟、青涩却又黝黑的香蕉,鲜嫩欲滴,忍不住地想要把它拨了开来,大大的咬了一口,一层薄薄的包皮似乎包不住硕大的龟头,让龟头微微的露了出来了,连龟头的形状都相当的明显,阴茎整根都布满了青筋,像是一节一节兀起的纹路,两个皱皱的蛋蛋悬在下方,同样是长满了阴毛,并且带有一股男人独特的腥臭气味,这是一种成熟的男人才能拥有的体味。

我看呆了,我那时候只有十五岁,十五岁的我第一次看到了一个男人健硕的身材。那情景我直接仍清晰的记着。

现在想起来,同志是骨子里的东西,不是后天的!

十五岁的我不能明白很多事情,但是我明白,我喜欢何茂森的身体。

何茂森擦洗完身子,穿上内裤,背心,走进了窑洞,我跟了进去。

何茂森的窑洞里很干净,土炕上铺着画格子床单,窑洞的墙壁被白色的纸糊了。在靠窗的位置,贴着一个金发碧眼,胸部很大的外国女人的照片。一张红旗木桌,一个红旗木柜都被何茂森擦的一尘不染。

何茂森躺在炕上,我的目光从他身上掠过,落在了他鼓鼓的阴部。

何茂森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用床单捂住了自己的腰。

何茂森看看我:知道我为啥管你不?

我摇头:不知道。

何茂森叹息一声,点了根烟:因为我跟你一样。我从小没了爸妈,被人瞧不起,整天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唉…。

我沉默了。

命运相同的我们两个人只能惺惺相惜!

何茂森说:我想管着你,不叫你走我的老路。

我点点头。

何茂森说:你愿意?

我再次点点头。

何茂森踢了我一脚:哑巴了?

我说:我愿意,茂森叔。

何茂森瞪了我一眼:看你那怂样。睡觉。

躺在何茂森的身边,嗅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烟草味和香皂混合在一起的味道,我怎么也睡不着。

窗外,月亮圆了,我想起了那年母亲走的时候说的话,月亮圆了她就回来了。我不知道母亲现在在哪里?她过得好吗?

(未完,待续!)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12-28 18:24发布于 12-28 18:24 较早前
4、第二天早上,当我从何茂森家里出来的时候,碰见了黑牛媳妇,黑妞媳妇磕着瓜子,扭着肥胖的腰走过来。看见我从何茂森家里出来,她楞了一下。

黑牛媳妇把我拉住:你昨晚住在何茂森家里?

我点点头。

黑牛媳妇说:那是个贼窝你不知道。

我没说话。

黑牛媳妇砸吧着嘴:啧啧啧…。你看你,都十几了,咋好歹不分。

有人围过来,叽叽喳喳的开始说了。

有人说:就是,跟何茂森在一起,不做贼才怪。跟啥人学啥人。

有人说:做贼不算,我看何茂森是看上新阳家里的几孔窑洞了。

还有人说:你们说的都不对,何茂森是想叫新阳给他种地,当长工使唤。

……

面对他们的话,我茫然了,内心有些害怕。

我的身后有人鼓掌,我回头,是何茂森。

何茂森走过来:你们说的都对,我就是想着叫新阳给我当长工种地,叫新阳做贼偷东西,卖了新阳家里的窑洞。

黑牛媳妇说:你也不嫌新阳可怜,没爸没妈的,你不怕遭雷劈!

何茂森笑了:我怕呀,黑牛婆姨,要不然这样子,你看新阳现在没人管,你把他带回去,咋样?

黑牛媳妇摇着头:不行不行,我儿子我都养不了,还养他。

何茂森的目光从其他人身上是扫过:你们谁要新阳,供他上学,供他吃穿。

其他人摇着头,向后退着。

何茂森喊着:咋?都不愿意,不愿意在这里嚼啥舌根子?

一个女人说:说说还不行?

何茂森大声喊着:我何茂森今天把话放在这里了。从今天起,我就把乔新阳当我自己的娃看,我要叫他成材,不叫他跟我一样,成个贼。

黑牛媳妇狠狠地把瓜子皮吐在地上:吹吧,吹牛谁不会?

何茂森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匕首,在自己雪白的胳膊上划过,顿时鲜血淋漓。

在我们这里,如果某个人为了发毒誓,就会划破自己的肌肤,滴血在地上发誓。这种发誓叫做发血誓。

何茂森的鲜血一滴滴的掉在了黄土上:我何茂森发誓,皇天在上,后土在下,我如果管不好乔新阳,我就血流尽而死!

我看见了何茂森眼中的自信和坚毅!

(未完,待续!)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12-28 18:59发布于 12-28 18:59 较早前
5、就这样,我在黑森的家里住下来。

我们没有任何形式,没有任何人作证,两个命运相同的人组成了一个家。

何茂森给我交了学费,我再次回到了学校。

因为离家里远,我只能住校,一周回去一次。住校的时候,学校没有学生食堂,都是学生自己拿的馒头,拿着菜。何茂森找人给我蒸了馒头,他自己给我弄得菜。每次我去学校,何茂森只有一句话:乔新阳,好好给老子念书,不要叫老子丢人!老子丢人了,你没啥好果子吃。

九月,天空上有稀稀疏疏的白云,就像广阔的大海里只有几只船只在游荡。山间的树木郁郁葱葱的,大榕树以他那肥胖的身姿和那大把大把的胡子在山里出尽了风头,他像一位智者,像山里的花草树木诉说自己的经历。山上还有山楂它们挨挨挤挤,仿佛不让哪一个兄弟或姐妹掉下去,仔细瞧,又红又圆的山楂笑了;山菊花也咧开了嘴笑,看笑得很甜。

周五的下午,我没有上最后一节自习课,早早的回到了家里。当我走进院子里的时候,院子里静悄悄的。我向着我跟何茂森的窑洞走去,走到窑洞门口,里面传出来奇怪的声音。

我透过已经破旧的窗户纸,向里面看着。

我看见何茂森跟那个来过我们家,叫水仙的女人赤裸着躺在土炕上。

何茂森看着水仙那洁白的大腿,忍不住低下头去,伸出舌头沿着大腿根部舔到了脚踝,又沿着脚裸舔了上来,一双手也没闲着,把水仙的内裤退到了脚裸,头探到美穴处,伸出舌头在花瓣处舔弄。

舔了一会,渐渐把头移到了水仙脸上,看着水仙娇美的脸蛋,性感的嘴唇随着呼吸小幅度的抽动,忍不住把嘴巴压在水仙的嘴唇上,狠狠的吸了起来,一双手用力的把上身的小背心推了上去,白颤颤的乳房立刻暴露在空气中,粉红色的小乳头因受刺激的缘故,高高的立起。何茂森的一双手把水仙的一对巨乳握在手里反复揉捏,那色泽和形状,看得他兴奋不已。

水仙在这过程中,轻微的呻吟了几下,这无疑给本来就兴奋不已的何茂森再打上了一针兴奋剂,不由的更卖力的抚弄。觉得差不多了,何茂森退下了自己的内裤,肉棒蹦了出来,龟头的马眼处,已经因为兴奋流出了晶莹的液体,右手探到了水仙蜜穴处,摸了两把,居然摸到了淫水。

何茂森得意不已。他跪到床上,分开水仙的双腿,使双腿枕在自己的大腿上,肉棒抵住蜜唇,龟头轻轻的刺了一下,因为淫水的滋润,轻易的分开了,两片唇瓣,但是一直没有进入,右手握住肉棒不停的上下摩擦,享受着进入美人身体前的快感。

水仙一对洁白滚圆的乳房毫无保护的暴露在空气中,而下身的内裤,则早就被退到了右腿脚裸,此刻因为右腿被何茂森分开枕在了大腿上而高高的挂起。汩汩的淫水顺着美穴口流了出来,不停摩擦的龟头得到了充分的润滑,何茂森再也忍不住,屁股向前,轻轻一顶,一颗大龟头顺势进入了那令无数人神往的蜜穴,蜜穴内的温暖的感觉和层层的褶皱所产生的吸力。

何茂森猥琐的笑着,慢慢把龟头退到了蜜穴口,又慢慢的刺了进去,来来回回,每次都比前一次多深入那么一点。而蜜穴深处不停流淌的淫水也起到了润滑的作用,何茂森是越来越顺,淫水随着抽插慢慢顺着肉棒流出洞口,把水仙下身的床单湿透。何茂森强忍着一口气插进去的冲动,爱怜的抚摩着水仙的身体,就像一道美味的佳肴一般细细品尝。

何茂森深呼一口气,准备将肉棒尽根插入。水仙此刻美丽的眉毛微微皱起,那惹人哀怜的表情更加激了下何茂森的欲望,将水仙的双腿高高举起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肉棒退到蜜穴口,准备在下一秒贯穿蜜穴。何茂森的肉棒做好了准备,屁股猛的用力一顶,正根肉棒尽根而没,水仙也发出了一声不知是欢喜还是哭泣的娇吟。

何茂森问:喜欢我日你不?

水仙点点头。

何茂森嘴上说着,下身得到挺动也没停,每次都是把龟头退到蜜穴口,然后尽根而没。水仙发出了轻轻的呻吟。何茂森在水仙呻吟的时候更用力的把肉棒向蜜穴深处顶去,每顶一次水仙就“啊”的呻吟一下。

何茂森双手放下了水仙的腿,双手攀到了那一对洁白的巨乳双峰,慢慢的揉捏起来。 何茂森休息了一下,又重新开始了抽插,这一次他直接把头压到了水仙脸上,边在水仙脸上不停的轻吻,边挺动着屁股大力抽插。在强烈快感下的水仙,一边躲闪着何茂森的亲吻,一边因为快感而呻吟出声:啊……嗯……哎……唔……

何茂森瞅准空挡,一口含住了水仙的嘴唇,伸出舌头撬开了牙缝,在水仙的口中胡作非为,已经意乱情迷的水仙,也把舌头伸出和何茂森进行舌吻,那双迷人的大腿此刻已经缠上了何茂森的身体,何茂森仿佛是得到了美人的鼓励,下身挺动的更快,也更用力,每次都顶得水仙“啊!”的一声。」

在抽动了两百多下,听着水仙动人的呻吟以后,何茂森再也忍不住,开始了冲刺:水仙…我要来了……要射在你的肚子里!

水仙因为身体的快乐而喊到:我也快到了……快……用力……啊!

在何茂森发疯似的挺动了三四十下以后,屁股用力一顶,龟头死死的抵住花心,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了出来。感受到花心里的热浪,那一股股的喷力也把水仙送上了高潮…… 许久之后,何茂森把软掉的肉棒退出水仙的蜜穴。

我下面已经撑起了小伞,慌乱中,我想离开,谁知道踢翻了放在窗下的洗脸盆。

听到动静,何茂森叫了一声:谁。他从窗户里探出头,看见了面红耳赤的我

(未完,待续!)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12-28 19:23发布于 12-28 19:23 较早前
6、我走进窑洞里的时候,水仙跟何茂森已经穿好了衣服。

何茂森的脸上表情很不自然。当水仙试图伸手去摸他的脸蛋的时候,何茂森推开了她:你走吧。

水仙一愣:啥意思?舒服了就叫我走?

何茂森从衣服里掏出几张钞票:拿着滚,以后再也不要来了。

水仙拿了钱,跳下炕:说好了,谁找我谁是孙子。

水仙扭着肥大的屁股走了。

何茂森盯着我:你啥时候回来的?

我说:刚才。

何茂森问:你回到听到那个啥,为啥不躲一下?

我没吭气。

何茂森在我的头上打了一把:为啥看?

我有些生气:你能日别人,我为啥不能看?

何茂森的脸顿时红了,他一扬手,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我愣住了。

我捂着脸:你凭啥打我?

何茂森说:凭我管着你。

我喊着:我不要你管,你是一个贼。

何茂森愣住了,我看见他的手在剧烈的颤抖。他张张嘴巴,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我哭了:我不想在你们家呆了,我要回家。

我气呼呼的跑回到了我自己的家。

家里已经落满灰尘,窑洞里散发着霉味。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下手。我坐在了椅子上,呆呆的坐着。我不知道自己从何茂森家里出来后,该咋办?没有何茂森,我以后的生活咋办?我还要不要念书?

一缕夕阳从外面斜射进来,在地上洒下一片血红色。

何茂森从外面走进来,看着我,不说话。

我站起来,想走开,何茂森拉住我:干啥去?

我没说话。

何茂森说:我下午打你不对,你心里不舒服你打我。

我依旧沉默。

何茂森说:饭做好了,跟我吃饭去。

我没有动。

何茂森盯着我:乔新阳,我何茂森从来没这么低声下气的给别人说过话,你去不去?

我有些紧张。

何茂森转身走了,我跟在了后面。

吃完饭,我跟何茂森躺在了床上。我无聊的翻着小说,何茂森似乎在想着什么。

许久之后何茂森问:我想结婚了,你同意不?

我说:你结婚跟我没关系吧。

何茂森坐起来:咋能跟你没关系?老子说了,你以后就是老子的儿子。

我说:那你就结婚吧。

何茂森说:我就怕我有了婆姨,我的婆姨对你不好。

我说:没啥,最多我回家住。反正你不是我爸。

何茂森看着我,眼睛里写满了失落,无奈,悲哀。

我意识到自己说的不对,急忙说:我的意思是你娶谁都行。

何茂森不再说话,背对着我。

那晚,何茂森失眠了,翻来覆去的无法入睡。

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我梦见我跟水仙在做爱,很舒服,很刺激……

早晨,当我醒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内裤黏糊糊的,用手一摸,有一团浆糊一样的东西粘在我稀疏的阴毛上。

就在这时,何茂森从外面走进来了。我急忙用被子盖住自己。

何茂森问:咋了?

我说:没事。

何茂森说:没事捂着被子干啥?像个娘们。

我不知道咋解释了。

何茂森伸手揭开被子,见我用手捂着裆,把我的手抓开,脱掉了我的内裤,看见了我阴毛上粘稠的东西。

何茂森没有说话,笑了笑。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条干净的内裤扔给我。

我穿上内裤,迟疑的问:茂森叔,我这是咋了?

何茂森迟疑一下:没啥。你长大了,成为男人了。

我不明白称茂森的意思,傻傻的点点头。

哪一年,我十五岁!

(未完,待续!)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12-28 19:24发布于 12-28 19:24 较早前
我这几章写的不好吗?为啥看不到点评!悲哀,失望.......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发表于 2016-12-28 20:04发布于 12-28 20:04 较早前
写得很好!开头有悬念,文笔也不错,期待后续的精彩!

点评

谢谢你的支持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2-28 20:11 较早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禁含联系方式 详情点此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