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同志情感驿站

[情感交流] 一起走过了我们的第四年。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发表于 2018-11-04 13:19发布于 11-04 13:19 稍早前 | 来自手机
很喜欢看着你的这些记录,很简单也很美好,羡慕,希望自己以后也可以拥有这样的生活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QQ

发表于 2018-11-04 22:17发布于 11-04 22:17 稍早前 | 来自手机
写的不错哦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发表于 2018-11-08 00:07发布于 11-08 00:07 稍早前 | 来自手机
写的真好,平淡生活被你描述起来充满感情,不卑不亢,能够分享楼主内心的富足也是种享受!希望你们越来越好。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发表于 2018-11-08 00:11发布于 11-08 00:11 稍早前 | 来自手机
文中提到你们吵架,希望楼主有机会写一写,分享下。想看两个小爱人吵架是什么样子的。老江会骂你吗?

略有小成 LV4 Rank: 4Rank: 4

楼主 | 发表于 2018-11-27 04:11发布于 11-27 04:11 稍早前
台湾海峡地震,早上八点左右,那时候我在吃早餐,是能够感觉到较为明显的震动的。摇摇晃晃了一小会儿,第一反应怎么回事,第二反应地震了赶紧跑出家门,然后这震动就停了。细想了下真大地震这楼层跑也跑不掉吧,在楼下想着还会不会有第二波。心中有些紧张。还有不少人在阳台上看着我们,甚至拿着手机拍照。天气不好,我抬头看着他们,感觉他们像是傻子,心里想着,他们看我应该也觉得我是个傻子。

老江是在近九点的时候打电话给我,他问我地震了?我说是。老江在南宁,我问他是怎么晓得的,他说他公司的员工在群里说起,他问我怕不怕。我从小到大都特别怕死,不怕嘲笑,在我小时候,周边朋友不经意的体现出男子气概,总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这种姿态让我感动,却依旧这么觉得,我怕死,父母家人,还有老江,人作为个体存活对我来说毫无意义,但是对彼此有意义。为了他们,为了一个值得一活的人生,怎么能不怕?我告诉老江,在他面前我不用掩饰,不用踌躇也不用羞赧,我告诉他,我当然怕了,而且是非常怕,要是真有事,现在可能我父母,还有你都心急如焚痛不欲生吧?他说我胡说八道。

这样的对白一晃而过,晚上陆续有两次余震,越来越小,几乎感受不到的细微了,一天忙碌,这次震动已过,我不杞人忧天,倒也没多想,忙碌了一段,中午老江发来消息:我这边没事了,晚上回去。

我看了下航班。十一点四十到达,下午自己去剪了头发,游了个泳,做了spa,自己吃饭,自己溜达,自己逛超市买他的洗漱用品,额外买了更多自己的零食(滑稽)。安静的等他。

九点四十的航班,从南宁飞回,我十点从家门出发去往高崎机场,自个儿也没事,满心的只希望早点能够见着他。这个我朝思暮想的男人(羞涩)。

把车停在T3停车楼,安静的呆在车里等待,刷手机,打游戏。在我边上是个开730li的小叔,他的车门敞开,自个儿在车内刷着手机,我从放下的车窗看出去见着他的样子,四十岁左右,圆圆的平头,带着一副眼镜,披着黑外套,低着头安安静静,手机荧幕上的光亮照在了他的脸上,五官精致,斯文而帅气。真的是挺好看的,虽然有点距离看的并不仔细,感觉多少和老江有的一比,安静的时候总是默默的散发着男性的魅力,没多久他似乎注意到了我,抬头看了看,我假装在看他的中控台。研究他的车子,应该是新款7系,没试驾过说不出所以然来,外观倒是挺喜欢,见他看我我便左右扫描。假装自己不在意,没多久他便关上了车门(哈哈)老江在这时候发信息给我说已经到了。那时候是晚上11::10,比航班上的时间提前了半个小时。

我慢悠悠的往出口走去,路上给老江发消息:老江,我在车库这边看到一个超级帅的大叔,真好看啊。和你一样帅,他看我一直盯着他呢他就把门关了,怕我非礼他——他没回复。

这个点多个航班到达,接机的人不少。,出口处熙熙攘攘,我站在人群靠后的地方安静的等待,心里期许这能够在第一时间见到他。人来人往里老江还未出现,倒是往来了不少帅气大叔,我静静地打量着他们的面容与身材,心里却是一会儿老江出来比你们都帅,偷偷乐呵。心跳加速。两个大叔在我面前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对话,我透过他们的封系看到老江出现在人群里,西装笔挺,一手拉着行李箱安静的走来,身板挺直,他似乎看到了我,面带着若有似无的微笑。昂首阔步,“你的眼中,明暗交杂,一笑生花”——时至今日,在我的世界里这句话仍然是为他而写。

我把放回兜里,起身前去站在他面前看着他走来,他没说话,直勾勾得看着我,嘴角上扬,我想那一刻我应该也是如此。老江的头发依然理得很短,白衬衫,黑色西服,五官端正,肤色在灯光下显得白皙而干净,蓄这修的整齐的胡子,短而明显,(视频里见过,老实说我觉得他胡子刮干净了更帅,但是他觉得留着胡子更帅,得意洋洋的和我炫耀他们公司的小姑娘大姑娘都觉得他留着胡子特别帅)

他是我的男神,时隔多年一直如此。我伸手接过他的行李箱,和他安静的走着。侧过脸看他的模样,他嘴角上的笑意朗朗,没有说话。

老江你怎么那么慢,我刚刚等你的时候看到了很多帅大叔——我嘿嘿笑着告诉他,多带戏谑,他亦是呵呵,说你就光顾着看男人了是吗?这话逗得我哈哈大笑,每次见到他的心情分外愉悦,他们都没你帅——他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快步离开。

开宝马的大叔已经离开,我帮他放好行李,回到车上,他问我车子是谁的,我告诉他是我妈妈的。我问他,老江你是不是紧张我了才赶紧回来——我已经对他无所掩藏,早已不再羞赧,亦是特别想要听到他口中的动人情话。老江能一步步走来,智商情商不低,却每次在这个时候都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他低下头拿出手机,看到我刚刚给他发的信息笑笑,他拿着手机给我看说你看你就会看别人。我不要脸,在车里直接给他亲吻过去。他呵呵给了我一个回礼,伸出舌头在我的鼻尖上舔了一下。笑容里带着邪恶。让我安心开车,别又分神了。

厦门阴雨,这个点却突然起了雾水。每年入冬都是如此,有了微凉。我载着他往爸妈家里开去。这几日爸妈出门,老两口天南海北的秀着恩爱,喂了我满口狗粮,我妈妈早上还拍了视频给我,我在工厂食堂吃着午饭,他们在西贡(胡志明市,家里有亲戚在那做生意,一直叫着西贡)享受二人浪漫。老江是知道的,这几日我和他嘚瑟自个儿把自己照顾的好好的,假意抱怨下爹妈不靠谱,老江总是哈哈笑话我,他说前段时间我在福州。他忙的时候我自己去胡吃海喝,现在在自己家里了会省吃俭用,双标严重。我无力反驳、

老江问我去哪里,我说回我爸妈家里。晚上要是地震了容易跑,你睡着了我抱着你跑都行。要是在我家的话(商品房,我家比较高),那估摸得听天由命祈祷了。老江呵呵笑笑,说不会震了——余震了几波,越来越小,早上是6.2级,九点左右4.5级,九点半左右3.5级好像。我亦是知道已经过去,但是从他口中说起便突然安心。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他也不是地震地质学专家,哪有他说不会就不会的道理,却只要他说起,我便不再在意。说不出其中感想。

我看着他嘿嘿直乐,他安静的坐着,透过窗外暖灯看着他的身体,结实而健壮,由于坐着,裤子把大腿包裹地饱满,呼之欲出。心生邪恶,嘿嘿想着一会儿就把他压在身下,多了几分饥渴燥热。他似乎看出我的企图。突然间说起,小宝,我明早再交粮可不可以。这两天一直睡不好,现在也困得不行。

好吧,他说什么是什么。我转过头来看着他,问他,老江,你是不是特别紧张我。他看着窗外,有了困意。

虽然早已视频过,但是对他来说,或许亲眼所见我依旧在他面前活蹦乱跳,他才能安下心来吧?我撇过头去看他的脸颊,刚毅俊朗,眼眸里秋水欲出,饱含深情。

老江在我爸妈家里还是有些拘谨,他仅来过一次,把我从福州送回来的时候,那时候我爸妈还在这儿,他倒也没有细看,如今有了时间,陪着他转了两圈,我的房间在二楼,自己有房子,回来的倒是不多,我妈是个勤劳的女人,爱干净,即便我很少住在家里,我的房间依旧整理的整齐干净。老江细细看着我小时候的照片,听我给他介绍。说着我家里的事情,说着我在外叫我爸叫爸爸,叫我妈叫妈妈,在家里叫我爸连名带姓黄XX,叫我妈谢XX(我爸妈比较开明,不会特别注重父子,也经常叫我黄XX)。说着我之前怕黑,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总是觉得不安,门窗紧锁,呆在卧室里看书不出声,他愿意听,我便愿意和他说——我亦是如此,即便到了现在,依旧对他过去的一切充满了好奇。

他打起了哈欠。要我和他一起洗澡睡觉,顺便检查看看我有没有被伤着,两天前出了点小事故,也不算什么大事,我心想着也没啥,便和他提起,却不想他比我还要紧张。我安静揣测这个男人的心中所想,心中的邪念一扫而空,仅仅只是想陪着他而已,就如现在。20181127凌晨4点,老江已经入眠,安静的呼吸着,被子盖到了胸膛,一动不动,挺好奇他能够这么安静的一动不动的睡着,不像我围着床到处转着睡觉。床头灯微弱的光芒下。他显得如此美好,无声发力。

抱着他睡了一会,如今已经清醒,可能是燥热,也可能是平静,有他在,彻夜无眠却依旧宁静,有他在,总有说不完的涓涓心事。

布衣平民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8-11-27 06:34发布于 11-27 06:34 稍早前 | 来自手机
一直关注着你们,我与我的老姜亦是近五年,依然如初,只是无您的文笔,祝幸福!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发表于 2018-11-27 06:48发布于 11-27 06:48 稍早前 | 来自手机
不错哈

略有小成 LV4 Rank: 4Rank: 4

楼主 | 发表于 2018-11-28 01:11发布于 11-28 01:11 稍早前
早上八点多起来嘘嘘,老江已经睡醒,我推开卫生间的门看见瞧见他正在冲澡,隔着玻璃上的水汽,朦胧里他的身体若隐若现。那因一夜无眠的睡意清醒了几分,我推开玻璃门看着他的身材,胸肌健硕,大腿饱满,花洒出来的温水从他的头上沿着他的身体滴落到脚下,这场景一瞬间让我清醒,我对着他呵呵直笑,那一瞬间感觉自己像个猥琐而油腻的糟老头儿,破米糟糠。他用手抚了下脸颊上的水幕,睁着眼看着我轻声问起来了啊?

这声音沉着而平静,透彻心扉,我三两下脱下睡衣,往他身上挤去,从背后抱着他呢喃着老江,喊他名字,手不自觉从他肚子往下体抚去,那一刻感觉到了自己的丁丁开始觉醒,悄然顶住了他的臀部,以及手中握着的小东西开始反抗。

老江说,来,我帮你洗干净。一手持着花洒一手将我轻轻捊动,我静站看着他弯下腰的轻柔动作,江某的小屁屁翘翘,白嫩结实,我伸长了收去摸摸,按着内心的一阵激动问他,给我洗那么久是不是今天要给我进入了。他听见后弹了下我的小东西,说好了,转过去,帮你洗屁屁。(哈哈,有点丢脸)

之前留下的吻痕早已消散,赤裸躺在床上,习惯全身重量压住老江,靠在他的胸膛上抬头看他的眼睛,目光对峙中的他多具迷惑,似乎要把我看透了一般——虽然我也一样把他看的通透,此时此刻,脑子里无非就是这么一件事儿。

前边有朋友说我是个“多愁善感的小瘦零”——这话被老江见着,戏谑般说了我几次——(82KG,不能说是瘦了,晚上和老江吃完饭回来,在路边药店见着的体重计称的,胖了点儿,那会儿老江还说再胖他就抱不动我了哈哈)——我不太喜欢用1或者0来形容一个人,更不喜欢被老江说起,说不出什么缘由,即便我认可自己偏0一些。但是他这么提起我便想反抗下,让他知道到底谁才是个0.这种冲动也常常浮现。

直到现在,我们进入的时候偶尔还是会有点疼痛感,无论是我还是老江,开始进入的时候他都会说疼,后面才好点。房事上老江比较温柔,我比较欺负人——老江被弄疼了,会轻哼让我慢点儿,还没适应别着急,眼睛微闭,露出淡淡的眼尾,他说疼的时候我都会停住,仔细的看着他的脸颊,总有种把他征服的满足感。而他弄疼我的话,我常常就是伸手一巴掌给他拍在脸颊上,没多使劲,不会多疼,老江就是个老色鬼,猥琐大叔,在这种时候也只会呵呵直笑,一点都不记仇。

老江去了南宁多日,总是抱怨寂寞难耐,阴囊鼓鼓,抚摸着触感强烈——老江在福州,平时都没办法管着他,若和他在一块有时候他出门回来的晚,也从来不去管他,但是每当这个时候总会去给他收公粮,悄摸摸的管理着他,我一直以为这事儿把耍耍小心机,人不知鬼不觉,这把戏却老早被老江看穿。太丢人了。

老江出的有点多,我坐在他身上拿着DV给他录了下来。这种时候他总特别激动,有时候总怀疑我们两有种奇怪的癖好,说不清好坏,虽然这样的事儿过后立删。

——要睡觉了,老江收拾下准备洗澡,让我先不码字了,他把家里的智能吸尘器整好了,有时候我挺好奇他们这一辈的人,无论是老江,还是我爸爸,似乎每个都特别能干,三头六臂,出门能挣钱养家,回家还会修电器修电灯(虽然有时候越修越惨。)老江不喜欢在我爸妈家里,总觉得没我家自在。连我都不知道自己家里会有工具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老江藏在了哪里。

感觉这个家变成了他的,这感觉真好。

布衣平民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18-11-28 07:17发布于 11-28 07:17 稍早前 | 来自手机
平静的生活,偶尔一次激情,真好! 我想看看关于老江叔对于你的婚姻的态度,谢谢。

布衣平民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8-11-28 13:44发布于 11-28 13:44 稍早前 | 来自手机
前两天刚刚说了我和我的他依然如初,昨晚就闹别扭了,仅仅说了说别人帅就生气了,真小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禁含联系方式 详情点此

本版积分规则

社区热点图文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