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同志情感驿站

66544| 314

[同志故事] 怀念老队长

略有小成 LV4 Rank: 4Rank: 4

QQ

发表于 2006-09-27 14:41发布于 09-27 14:41 较早前

您尚未登录,登录互动更精彩!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快速注册

x
虽然我因为一时无法接受那心理医生的观点而拒付他20元的咨询费,但他那句话却总在我耳畔回响“你不要去想他曾经帮助过你,曾经有恩于你,而应该想他那是在害你。想他和你在一起时的可恶和丑陋。只要你这样去想了,以后你就不会再对貌似他的男人感兴趣了”。

也许那医生的话有一定道理,但我的良心,我的感情都无法使我对队长有一点点的恨。因为我忘不了他曾经给予我的无限关爱。

1975年初夏,18岁的我因为文化大革命给予父亲一顶“历史不清”的帽子,被迫停止了初中的学习,回家劳动已经4年整了。繁重的体力劳动非但没有把我压垮,反而长得更壮实了。

山窝里没有一丝的风,顶着烈日在玉米地里锄草,人们懒洋洋的,都在等着那休息的一声喊。“休息吃午饭了”,新上任的队长终于发出了这一声吆喝。人们雀呼着放下锄头奔向阴凉的地方。我家的午饭总是几个煮熟的红薯。我拿了两个离开父母和人群,找一处僻静的岩石窝边吃边看书。自从父亲被扣上“历史不清”帽子后,伙伴们便与我慢慢疏远了,加之我们这苗蛮地区,十三、四岁就订婚,十六、七岁便结婚。他们大都结婚了,就剩我连订婚都没有人理,和伙伴们的距离自然就拉开了。能与我作伴的,就是哥哥读过的那些中学课本也许是太累了,躺在地上看书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梦中似觉有人动我,睁开眼,竟然是40多岁的新队长坐在我旁边,一只大手正握着我那挺露在外面的东西。“你的鸡吧真大”见我醒来,队长笑着说,同时松开了手。我看到自己那东西勃起挺立在裤外,羞得赶紧坐起来把它往裤裆里塞。

“哈哈哈,别慌,它飞不了”,队长快乐的拍着我的肩说。“想媳妇了吧,要不那东西怎会昂首挺胸?”他继续调侃我。“才没呢”。我埋着头扣着裤扣回答他,心里很清楚那东西肯定是他弄出来的,可嘴上却不知怎样说。“听说你上个月跟李姨妈到黄泥沟那瘸子老张家去,可是把她二女儿的魂勾来了好几天”。“我没去”,我小声否认着,但一点不坚决。“我听说那瘸子的老婆来到黄二嫂家一趟,回去就不让她二女再到你家来了,是吗?”他笑咪咪继续问。

黄二嫂是我们村有名的快嘴,与那瘸子家沾点亲,自然会把我家的情况告诉瘸子老婆的。看来队长是什么都知道了的。我也就无言以对了。况且自从他上任以来,不再象前任队长总把我家与地主富农一样对待,也不有意为难和欺辱我们。更令我们一家人感激的是前几天大队召开批斗会,原决定要我父亲去陪斗的,是这新队长竭力担保,说我父亲如何的老实、干活又卖力等,才被免掉了。这使我们一家人对他产生了深深的敬意。他是好人,所以我明知裤扣是他解开的,也只低着头任他调侃。“好啦,那些人家是瞎了眼,不要在意,你会找到一个好媳妇的”。看我不说话,他反过来安慰我。“山上潮湿,容易得风湿病,以后别在地上睡着了。该干活去了。”

转眼玉米就要成熟了,很多人家顾不了“亩产双千斤,年年有余粮”的口号和面子,在饥饿的摧迫下常常到山上偷几个尚未完全成熟的玉米棒子回家充饥。“今年上山看守玉米的人,每天只能给一份工分,不能再象往年给双份了。并且只能派两个人去,也不再是三个人。”这晚开会队长突然宣布改变过去的规定。“谁愿意去的就报名”他继续说。人们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半天没一个报名的。这活过去都是那些成分好的贫下中农才能去,我是不敢想的,所以根本不去考虑队长的话。“ 没人报名吗?”过去得贯了好处的贫下中农们一下子无法接受队长的新规定,也就没一个人回应。“看来非要我带头不可了”,队长继续说。“那好,我就上山,这段时间山下的活就由陈副队长安排”。“ 行,徐队长既然吃苦在前的上山了,我当然应义不容辞了。”巴望全权在手的副队长忙应和着。不过”,队长话头一转,“只我一人还不够,大家都不愿意报名,那我就只有点名了。点了谁不愿意去就是抗拒革命工作”,他略带威胁的说。“王小鲁”,静了片刻,队长开口了,可却把我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听错了。睁大了眼睛看着队长,想证实他不是点我的名字。“王小鲁,听到了吗?明天跟我上山”,队长看着我补充说。我不知是惊还是喜,看着他一时间竟忘了回答。“行啊,干什么都一样的”父亲赶紧为我答话。

山上,现成的看守棚略作整理,便成了我们的栖身之地。被子、蚊帐、饭锅等用具大都是队长的。他参加过抗美援朝,当兵的人,野外该带的东西他很有经验。“小鲁,天都黑了,你还傻在外面干什么啊?快近来吃饭了”。队长在窝棚里大声叫我。“你先吃吧,我还不饿”,我撒着谎回答。想等他吃好后我再用他的锅自己做饭。因为我带的是红苕和一点玉米粒。而队长的却是大米啊。那是上等的粮食。并且我刚才看到他还洗一小块腊肉,那可是我过年才能吃到的东西。怎好去吃别人这么好的佳肴。“你咋还不来?我酒都到好了。快来,我饿的等不急了”他再次大喊着。“你先吃吧,我不饿”。“你讨打呀?”他说着就出来把我往里拉。“我把你的饭都一起煮了,你不吃,想害我犯偷窃罪啊?”他掀开锅盖让我看,确实是一锅既有大米又有玉米和红苕的饭。红苕是我的了。看他这样的真诚,我又饿,就不客气的吃了。好香啊,那一军用背壶的红苕酒和有点腊肉的菜。我喝得头重脚轻,有生以来第一次喝酒,我醉了。昏昏睡去。

好舒服啊,就象抱着女人干那事。我醒了,睁开眼却是一片黑,什么也看不见。但我却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和同样赤裸裸的队长睡在一起。他两腿间那赤热勃挺的东西顶着我的大腿侧面,另一只手正不住的抚弄我那早已经勃大坚挺的东西,我梦中的感觉就是从那里传来的。当我的意识完全清醒时,那一刻真是又羞又舒服而又不敢说话。装着仍然没有醒的样子,任他抚弄。可我那东西却不听我的指挥,在他温热的吮吸下,不一会便象决堤的大坝,一泄千里。

“该起床了。你这条大懒棒子”第二天队长起床后我总不敢起,想起昨晚的事就羞得不敢看他,“起来把冷饭热热,我到山那边看看”。他交代着我,象没发生任何事一样,语气随和亲切,说完就走了。白天平静的过去,一整天我大都是看书,队长却是东走西看。这差事确实轻松,但白天晚上都在山上,若没有什么消遣的,那却又是令人感到寂寞难耐的。而在我却是感到了几年来从未有过的轻松、自由和宁静。

又到了上床睡觉的时候,我有些忐忑不安,不自在的睡到了床的另一头,担心昨天夜里的事再发生。但奇怪的是睡了一会竟不再担心了,反而有一种渴望,渴望队长再象昨夜那样抚弄我那东西,渴望再来一次那种一泄千里的痛快。果然没过多久,队长便轻轻转到我这头来了。当他的一只大手慢慢摸向我两腿间时,我那不听话的东西迅速膨胀、勃大,回应着他的动作。他也象得了许可一样,退去了我的衣裤,贪婪的一寸寸亲吻着我的身体。

“来吧,我的大棒子(我的外号),我喜欢你哩。”他知道我尚未睡着,便轻声而激动的说。把我翻则了身子,自己也则转身背对着我,并拉我的双手抱着他,再稍一转动,我就势压在了他上面,也就不可抗拒的将那勃大的东西顺着他的引导,慢慢的,慢慢的,最后终于全部进入了他的体内。

如果说被迫回家劳动4年来,我没有尊严的象死人般话着,那么此刻在队长结实、温暖而又柔和的身体上,在我阵阵的颤抖中,我终于又活了过来,忘记了所有的屈辱和劳苦并明白了人为什么要活着的一个道理。同时也想到,那也许就是“幸福”一词所指的一个重要内容。

20多天过去了。玉米基本成熟了,这天傍晚,我爬到山崖上去捡柴,在扳一棵枯死的小树时用力过猛,连柴带人一起摔下了一丈多高的岩石下面,裤子破了,手也伤了,最严重的是膝盖处被一小树桩深深扎了个洞,血流不止。

当我抱着柴,拖着一条血淋淋的腿回到看守棚时,队长惊得张大了嘴。“咋搞的啊?”他吃惊的问,并赶紧把我扶到铺上,寻找着东西为我包扎。

“摔了一跤”我简单的告诉他经过。

“你咋连危险不危险都不知道呢?你呀,咋这么笨。”

他生气的责备着我,却充满了怜爱,又找不到东西为我包扎,情急之下“唰”的一声撕下了他的一块床单,麻利的为我紧紧扎住了伤口。一床床单,那可是需要2--3人一年的布票才能买到的,可顷刻间少了一块,他回去怎么向老婆交代啊?我为没来得及阻止他而可惜、担忧。

“饭就快熟了,你看着,别煮糊了”

他交代我,随后拿出手电筒,顺手又拿了根比拇指大些的竹棍出去了,此时天色已黑。饭刚煮好,他就回来了。腋下夹着一把草药,一手拿电筒,一手拿着那根竹棍,上面却盘捆着一条被打死的眼镜蛇。我这才明白他刚才是去为我采药了。他为我解开包扎伤口的布,然后把草药放进嘴里咀嚼烂后敷在我的上口上。

“天都黑了,你不该去采药的。”我感激而埋怨的说,“眼镜蛇可毒了,咬一口会死人的。”

“不要紧,它笨呢。老喜欢把头抬得高高的,只要手中有根小棍,用力横扫过去,很容易打死它的。若没有棍子,就想办法随便丢一样东西到它身边的另一个方向,它就会去咬那东西,你可以乘机跑掉。”

他轻松的回答,同时教我一些野外常识,一边把蛇吊起来,几下便剥个精光。没想到因了一点伤,还得了顿蛇肉吃。那汤真香呢。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 收起 理由
诚实的中年 + 2

查看全部评分

[color=blue]一个人的生活,孤独而倔强[/color]

略有小成 LV4 Rank: 4Rank: 4

QQ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27 14:48发布于 09-27 14:48 较早前
这天夜里,当他再次亲吻我时,我第一次张开了口轻轻回吻他。是感激他,还是我也喜欢他了,我当时并不清楚。没想到他竟激动万分,紧紧的抱着我,把我的唇、舌轮番吮吸着,总也亲不够的样子。

“我的棒子阿,你知道我是多么的喜欢你吗?你要摔下岩去有个三长两短,我咋向你父母交代,我又再到哪里去找你这样的一个大棒子啊?”

他语无伦次而又充满真情的说着。“去年夏天我第一次看到你在河里洗澡,就喜欢你来的,可你总不愿和我多说话。看到你整天一个人在泥塘里滚爬,那一身汗一身泥的

模样,真的让我又怜又爱,而又无法帮你,我好心痛呢。”他继续唠叨着,那是我去年在大队砖厂里干的活。

“那些地主富农扛石头筑河坝,比我更累呢”。 我不知道是在安慰他还是在感谢他,就这样回答。

“我可怜他们,可是他们不会可怜我”

“你家是贫农,又当过志愿军,这么好还要人可怜?”我疑惑的问他。

“过去我曾经喜欢我堂哥,我结婚了都喜欢他。一次我们一起到我姑妈家去吃喜酒。夜里睡一床,我忍不住就摸了他鸡巴。他当时愿意不说,回家还把这事告诉我爸,让我爸好好管我。害得我在我父母面前无地自容。好在他没告诉我老婆。”

“你堂哥不是早就死了吗”,我记得他堂哥在我七、八岁时去挖煤,塌方压死了,便脱口而出。

“也许是报应吧,他告诉我爸这事还不几天就死了。我是又爱他又气他啊”他叹息而无奈的说.

“自从我看到你这东西后,就象着了魔一样,做梦都想摸,可又得不到。你想我有多难受。”他抚弄着我的鸡巴,珍惜而哀叹的说。可我似懂非懂。

连续三年,看守玉米的差事就象是我和队长包下了一样,我们每年都要在山上的看守棚里度过近一个月的时间。直到1978年我中考被录取为止。

读书--工作--娶妻。我似乎一帆风顺,繁忙中好象忘记了队长,可也怪,每次我回家碰上他,发现他总是躲闪着我。实在躲不开,就只好强开笑容招呼一声便离去。我很不解,很想和他说说话话,感谢他给予我的帮助,尤其是1977年恢复中、高考择优录取制后,他安排了很多轻活,让我好有时间看书复习,第二年不但鼓励我参加中考,录取后还给我写了很好政审评语(在农村的劳动表现)。我能有今天,可说与他的帮助不可分割。可我却一直没有表达的机会。

“徐叔是个好人,那几年为借粮食接济我们,没少和他老婆吵架。我们可不能忘恩负义”。每当在家提起队长,母亲就会这样说。

1990年冬,我发现好几次回家都没有看到队长,就问母亲他的情况。“他得了心脏病,好象还有肾结石,听说很难治”。我母亲这样告诉我。当晚我便提了点水果朝队长家去。

“是你呀,小鲁?”队长靠在床上叫这着我的小名,并想下床。

“靠着吧,徐叔。”我赶紧走到床前阻止他。“去烧点糖茶,再叫二妹(他的二女儿)炒个菜,让你小鲁哥吃晚饭”他催促着领我进来的上门女婿。

“晚饭我已经吃过了,别再劳神”我阻拦着。但他忠厚的女婿仍然向我笑了笑便到厨房去了。我这才认真的看队长的脸。昏暗的灯光下,昔日健壮结实、容光焕发的队长,现在却是那样的苍老,脸上没有一点的血色。我不由得感到一阵哀伤和怜爱,紧紧握着他的手。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也紧紧握着我的手,我们互相望着,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恨我吗?" 过了片刻,他突然象是内疚的这样问我。我很惊讶,不知道他从何说起,因此而瞪大了眼睛看他。但马上从他移开的眼光中知道了他所指何事。可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

“我怎么会恨你呢?你对我家的大恩大德,我这一辈子都报答不了,何谈恨你啊?”我终于回过了神,这样回答他。他重新看着我,眼光充满了感激与深情。随后慢慢松开我的手,转过身去。

“别想那么多,徐叔。等你病好了,我来接你到我家去吃吨饭,我父母亲一直记着你的恩德,我妈刚才还在说你过去接济我们家粮食的事呢。”我这样安慰他,同时把带来的橘子拿出剥了皮让他吃,这才发现他早已泪流满面。

“我可能不行了,这病已经两年了,这几个月来更严重了。不敢平躺着,有时候心象要爆炸了一样,痛起来简直就不想活了。”他悲哀而有些绝望的说。“会好的,会好的”。我不懂这病,不知如何安慰他。只能重复这句话,为他察去泪水。

“知道你不恨我,心里好受多了,以后不用再费心来看我,我若好些,会到你家走走,难得你们记挂我。”他强打精神说。

“喝茶吧,小鲁哥”。他二女儿端来了烧好的糖茶。

“不喝了,我家里有客。你保重徐叔,我改天再来看你”。我心里很难过,也很复杂,便撒了个谎,再次紧紧握了一下他的手,转身离去。此后好几天,我心里都不能平静,脑子里总映着队长那老泪纵横而苍白瘦削的面容。

一个月后我放假回家过春节,忙向家人打听队长的病情。死了十多天了。听说那病要到上海去换心脏才行,要好几万啊”。我母亲同情的这样告诉我,“他女儿东凑西借也只凑了五六千元。他就吃了半瓶安眠药死了。”比看到他病容时更重的一种悲哀袭上我的心头,伴随着惭愧与失落。在我未完全懂事的时候,队长给了我帮助和爱护,当我已是而立都过了的男子汉时,却未能给队长一点点的帮助。那一刻我的心似被什么东西吞灭着,难受极了。春去秋来,早已进入“不惑”之年的我,却总也无法心入不惑。相反的更困惑了。

我怀念队长,深深的怀念着。并且这种怀念是随着日月的流逝越来越强烈。以至见到貌似他或言谈举止类似他的男人,我都会萌生一种难以言状的情感,便会想起与队长在一起时的每一个日夜,可那时的我是多么不知道它的珍贵啊。

怀念的日子是难过的,而渴盼和寻觅曾经得到过的那份真情却又总是寻不到的日子更是痛苦的。此时我才真正理解了队长曾向我说过的那些话。

也许那心理医生的话是对的,我应该恨队长,他在我未能领悟真爱时给了我真爱。而在我真正领悟了人间真爱的时候却又撇我而去,留下这将伴我终生的情魂。恨不起,爱又不得。谁解我心.......

点评

此情只有相亿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02-06 23:12 稍早前
逝者安息,祝福楼主!  发表于 09-26 23:26 较早前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可惜懂的太晚! 楼主,好好的过自己的时间,有时间,对着天,给队长烧根烟。相信他一直守候你,祝福你的! 祝幸福,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0-03 01:32 较早前
[color=blue]一个人的生活,孤独而倔强[/color]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发表于 2006-09-27 15:51发布于 09-27 15:51 较早前
写的不错!很真实!有点生活的味道!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发表于 2006-09-27 19:00发布于 09-27 19:00 较早前
好感人的佳作.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发表于 2006-09-27 23:04发布于 09-27 23:04 较早前
henhaodewenzhang

布衣平民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06-09-28 07:59发布于 09-28 07:59 较早前

好感人呀,继续努力呀

布衣平民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6-10-05 17:38发布于 10-05 17:38 较早前
是呀.继续努力.支持.

布衣平民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6-10-06 01:02发布于 10-06 01:02 较早前
怀念老队长

布衣平民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6-10-11 20:44发布于 10-11 20:44 较早前

初来乍到 LV1 Rank: 1

发表于 2006-10-12 17:17发布于 10-12 17:17 较早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禁含联系方式 详情点此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