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帐号请 前往新版|找回帐号|旧版登录说明

此版本已停止维护,仅存档供浏览(仍可登录但不再支持发布信息*注)。您可 前往新版 !站务QQ群 378748677 ,邀请码 6999 。

[情感交流] 一起走过了我们的第四年。

中同高权会员
楼主 | 发表于 2018-11-02 18:03发布于 11-02 18:03 较早前
老江今天没什么事儿,中午去了趟公司,没多久就回来午休了。两人去剪了个老江发型,其实就是没发型,理发师问我怎么剪,我指着老江说剪和他一模一样的,把头发剪短打碎,留了个小小的几根刘海。出来的时候照照镜子,自恋如我,总有种恍惚的错觉认为我比他还帅一点点儿。一路上嚷嚷,江某迫于无奈,呵呵直乐说:好好好,你比我帅比我帅——每次都这么玩。但是总觉得他有些敷衍,这个多少带着点自恋的大叔似乎有点无奈,口是心非。我得到了他口头上给予的想要的结果,却也似乎带着一丝被他嫌弃的错觉——无关紧要,骗自己他说的都是真心话就行。

周一家里老人家大寿,得回去了,不知不觉来老江这儿半个多月,如同三儿一样整日无所事事的休息,发了无数呆,滚了无数次床单,追了两部美剧,浑沦吞枣了三本书,好像就什么都没发生了。这种感觉的确会上瘾。码着字思索这几日,转过头瞥见他围着围裙在厨房忙碌,身影挺拔,也有那么一瞬间想着就这么过下去该有多好——这种想法一晃而过,明知道现在的自己还没有这个能力,也只有继续努力的份了。——说实话一想到下周开始又要堪比996的工作生活,闲散了一段时间后突然觉得疲惫。假期综合征来的这么早的么。

我是在9月17日过来,那时候我在漳州。

伯父对年迁坟。16号晚上我在漳州,重阳是上新坟的所谓好日子(这些时辰日子有讲究,我是不太懂)早晨5点多便起来,那时候漳州大雨。坟山泥泞。天还未亮,我和我爸上山搭伞,突然发现小时候胆小怕黑,如今心里却没有丝毫紧张。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一个人死后骨灰的样子。白色,夹杂着一些灰黑。一年前他因病去世,一个铮铮汉子在离世前受着强烈病痛,我见过他的遗体,和生前对比有些变形。说不出是什么感受。这个伯父曾家底深厚,是个暴发户类的土豪,如今无论他甘心不甘心,都已经成为了过去,我对他印象不深,能记忆起有关于他的事情寥寥无几,刚上大学那年春节回老家,他说带我去见世面,比我念书要强得多了。结果和他一走,无非就是几个暴发户聚在一起抽烟喝酒打牌,把我给惊讶住了,未曾看到过世面,反而更坚定了我要好好念书。后来他那些朋友和他一样,风口上的猪,素质与能力无法和拥有的资产匹配,幸运的是多少留给了堂姐一部分——这是我对他寥寥无几的回忆,老江那时候说带我去走走,所谓的看看这个世界,我满脑子的想到这个事儿,告诉了他,老江笑笑。今年四五月份马云马化腾周鸿祎几个大佬在福州数字峰会有个演讲,我和老江去了——虽然我仍然不知道不能体会到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大,但是相比起来,我更乐意陪着老江。

下葬结束,我爸妈还有其他长辈先行离开,堂姐让我留下陪陪她,她想和她爸爸说说话。我站在边上,那时候雨水已经停了,入秋草色暗青。满是泥泞。我对死亡有着种恐惧,但也知道在未来某个确定的一天谁都会死。这种感觉萦绕心头,我看着躺着在不远处安静地低声说话,看不出悲喜,突然间满脑子都是老江。

我给他打了个电话。那时候老江还未睡醒,声音嘶哑,问我怎么了。他是知道我那天要去坟山上的——我就是特别想他而已。

老江我晚上去找你好不好。我告诉他——不忙了吗——

我假装轻松,呵呵笑笑,调戏着说我去找你,我养我个十天半夜月的好不好。老江没问什么,他只说好。那时候我在山脚下,看着山上郁郁苍苍。

我是从漳州出发,买了近八点的车票,到福州南站近十点了。

————收拾下吃饭了要被骂了。且停笔。

晚上和老江去看人打球,老江报了个羽毛球比赛,群里组织的,双打,搭档是个小帅哥,让我去监督着,昨晚开始打,今天打决赛。特地帮老江买了新球鞋,他穿运动装背着个双肩包和球拍的样子特别帅,那身子板挺拔魁梧~一进家门就让我忍不住扑上去了~羞涩下。结果他昨晚就输了,今晚只是去看,没得上场了唉,差评。晚点儿看完球再慢慢思考吧。

不明其意胡说八道胡思乱想,见谅。
中同高权会员
楼主 | 发表于 2018-11-03 00:57发布于 11-03 00:57 较早前
17号晚,和我爸爸说了下,独自过来。

那段时间忙忙碌碌,睡眠不足,人显得疲惫不堪。的确是想要好好休息一下。身上有种疼痛感,隐隐约约,说不出哪里疼,像是肌肉,又不像是,检查了一番全身健康,医生一问起,判断为还没习惯工作强度。以前也有过些微锻炼,游泳,爬山,慢跑,对比起来天差地别,如今这种些微的小疼痛消散,身体得到了休息,反而说不好具体的难受。

那时候我在漳州,一路动车。

坐在我边上的是个女孩,带着巨大的行李箱,长得乖巧可爱。我完全是个同志,却也如此认为,虽然我现在已经记不住她的长相。我帮她把行李箱放在行李架上,她对我微笑道谢。变带上耳机看起了蜡笔小新。挺惊讶的这么大个小姑娘看这动漫,我转过头看了下她,她给了我一只耳机带,没接,对她笑笑。小姑娘不在意,继续低头看着,不时发出轻轻的笑声。

我把头转向窗外,夜幕冗长,车窗上倒影着我的影子,偶尔有星星灯火飞快的一闪而过,列车飞快,突然间想到和他越来越近。反而止不住的心安。

夜里的列车略显疲惫。乘客昏昏欲睡的多,扫了一眼过去,多为安静沉默,目无表情。我把帽子压低——以前老江让我来福州就坐动车,他有时间就来车站接我,没时间就打个车。又方便又安全的,现在家里有两辆车,一辆他开出去,还有辆之前的5系,要去哪里可以给我开走,没必要自己开车上来。

那时候听着心暖。嘴上呵呵笑笑,和他说新车给我开的话我就考虑考虑。且当玩笑话而已,怎么也比你那大众好吧。老江不屑我的请求。问我你不是喜欢铁路的吗,叶公好龙啊。——我睁大眼睛看他,假意轻哼,告诉他我喜欢白天的动车不喜欢晚上的动车。白天出发,去往一个远方,说不出的感觉,心情别致。夜晚昏昏沉沉,而夜里独自一人走高速,听着喜欢的歌谣,没人的时候打着远光,这样的安静会让我格外放松——我告诉老江。这是属于男人的浪漫——这是真话,我依旧这么认为。

老江不屑,我还年轻,我的浪漫对他来说苍白乏力,他问我你不累的吗——也的确是累,我想了想,告诉他,而且我自己开车上来,哪天和你吵架了生气了被你赶走了,我有车,能够直接开回去,我有底气——这话惹恼了老江,他似乎生气又带着点委屈,眉毛压了下来,面容一板,目光犀利。他说我从来没赶过你,别胡说八道。

也的确是,我赶紧道歉,说错了话对他点头哈腰,装个孙子,这招对老江特别好使——但也的确,对我来说,或许是因为他优秀,或许是太过于喜欢他,和他在一起总是不自觉的想要变得更优秀一些,这种感觉说不清楚,但是总有些外物内在掺杂——他在意他所拥有的东西,我亦是如此,但是对我来说,两个男人恋爱,或许真需要更大的勇气和底气。不用显露,但必须要有。

在动车上有些犯困,一路上想着这些杂乱无章的,反而有些笑意,这种感觉总是只要见到他就烟消云散。自此不提。

夜深的福州南。

大厅上没多少人了。老江说来福州南,我想了想路途太远,让他会儿去北站好了。楼下不少黑车,也不想坐地铁。常常直接买福州南到福州站的车票。夜里的候车厅寥寥几人,工作人员昏昏欲睡,就开了一小部分,我拿起手机拍摄下来发在了朋友圈里。安静的感受这个城市给我的满足与温暖——每次来到,心中总会有种动容,让我觉得我爱着这座小城,也想留在这座小城。车站外有凉风。那天我还穿着夏装,却也觉得温暖,我说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或许静静只是因为充实而已。

等车,上车,我妈打电话给我,让我注意安全。我挂断电话后打开微信,朋友圈已经有人开始邀约,来福州了改天聚一下,有人询问这是要去哪里,还有去福州干什么。我朋友圈发的不多,一两个月偶尔有点感慨,倒惹了一些朋友点赞,人群里,我看到了老江点了个赞。脸上笑意浮升。我给他发我再十来分钟就到了。老江说好。

我看着周边准备下班已经整理好行李的动姐。也只有她们在深夜里和我一般,面带笑意了吧。我拿起耳机,那时候特别喜欢买辣椒也用券的《起风了》——我仍感叹于世界之大,也沉醉于儿时情话,不剩真假,不做挣扎,无畏笑话——在那时候,我特别能体会其中意境。

出了车站,便看见了老江。他在人群后的偏角,安静无声,留了个暗影,却也能够一眼知晓。我快步向他走去,他咧开嘴笑,牙齿洁白,目光清楚。他把他的薄外套给我披上,虽然我并不觉得寒冷。接过我的背包一只手背上,一只手挽在我肩上,侧过头看我,说累坏了吗,黑眼圈都冒出来了。快步离开。

——你的眼中,明暗交杂,一笑生花——这或许说的就是他吧。

————

和老江看球回来,吃了点东西,安静的抱着笔记本码字,老江看电视,书剑恩仇录,很早之前的电视剧了。老一辈不少金庸迷,老江,我爸爸,还有我高中的语文老师,都是。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他有兴趣就看着,见我码字,也不打扰。我躺着舒服,把大脚丫子往他怀里踹,试图伸进他的内裤里,被他拿起来抱在怀里。写下这段话的时候不时抬头看他,他的表情认真,怀里抱着我的脚丫子,一声不吭,也说不清是他陪我码字,还是我陪他看电视——今天和他滚了一早上的床单——多以滚为主,迷糊睡醒,迷糊在床上转圈的往他怀里蹭,迷糊里用脸颊蹭他的胸膛,以及大腿。把他的衣服裤子都蹭的快掉了,当然也受到了他的“报复”——这种感觉挺好的,等他看完,睡一觉,天亮了继续蹭。

睡眠多了,老江的身体亦是软软的,滑滑的,暖暖的。

那么。晚安。20181103.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发表于 2018-11-03 01:19发布于 11-03 01:19 较早前 | 来自手机版
……

使用道具 举报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QQ

发表于 2018-11-03 23:33发布于 11-03 23:33 较早前 | 来自手机版
每次都会看,感觉你们的相处方式不错,我也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四年了(中间分开过),但总觉得没你们相处这么坦然,不过我自己也算满足了。日子终究还是平淡的,祝福你和老江,有情人终成眷属。
中同高权会员
楼主 | 发表于 2018-11-04 03:13发布于 11-04 03:13 较早前

哈,在福州记录的这段时间一直都有你陪着,真好,谢谢。
中同高权会员
楼主 | 发表于 2018-11-04 03:15发布于 11-04 03:15 较早前
走心的青年 发表于 11-3 23:33

每次都会看,感觉你们的相处方式不错,我也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四年了(中间分开过),但总觉得没你们相处这 ...

哈哈,那一样,14年到现在。我两也经常斗气的,只是我比较少写到这一块。
中同高权会员
楼主 | 发表于 2018-11-04 05:01发布于 11-04 05:01 较早前
准备要回去了,下午两点多的车,回家吃晚饭。来了福州大半个月,突然间有点不舍,夜里醒来,看着老江睡得端正,满脑子却都是明天之后的他,独自面对着飒爽秋夜,是沉默坚定的面对黑暗,还是带着叹息去等待天明——无论如何,都让我有点难过,说不出什么感觉。这种难过挺浓烈,虽然我知道或许到家之后一个视频亦或者电话,多少能够打消这样那样的胡思乱想。说不出所以然。

老江适应能力挺强,刚刚醒来时迷茫。半个身子压在了他的身上,却也没把他吵醒,悄悄抬起,慢慢移动,手伸进了他的裤裆里,轻轻放在他的大腿内侧。腹股沟的位置上,一动不动,却被他警觉,他迷糊醒来,把我的手给拿开又安静睡下。我假装睡着。他应该是见没动静又睡过去,想笑,不敢,也不想承认是自己把他吵醒。细细的听着他的呼吸——这轻微鼾声,让我宁静,独自在厦门时候每当夜里被噩梦惊醒,总是渴望能够听到这平静的呼吸——虽然即便没有听到,也能够独自面对。

行李已经整理好了,晚上回来的时候老江帮忙,来时空瘪的双肩包被老江塞的鼓胀,虽然体积不大。老江给买的马夹,那是他从澳洲给我带回来的衣服,价格不菲,送他自己都肉疼的商务舱票的回礼,一副太阳镜,他买了发我看,我也跟着买,钱已给。上周去他家里他妈妈自己酿的杨梅酒,还挺好喝,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好,我在想这样的液体能不能带上动车。两盒Godlva,老江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得吃甜食,计划今日两人独处,他却有事儿,自己拿着他的卡去豪气的刷了四盒巧克力,留着两盒给他,一本《失控》,我的知识面无法完全理解这本书,被我拿去制作老江送的玫瑰花瓣的标本,和小孩子一般——晚上老江整理这个行囊,我趴在床上打着刺激战场(落地成盒,重在参与)看着他叨叨絮絮,一件一件的放好——他说他不吃巧克力,四盒都拿走,他说衣服要整理好,太阳镜之前给我买的不见了,这次得好好保护,他说酒不能直接喝完,后劲很大——我在边上听他叨叨絮絮,假装不在意的看手机,却也用心听着他的诉说——我问他,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啦?他没正面回答,他说下次过来要多带几件冬衣,或者到时候去买。家里没多少我的冬衣了。

我在边上笑嘻嘻——这个老男人的严肃的外表下潜藏着无限温柔,在这些零碎小事上体现额尽致淋漓,我能很清楚的感觉到,一时动容,我从他背后抱住他,在他耳边说老江我好爱你哦。他呵呵笑笑,转过头来看我,哼了一下,像是嫌弃,我这人比较不要脸,在他面前百毒不侵,他哼了一下我便往他脸上亲一下。他也没辙,又在我脖子上种了个草莓——我说回家的时候我妈看到了怎么办。他似乎很得意,让我自己想办法。

一天下来也不知道干了什么。滚床单(仅仅滚,没做啥少儿不宜),早上起来睡眠充足,昏昏欲睡闭着眼睛往他身上压过去的感觉特别舒服,全身放松,老江休息足够,肉带弹性,倒也软软的。身上有着淡淡的味道,对我来说如同迷Yao般忍不住往他身上凑,那时候我还迷糊的告诉他老江你的身体好香啊。结果他一脚丫子伸了过来问我香不香。自个呵呵乐呵。我也不是省油的灯,直接鼻子凑近,张着嘴亲一口说也香——虽然他的脚不臭,但是现在想起来总觉得当时我的邪恶得没底线了,置身其中时一切都是美好,一切都不在意,现在却觉得我居然会亲他的脚?有种恨不得趁此刻他还熟睡把脚伸过去让他嗅到天亮的冲动。

晚上在江滨的清吧,请他喝了杯鸡尾酒(原本点了杯水母给他,后来他看到我自己点的星空,觉得样子也不错,又要了一杯)两人远离喧闹,聊过去,聊这些天,聊这儿,聊工作,也聊了下未来。每当扯到这些话题,他便又恢复了沉稳睿智,不再是长不大的小男孩般(他说在他眼里我才是长不大的小孩子唉,但我觉得他也像)——建议意见头头是道,也有了更难走的旅程,这是我的目标,还没见终点,暂且不提,更多了些期待,以及努力。

相顾无言时,突然想到了夏天里他在海边的夜色里闪烁着唱的那首《男孩》,我问老板能不能放,却也得到了回应。安静听完一曲便离开。回来的路上心生邪念,一路注视着老江有没有醉意—,心想着让你教育我,让你严肃,让你严谨,让你风度翩翩——若是喝醉,今晚你就得失身了。结果我失身了。

夜里的清醒状态,这几天福州天气不怎么样,阴天或雨。或许是这次腻歪在一起的时间太长,对这次回去心里有了更多的踌躇不舍。却有个更难走的共同目标,总有人得负重前行。虽然这个目标似乎还和他没有多大关系。当做是我碎碎念的胡说八道吧。

天要亮了。说不清此时此刻感受,不想回去,不想他自己在这偌大的房子,也有自己理想的未来还需要自己去竭尽全力。情绪交杂,仅盼这下一年,我们依旧。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发表于 2018-11-04 05:57发布于 11-04 05:57 较早前 | 来自手机版
多愁善感的小瘦零,哈哈!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QQ

发表于 2018-11-04 12:03发布于 11-04 12:03 较早前 | 来自手机版
相守一起这么久不容易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QQ

发表于 2018-11-04 12:07发布于 11-04 12:07 较早前 | 来自手机版
生活的点点滴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