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同志情感驿站

1950| 66

[情感交流] 黄土高原系列之五《梦里不知身是客》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发表于 2018-10-08 13:16发布于 10-08 13:16 最近

您尚未登录,登录互动更精彩!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快速注册

x
1、黄土高原是亚洲独特的地貌特征,在几亿年前,这里是东亚细亚腹地。从自中亚的沙子和尘土被狂风送到这里,经过几千万年的沉淀,形成现在的黄土高原。它西起日月山,东至太行山,南靠秦岭,北抵阴山,海拔800——3000米,是地球上最集中且分布面积最大的黄土区。

也不知道从何年何月何日起,在漫天的黄土中,有了人类。他们在坚硬的崖畔边凿出了一排排窑洞,有了栖身之地,他们在贫瘠的黄土中播种下玉米、高粱、小麦……。收获着希望。黄土汉子在一望无垠的黄土地上耕种的时候,看到了对面圪梁梁上穿着红棉袄绿裤子,顶着围巾的黄土女人,内心的激荡着激情,于是高唱着他们心中的歌:对坝坝那个圪梁梁上那是一个谁,那就是咱们要命的二妹妹……这一唱,就是几千年。黄土汉子唱,黄土女人唱,他们高兴了唱,他们痛苦了唱……歌声在,歌声漫天的黄土中飞扬。穿过圪梁梁。穿过黄土高原上的沟沟卯卯,穿过了咆哮奔腾的黄河……。

1963年,我出生在黄土高原上一个叫做石桥镇碾盘村的土窑洞里。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我就没见过父亲。听母亲说,我们家原来是这石桥镇有名的地主。那时候我们石桥刘家在镇上赫赫有名,方圆几十里都是我们家的田产。家里的窑洞一排排的像一条蜿蜒在黄土高坡上的长龙。在母亲嫁过来的时候,爷爷已经被解放军镇压了。父亲从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变成了一个要为全家生机奔波的农民。也许是巨大的思想压力叫父亲崩溃了,父亲在一个飘着雪的早晨,死在了离村里三里远的一片柿子林里。父亲是吊死的。父亲死的时候,我刚满月,父亲给我取了名字叫:刘振远。我感谢有文化的父亲,他给我取了这样一个名字,比那些毛蛋狗剩的好听。

父亲死后,年仅19岁的母亲开始背着我在天地间劳作。我的童年是在田间地头度过的。母亲在地里干活,我在草丛里捉着蚂蚱,或者捉蝴蝶。母亲累了,直起腰回头冲我笑笑,母亲笑的很美,像崖畔上盛开的山丹丹花。

没到黄昏的时候,我总能看到田文峰从不远处的圪梁梁上走来。田文峰那时候也就是二十六七岁,长得高大,挺拔帅气。他是唱戏的。他每次在村里唱戏的时候,总惹得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听说因为他是戏子,没人愿意跟他结婚,他娶了一个又丑又驼的女人三妞。三妞经常站在村头,张着大嘴,漏出满嘴的黄牙在哪里喊着:田文峰,你狗日的晚上再不回来,我去找野男人睡觉。听到这个话的男人立马远远的跑开,像躲避鬼一样躲开了三妞,唯恐被三妞瞅见了抓住睡觉。我想那一定是一场噩梦。最奇怪的事村里七十多的老拐子也跑,拐着腿跑的很快,像一阵风………

每次田文峰来的时候,我都能看到母亲脸上飞起红晕,那颜色很美,像西山边的晚霞。田文峰站在那个圪梁梁上,母亲会用手捋一捋自己的头发,对我说:振远,你在这里等着妈,我去那边有点事。

母亲走进了沟里,田文峰也跟了进去,他们消失了在暮色里。我站在那里不动,我等着。我知道母亲不久就会回来,她回来的时候会给我带来好吃的。我不管那是谁给母亲的,我只知道,母亲带回来的东西好吃,我也能看到母亲脸上很美很美的微笑…。

(未完待续)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8-10-08 13:17发布于 10-08 13:17 最近
2、文化大革命的风潮像一阵风一样,席卷了整个中国,我们黄土高原也未能幸免。1971年的时候,我们村开始有了毛主席语录塔,还有了戏台子。那个戏台子不唱戏,每天晚上,我都看着村里的人压着母亲,还有好几个人,给他们戴着高帽子,脖子里吊着砖,叫他们站在戏台子上。三四个戴着红袖章,穿着绿军装,夹着红宝书的年轻人在喊着:打倒地主富农,无产阶级万岁……。

那些人喊完了,总叫母亲交出爷爷留下的变天账。我那时候小,不懂得他们为什么要那样,我害怕,我恐惧。我不知道他们会把母亲咋样。

我记得那是一个夏季的夜晚。月亮很亮,闷热笼罩着整个世界。蛐蛐似乎被热的受不了,拼命地叫着……

我和母亲在家里吃饭的时候,几个红卫兵扑进来,抓走了母亲。和以前一样,他们给母亲戴上了高帽子,戴上了木牌子,又一次把母亲押上了戏台子。

震天的呼喊再次响起来:打倒地主富农,无产阶级万岁……。

一个红卫兵抓住母亲的头发,在母亲的脸上狠狠扇了一下:地主婆子王翠香,交出你们的变天账。

母亲的嘴角流出了鲜血:我公公死的时候,家里的田,骡子、银元都交给政府了,哪有变天账。

革委会主任牛犊吐了一口在母亲的脸上:你还抵赖,你这是与人民为敌,打倒地主婆子王翠香,叫她交出变天账。

台底下一片呼喊:打倒地主婆子王翠香,叫她交出变天账……

我惊恐的看着村里人,我不知道平日里可亲可敬的乡亲们怎么会变的那样凶恶,他们的脸上失去了往昔的淳朴,留下的只有恶毒和愤恨……

田文峰也站在人群里,他还是那么帅气,穿着干净的白褂子,黑裤子,两条浓眉下,那双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关切心疼不忍……。

我爬上戏台,用自己的身子护着母亲:不要打我妈……

红卫兵像拎小鸡一样把我拎起来,仍在地上,挥舞着手臂大声喊着:打倒地主狗崽子,他是人民的敌人……。

母亲大声冲我喊着:振远,下去。妈,没事。

我被吓傻了,坐在那里不知道咋办。

有人抱起我,我闻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汗水和淡淡的烟草香。我回头,是田文峰。

牛犊冲过来:田文峰,你这是干啥?

田文峰瞪了一眼牛犊:你说我干啥?振远还是个娃,他知道啥?王翠香嫁过来的时候,他们家里穷的叮当响,你问她要啥变天账?

牛犊歇斯底里的喊着:你这是跟地主富农站在一起,与人民为敌。

田文峰说:我是贫农,世世代代贫农,我要有钱,我能去唱戏?

牛犊张张嘴,说不出话来。

田文峰抱着我走下来戏台,我感觉他的胸膛好宽,好温暖,好安全。我瞅着他棱角分明的脸,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至于是什么感觉,我说不清。那年我八岁。

田逸川拉了拉田文峰的衣角:爸。

田文峰问:咋了?

田逸川指指一个方向,我看到了三妞。三妞像一个凶神恶煞一样瞪着田文峰。

田文峰没有理三妞,对我说:振远,别怕,有叔在。

我现在还能记得那句话,我感觉那句话是世界上最温暖的话,那句话里面包含了太多太多……

三妞冲过来,我又看见了她满嘴的黄牙:田文峰,你别以为你和王翠香的那点破事我不知道,我跟你没完。

田文峰厌恶的瞪了一眼三妞:滚一边去。

三妞扑上来要抓田文峰的脸,田文峰一脚踹的三妞坐在了地上。三妞大声哭豪着,像杀猪一样:我不活了,大家都看看,田文峰为了他的野婆姨(情人)打我了。

三妞哭喊着,在地上蹬着,鞋子掉了,一双黑如锅底的脚丫子漏了出来。

所有人都看着我们。

三妞看见别人围观,哭豪的更厉害了:田文峰整天跟王翠香这个地主婆钻沟里,干那见不得人的勾当。你们管不管?你们不管我就去死,我撞死在戏台子上,我不活了……。

我很奇怪,三妞那张黑丑的脸上,没有眼泪。她的脸因为哭泣而扭曲变形了,像我们小时候见过的年画里面的鬼……

牛犊在戏台子上喊着:三妞,回家号丧去,这是批斗大会,不要耽搁了我们无产阶级的革命行动。

田文峰拉着我离开了,走出很远我还能听到三妞杀猪一样的哭豪:田文峰,你等着,我一定叫你知道我三妞的厉害……。

我当时没想那么多。我现在想起来,三妞的那句话成了一个恶咒,那个恶咒叫我们风雨飘摇的家再次遭受了重创,叫我的命运从此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我相信宿命,也许这一切都是宿命……。

(未完待续)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8-10-08 13:17发布于 10-08 13:17 最近
3、夜幕笼罩了四周,闷热渐渐的消退了。喧闹了一天的村子安静下来,只有几只狗在黑夜中狂躁的叫着,似乎在告诉人们什么。

根据最高指示,我们村已经开始实行大食堂。各家各户的粮食都被拉走了,拉到了村头的破庙里。破庙里有一口大锅,村里人都在哪里吃饭。每到吃饭的时候,从地里回来的人们都要端着盆,去哪里给全家领饭。

母亲把稀的能看见碗底的玉米粥递给我:振远,喝点。

我喊着:我不吃,我要吃馒头,我饿。

母亲说:振远,乖,妈明早给你弄馒头吃。

我的肚子开始咕咕的叫起来:我不,我现在就想吃。今天一点都是稀粥,我饿死了。

母亲抹着眼泪,坐在那里不说话。

看到母亲哭了,我不再吱声。我知道母亲跟我一样,一直喝着稀粥,她还要去地里干活。

我喝了粥,爬上了土炕。母亲也躺在了我的身边。

月光从窑洞的破窗户上斜射进来,流淌了一地的晶莹。母亲的脸被月光映射的惨白一片,看不到血丝。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窗户外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是田文峰:翠香。

母亲一咕噜爬起来:你来干啥?

田文峰在窗户外面说:翠香,我弄了点粮食给你送来了,快开门。

母亲跳下土炕,开了门,田文峰从外面走进来,扛着半袋子粮食。

田文峰把粮食放在了地上:这是小麦,给振远蒸馒头吃。

母亲问:这粮食从哪里来的?

田文峰笑了:你忘了我是村里的仓库管理员。

母亲惊呆了:那你……这可不行。

田文峰说:怕啥。村里的村长也偷。这个世道,不管那么多,吃饱了肚子再说。吃大食堂那个人不挨饿。饿不死就算好的。

母亲没说啥,低头抹着眼泪。

田文峰看着母亲:翠香,他们批斗你,你受苦了。

母亲勉强的笑着:没事。

田文峰伸手抱住母亲:翠香,我们走吧,走的远远的。

母亲低声说:文峰,不行,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你和我都有娃。

田文峰看看我:振远睡着了吧?

母亲说:睡着了,娃肚子饿,睡着了也就不饿了。

田文峰不再说话,他在母亲的脸上亲吻着,手伸进了母亲的胸前,抓住了母亲像一对白鸽子一样的乳房。母亲身子软了,像一团面条一样,任凭着田文峰的揉搓,捏玩…。

田文峰开始喘息,母亲也发出了一阵阵的呻吟。

(未完,待续)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8-10-08 13:18发布于 10-08 13:18 最近
4、夜很静,月亮很亮,狗叫的声音更大了……。

田文峰把母亲抱上了土炕,慢慢地脱掉了母亲的衣服。母亲像白雪一样的肉体完全暴露出来。田文峰的舌头灵巧的滑过母亲的乳房,小腹,在母亲的阴部停下来。田文峰掰开母亲红润的阴唇。母亲的阴唇上有亮晶晶的水滴在煽动。田文峰把舌头伸进了母亲的阴唇里,在里面恨恨地吸吮着,像在吸吮蜜汁……

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难受,母亲扭动着身子,像蛇一样摆动着。

田文峰直起身子,脱掉了自己的白布褂子和黑裤子。我看到了一个健硕的身子。阴毛从他的小腹开始蔓延,一直蔓延到了他的两腿之间。他的两腿之间,那个硕大,粗黑的鸡巴正像一个昂首挺行的将军,戴着红色的发亮的头盔。

田文峰扶着自己自己的鸡巴,在母亲的阴唇上摩擦着。不停地亲吻着母亲。母亲似乎更兴奋了,紧紧抱着田文峰的腰,大声呻吟着。

田文峰低声说着:翠香,我想日你。

母亲点点头:我想你的大球(大鸡吧)日我。

田文峰笑了:把你的逼掰开。

母亲很顺从的掰开了自己的阴道,此时她的阴道里水汪汪的。田文峰身子向前一挺,噗嗤一声,整根大鸡巴插了进去。母亲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叫喊。不知道是兴奋,还是难受。

田文峰慢慢的抽插着,母亲的脸上闪烁着满足和兴奋。我听到了像猫舔谁一样,噗嗤噗嗤的声音。那个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很响,很动听……。

田文峰喘息着问:翠香,我日你日的舒服吗?

母亲低声说:舒服。

田文峰问:你喜欢我日你?

母亲点点头,把田文峰的腰搂的更紧了。

我看见了田文峰滚圆的屁股上下起伏着,他跟母亲肉体相撞的声音更大了,啪啪啪……

很久之后,田文峰大声的喘息着:翠香,我想射。

母亲说:射我逼里。

田文峰说:你怀孕了咋办?

母亲说:怀孕了我给你生个闺女。

田文峰一脸坏笑:生了闺女长大了叫我日不?

母亲笑了:叫你日。女人迟早叫男人日的。

田文峰说:我一起日你们两个。

母亲说:好。

田文峰抽插的更厉害了,狠狠戳了几下后,他趴在母亲的身上不动了……等他把那根粗大的鸡巴拔出来的时候,我看见了母亲的阴道里盛满了白色的,像浆糊一样的东西……

忽然,门被撞开了。三妞冲了进来。跟在三妞身后的还有牛犊和几个红卫兵。

田文峰愣了一下,用自己的身子挡在了赤裸着的母亲的前面。

三妞哭喊着扑上来,抓了一把田文峰的脸,顿时五条血印:田文峰,你这个不要脸的狗日的,我跟你没完……

牛犊大声喊着:三妞,一边去。地主婆子勾引贫下中农,游街批斗……。

母亲和田文峰被他们押了出去。我在土炕上一动也不能动,我害怕,我的全身都在颤抖。我感觉这个世界完了,所有的地方都是灰暗……。

(未完,待续)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8-10-08 13:18发布于 10-08 13:18 最近
5、母亲再次被戴上了高帽子,脖子上挂着牌子。牌子前面又多了两只烂鞋。田文峰跟母亲并肩走着。他的脖子上也有牌子。母亲和田文峰被压着在村里走着。牛犊大声的向围观的人喊着:看见没?地主婆子王翠香勾引田文峰。两个人被我们堵在了炕上。这是王翠香对无产阶级专政的颠覆,是对我们贫下中农的毒害…。

有人说:王翠香真不要脸?

有人说:这种女人,放在过去就应该沉潭淹死。

也有人说:听说她早就跟田文峰勾搭在一起了。

……。

田文峰努力的抬起头:王翠香没有勾引我,是我强奸她的。我喜欢她,我要跟她结婚。

牛犊大声喊着:吆喝?结婚?贫下中农还能跟地主婆子结婚?反了天了。

田文峰说:我不管那些,我要跟王翠香结婚。

三妞从人群里冲出来,照着母亲的脸就是几个耳光:不要脸的卖逼货,勾引我男人…。

田文峰大声喊着:三妞,要打打我。我强奸王翠香的,我要跟你离婚,跟王翠香结婚。

三妞说:你是我男人,跟她结婚门都没有。

牛犊大声喊着:大家看看,翠香这个地主婆子毒害我们贫下中农,叫她离婚。

人群里有人喊了一声:打倒破鞋地主婆子王翠香,毛主席万岁……。

一呼百应,顿时响起了震天的呼喊:打倒破鞋地主婆子王翠香,毛主席万岁……。

我跑开了,我感觉那群人都疯了。

我跑到了我们家的窑洞里,我关上了门。那个呼喊声还是从门缝里挤了进来:打倒破鞋地主婆子王翠香,毛主席万岁……。

黄昏的时候,母亲和田文峰被押上了戏台子,再次批斗。

我站在太子底下,静静的看着,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们说什么我听不到,我只看见了红卫兵还有牛犊、三妞在打母亲的脸,给她土口水。田文峰挣扎着,似乎想用自己的身子护住母亲,我还能听见田文峰在哪里喊:放了翠香,打死我…。

忽然,母亲挣脱了红卫兵,大声的喊着:振远,妈对不起你。

母亲疯了一样冲向戏台边的那个石柱子,一头撞了上去……。

那一刻,很安静,所有人都张着嘴巴……

我看见了石柱子上的血,鲜红的血,像盛开的梅花……

田文峰脸上流着泪在哪里大声哭喊着:翠香……。

田文峰冲到母亲的面前,跪了下去:翠香,翠香……。

母亲慢慢睁开眼睛:文峰,我走了,替我管一下振远,我……。

母亲头一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带着仇恨。我不知道她在仇恨红卫兵还有牛犊?还是在仇恨这个世界?还是在仇恨命运……

(未完,待续)

布衣平民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18-10-08 14:12发布于 10-08 14:12 最近 | 来自手机版
一如既往地好看 默默支持下

点评

希望多多指教,多多点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0-08 14:16 最近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8-10-08 14:16发布于 10-08 14:16 最近 | 来自手机版
庚金游星 发表于 2018-10-8 14:12

一如既往地好看 默默支持下

希望多多指教,多多点评

布衣平民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8-10-08 17:24发布于 10-08 17:24 最近 | 来自手机版
一直支持

点评

谢谢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0-08 17:48 最近

风尘奇侠 LV5 Rank: 5Rank: 5Rank: 5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8-10-08 17:48发布于 10-08 17:48 最近 | 来自手机版
sheet1973 发表于 2018-10-8 17:24

一直支持

谢谢了

布衣平民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18-10-08 17:56发布于 10-08 17:56 最近 | 来自手机版
有父子乱伦的吗,亲父子

点评

没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0-08 17:59 最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禁含联系方式 详情点此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