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同志情感驿站

[情感交流] 一起走过了我们的第四年。

略有小成 LV4 Rank: 4Rank: 4

楼主 | 发表于 2018-10-27 02:12发布于 10-27 02:12 较早前
谢谢回帖,好几个朋友常常从去年到现在,感谢一直陪伴。

——更新个好玩儿的,就刚发生的事儿。

老江晚上有饭局,我去接他的时候是九点半多了。九点门口等着,他说他就下来了。刚到没多久,老江就和个没见过的大叔一起下来,我下车开车门(出了门他就是我的老大嘿)。结果两人在那边聊天。老江绅士,谈笑自若,另一个大叔估计也是四五十岁,看上去两人都喝了点酒,大叔一路和老江说着悄悄话。

没一会儿,大叔的车来了。正准备告辞呢,大叔一下子小跑回车上,说着诸如等会儿,今儿认识你很高兴之类的话语,然后从他那非常豪气的卡宴Turbo后备箱里抓出两只活生生的大公鸡丢进老江的后备箱里!那一刻在场的包括酒店泊车的小伙在内,我们全都惊呆了都——那种爪子被绑住,还会咕咕叫的大公鸡。那大叔说是他家养在山庄上的(土豪大叔哈),一定要给老江也尝尝。

回到楼下,打开车一看,这两大公鸡还在咕咕叫呢,在老江的车里拉粑粑,笑得我不行,老江也很惊讶,两个人看着这两只大公鸡不知所措,老江叫我抓上楼上去,我打死不从,帮他拿包,他左右手各一只的提着翅膀。我满脑子都是他的白衬衫和擦得黑亮的皮鞋,还有手上那两只大公鸡,对比强烈。电梯没人,老江在后边点艰难的抓着,我在前边偷偷直笑,不时转过头来看他。电梯里老江对我满脸的嫌弃,眉峰黑亮,正儿八经,我一不小心笑出声来,老江估计也是比较无奈,他说你再笑,再笑我让它们啄你的小鸡鸡。哈哈

我不会杀,老江也不会了,他说他以前杀过鸡鸭鹅的,多少年前的事儿了。我们把它丢在了阳台上,老江想了想送人,又觉得不妥,后边想了想,明天早上他还有事儿,让我下午和他一起回乡下给他妈妈带去。我去阳台上看了下,这两大公鸡还会咕咕咕的叫哈。

明天和他一起回他老家,有点紧张,也有点激动,已经去过几次,江妈认得我,虽然不知道我和老江的关系,对我挺好,但是多少还是有点不自在——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个什么。

————

不知不觉来福州十天了。一闲下来发现这种无所事事的感觉会让人沉迷,也有点害怕。说不出其中滋味,但是每次看到老江这感觉就烟消云散。我常常早上七点多起来,陪他吃早餐,然后帮他收拾干净让他出门,又继续躺会儿睡到九点多十点——在此之前常常工作熬夜落下的疲乏身体也得到了充分休息。

这段时间老江一切如故,他七点多起来,有时候出门早,没事的话一个上午都不出门。两人窝在被子里看书刷手机拿着iPad看电视,对我来说难的长假,看完了部(格莫拉第三季),当然有时候闲情逸致亦或者干柴烈火,两人就顺道儿解锁了更多姿势了。老江表面正经,私下挺污,我表面勉强正经,私下比他更污。哈哈。他工作我自个儿到处溜达,几乎每天都一个人吃火锅(嗯哼,有时间,任性,能从鼓楼这儿开到仓山吃一顿饭)老江吃工作餐时我自个儿到处去腐败,他不在,吃海鲜自助我能够哈根达斯吃到饱,(他在不让吃太多),晚上他没约就带他到处去溜达,宝龙万象世欧爱情海泰禾万达都走遍了,他平日里多安静自己过活,心里总想着陪他热闹下,总也往人多的地方去挤。他老实跟在后面,倒也开心。说实话,两个人相处久了,对方高兴了难过了,都能够感受得到的。前几天大学时我们宿舍的老大回来福建出差,抛夫弃夫陪了他两天,一交流起来多有感叹,毕业后还真天各一方,老大考上了人大,硕士出来留在了北京,二哥留在厦门,有了房贷车贷压力,常常和我约着去吃饭,带着他的未婚妻,准嫂子四川人,安静斯文,三哥还在国外念书,因着时差,交流不多,回来时总约着我和二哥去泡个吧喝两杯。以前一起混图书馆一起在夜里肚子饿了溜出去吃一碗牛肉面的日子黄粱一梦。那天和老大告别回老江家的路上,满脑子混乱,一会儿想到似乎他们都渐行渐远,留下我在原地踏步,反正当年做什么决定,到现在多少都会带着遗憾后悔,一会儿又想到这个夏天里老江在海边的露天烧烤吧上唱的那首《男孩》,我在不远处点挑选青椒时看他站在那儿,声音低吟传来,烟雾里的他闪闪发光——这些碎碎念乱七八糟充斥着头绪。心情复杂。

直到回到家里,看见即便老江已经睡着依然整间房子灯火通明。

总有一盏灯,等着夜归的人。

略有小成 LV4 Rank: 4Rank: 4

楼主 | 发表于 2018-10-27 03:36发布于 10-27 03:36 较早前
9月18日,收到了那束玫瑰。

那个晚上老江没有约,回来的早,他说回家给我做饭——蒸了两只螃蟹,白灼虾,西红柿炒蛋,青菜,牛肉芥兰,和老江说我不爱吃虾,剥壳不舒服,他嘴上说我真矫情,手却没停下帮我剥好——也只有虾会这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了,我们第一次一起去吃海鲜自助到现在,他都充当着这个剥壳的角色。(那时候认识不久,我两都还矜持些,吃个自助我什么都不敢动,在他面前假装自己很绅士,连头盘的小青龙都直接放弃,刺身再好都不去取,就取了点特餐的小牛排和哈根达斯——后面熟悉了老江看我吃东西毫不含糊,总是笑话我当初装绅士把他给骗了)

没有蜡烛,冒充不了烛光晚餐,我把主灯关了,开了两盏暖黄灯,把玫瑰放在桌子上,电视机放着老江喜欢的王菲,老江还开了瓶他从澳洲带回来的红葡萄酒,嗯哼,搭配的不是牛排而是西红柿炒蛋,哈哈,雅俗共赏——前段时间一直在忙,一段时间没见,好不容易两人共处花前月下了,酒足饭饱,我感觉眼神有些迷离,老江亦是如此,我毫不掩饰得扫描着他的脸颊:老江英俊的脸上鼻梁高挺,小嘴巴薄薄一片,眼睛明亮而迷离,严肃正经的脸上似乎带着一丝邪恶的微笑。酒意下他轻轻摇晃着身体,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调戏,眼神似乎迷离,却完完全全的盯着我看。音响放着王菲的《岁月》——这首歌像是写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的他:

不管扬起过多少烟尘/不枉内心一直追求的安顿/不管走过多远的旅程/感动不一定流泪/感情还一样率真/

老江跟着轻轻唱,我是被王菲那句“呀哈啊”惊艳到了。起身往他怀里靠。他面带笑意,现在想来应该是我被他吸引而让他觉得愉快。他把我抱在怀里,问我又长胖了是不是,变重了。他在我耳边低语,声音带着点迷惑,抱着我轻摇。我在他怀里抬头看他的面庞,极力否认,他嘿嘿直笑(本来就没长胖,我180CM,80kg不算胖,不接受反驳)

我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胡渣,看他笑意绵绵。

“江XX,你的皮带搁着我了”

老江还是笑,我和他的脸近在咫尺,他的鼻息抚在我的脸上,暖暖的。他说那我把皮带解开好不好,声音低柔,略带调谑,我算是知道为什么航海员会被海妖Siren的歌声迷惑了。

“江XX,你的裤子和纽扣搁着我好不舒服啊”

老江假装惊讶,睁大了他本来就明亮的眼睛,说:这都会给你搁着呀。我嘿嘿直笑,看着他假装无奈的解开,感觉心跳一直在加速,他的肉体呈现在我的面前,蓝色平角紧身内裤把他的私密处包裹得严严实实,他的胸膛宽广,肚子不算大,白嫩皮肤在暖黄色灯光下无声发力,隐隐散着男性荷尔蒙,我都没注意到当时我流没流口水了哈哈。老江脱完裤子还假装问了下我:还有件内裤了,应该不会搁着你吧。我气血上涌,听他这么说不自觉的伸手去拉他的裤子,他还互助,叫我矜持点哈哈。

过分挑逗。

我坐在老江的怀里,侧着脸颊却磨蹭他的侧脸,他低头吻我额头的时候我爸打了电话过来。问我去哪儿了,工作完成的差不多了,剩下些小事和他讲一下,告诉他我出门旅游十天半个月的,好久没好好休息了,让他有事儿忙打电话给我——我生活也简单,我爸爸不是太过于操心,他没怎么读书,却也见过世面,也知道年轻人的所谓情怀,没说什么,让我好好玩——这期间老江一句话都没说,安安静静的搂着我,挂完了电话,有点不好意思打乱了这情趣,我抬头对他笑笑。——他看着我沉默,然后把我搂起,在我脖子上吻了起来。

种了一颗草莓——老江说,雄性动物都喜欢占地为王,他也做了个记号。

那个晚上,从沙发,到地上,到窗台前。伴着入秋的徐徐凉风,和窗外楼下的阑珊灯火。

老江说他好久没出来,射精的时候我们已疲惫,汗淋淋的躺在地上,老江大口呼气,健壮的胸膛和白嫩的肚子一张一缩,精液好几股,我伸手抚摸着他的肚子看他头往后仰嘴巴张着双眼紧闭咆哮。内心激动。

躺了会儿,他搂过我的头亲了一口,趴在我身上帮我含住。

那个晚上我们都出来后,精疲力竭,在落地窗前的地上躺了小会儿,老江拿来一条薄毯子把我上半身包裹住,两个人大男人在微光里注视彼此,嘿嘿傻笑。

——

现在想想。和老江一起四年时间,性需求总是特别满足,以前和老江开玩笑——别人对你好,就是为了骗你上床而已,我和他们都不一样,我在地上在厨房在阳台都可以!——现在回过头去看这几年,发现的确如此。荒郊野岭的车上,夜色笼罩的沙滩(沙滩只适合口,沙子太多)甚至是我家的阳台半夜里关着灯——常常被他搂着睡着,什么都没做依旧安心,但是偶尔干柴烈火,激发两人的欲望,这些微调剂,或许就是所谓激情吧。

————

————

一晃三点多了,这几天睡太多了一下子都睡不着,老江睡呼呼了,自个儿抱着小电脑跑到客厅。

还是睡不着,精力充沛。——一想到明天还要和他回他老家,说不出此时此刻什么感受——挺矛盾,却应该是开心多一些。

夜深了,晚安。

布衣平民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8-10-27 07:48发布于 10-27 07:48 较早前 | 来自手机
看了您所有的帖子,也看了老江发的那个文给你的帖子,从您的帖子里知道了您和老江的点点滴滴,祝福你们!巧合的是我与我的他也是四周年了,我们同城但是都有家庭,每周见面聊聊天说说话,现在每天不忙时想起对方仍然会心一笑,我感觉

布衣平民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8-10-27 07:49发布于 10-27 07:49 较早前 | 来自手机
看了您所有的帖子,也看了老江发的一那个文给你的帖子,从您的帖子里知道了您和老江的点点滴滴,祝福你们!巧合的是我与我的他也是四周年了,我们同城但是都有家庭,每周见面聊聊天说说话,现在每天不忙时想起对方仍然会心一笑,我感觉这就够

略有小成 LV4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8-10-27 07:53发布于 10-27 07:53 较早前 | 来自手机
嘿,又见文章如见两位。八九月交替之时,携亲又去了厦门、福州,偶尔会脑子里想起有这样两个你们,在幸福的生活着,尽管面目模糊不能成形,却有那似曾相识似乎朋友的感觉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发表于 2018-10-27 09:58发布于 10-27 09:58 较早前 | 来自手机
看完只想说,真好!

略有小成 LV4 Rank: 4Rank: 4

楼主 | 发表于 2018-10-31 00:00发布于 10-31 00:00 较早前
温暖熊风 发表于 10-27 07:53

嘿,又见文章如见两位。八九月交替之时,携亲又去了厦门、福州,偶尔会脑子里想起有这样两个你们,在幸福的 ...

前段时间一直忙着,几乎是没有生活的状态,偶尔还能被你们这些朋友惦记着,对我来说挺荣幸的。

略有小成 LV4 Rank: 4Rank: 4

楼主 | 发表于 2018-11-01 03:11发布于 11-01 03:11 较早前
老江晚上有饭局,然后去唱歌。他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刚过十点,让我去接他。和往常一样在楼下等着,却不想他让我上去,说是陈叔想见下我。

我进门时他两坐在角落谈笑。多日不见,以前还不觉得,仅仅只是他长得还行。如今两人坐在一起,老江帅气,陈叔和蔼,突然间就挺邪恶的想着这两尤物要是做些少儿不宜之事那对我来说得多刺激——这种猥琐罪恶的念头一闪而过,被我用见到他很高兴的微笑掩藏。陈叔给我挪了个位置,要我陪他们一起喝两杯。十多人,他是老江唯一一个知道我和老江关系的朋友,认识时间不长,他不歧视,不插嘴,对我多了些照顾——这一些使我对他油然而起某种好感,或许是信任,看着都觉得他比老江和蔼多了。

原本就过来充当个小司机的角色,接上老江便离开,不方便沾酒。老江却不依,他还真把他当成了我的大佬,命着我陪陈叔喝两杯,在唱个歌儿才能离开——我打小歌唱不行,完全没在调子上,一边唱着一边斜眼看身边这两大叔,顺带扫了下其他人——那些大叔阿姨藏龙卧虎,倒没什么人把我放在心上,就老江在一边和陈叔说话,哈哈笑笑说我唱歌就是这个水平,每次车上张开嘴高歌都把他虐的不行,也不听劝——我和老江,我们见过彼此最尴尬最丑陋的一面,对他我自然不虚,陈叔在边上呵呵笑笑,却让我感到难为情,硬着头皮继续唱完——明明很尴尬,却还是要假装自己很潇洒很不在意的样子,竭尽了我的全力——出来的时候突然醒悟,想着老江这家伙怕不是早上想当个1被我拒绝委屈当0而报复的吧?一问之下他呵呵笑笑——一个男人,当他动了感情,即便如老江,依旧是个长不大的小男孩般。这点我深知,在他面前,我亦是如此。

昨天老江还欺负我了,两人闹矛盾,几乎一晚没说话——我和陈叔打报告,老江不屑反驳,陈叔充当和事佬,哆嗦着老江对我好点——这让我有种找到了娘家人的成就感。嘚瑟起来没完没了——当然是深知老江对我如何,只是一瞬间像是有了靠山一般,这种感觉真好。

回来的路上找的代驾,我和老江坐在后排,和司机小哥聊天的时候发现这个小城市起了风,树影斑驳摇曳。对向车流打着暖黄色近光灯匆匆而过。明暗里福州的车水马龙在秋夜里一场温暖。我转过头看着老江车里黑暗的身影——他撇着头看我和小哥说话,一路沉默,有他人在,老江自带着一丝距离感,无声发力。在路过路灯的时候却能够清晰的看清他的容颜,五官精致而端正,短短的平头碎发,刚劲有力。面容里带着若有似无的浅浅微笑,目光炯炯。如今吃饭唱歌,除了个别情况早已经不再流行喝多,老江亦是如此,他没喝多少,没看出一点醉意,面色微微红润,依旧严谨——宛如多年之前见到他一般。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便是如此吧。

到家已是十二点,给他倒了杯热水,帮他洗了臭袜子脏内裤。安静的晾干。老江早已安静睡下,陪伴着窗外的风声。

安静的看着他给我写的文字,看着他的评语,心中无限感动。昨日因为一些事情吵嘴生气,莫名其妙,一早起来也莫名其妙的好了,却更能够体会到他字里行间的无限柔情。

一晃看到了三点,温暖异常。

布衣平民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8-11-01 04:25发布于 11-01 04:25 较早前
真好。谢谢你的分享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发表于 2018-11-02 00:18发布于 11-02 00:18 较早前 | 来自手机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禁含联系方式 详情点此

本版积分规则

社区热点图文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