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帐号请 前往新版|找回帐号|旧版登录说明

此版本已停止维护,仅存档供浏览(仍可登录但不再支持发布信息*注)。您可 前往新版 !站务QQ群 484394515 ,邀请码 6999 。
180795| 254

[中年同志小说] 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

略有小成 LV4 Rank: 4Rank: 4

大众审核员

QQ

发表于 2011-05-10 21:31发布于 05-10 21:31 较早前

您尚未登录,登录互动更精彩!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快速注册

x
(转载)

NO1

这个周末,周演的妻子柳媄媄跟往常一样,去了其他县给学生上函授课。家里只剩下周演一人在,他们宝贝女儿在外省上大学。

我起来,还没来得及刷牙,周演教授又打电话来,叫我去他家蹭饭。我不顾呼出臭气,张口答应。这样好的事,已经持续了两个月。

不过今天去,我跟以往有了不同的心情。上周,我跟周演,发生了愉快但不痛快的事。

这事几乎让我们断送来往。事后的老周足足有四天没理我,上课也没正眼看我。

我骑了单车过去,慢悠悠,心情特别好,真害怕这个周末起再也不能到他家蹭饭。一路陆续有人跟我打招呼,有些人我未曾谋面,不过我一一回应他们。大一下学期开始,我就收到N多陌生女孩的来信,和匿名礼品。我没感到意外。

到了周演家,他围着围裙在做饭。打过招呼后,我自己倒水喝,一边打开电视找体育台。安静看了几分钟,中途插了广告,我略觉无聊,进了厨房看周演操作。

“老周,你今天弄那么多菜,怎么有这时间和兴致。”私下我都那么称呼他,叫他周老师或者周教授太见外了,这样称呼他能缩短我们的距离。

“今天起得早,早上备完课后,我就去买菜。今天可以轻松一下,下午带你去爬山。”这个中年U熊,认真干活的情形,特别有一翻魅力。

换上周,这个时候,这样歪思的我,早过去搂着他,摸他前前后后。今天我却安静起来,因为上周,我们突破了师生关系,我得小心翼翼。

老周见我好长时间不说话,傻愣拿着水杯喝水,又距离他几尺远,他回过头来笑着对我说:

“怎么了,今天怎么那么安静,看起来心事重重。”

确实,我一周都心事重重,寝食不安。

“没有,距离产生美,这样看你,奇观。”我言简意赅。

“又想说我肥呗!”

“穿了衣服会肥,不穿的话刚刚好。”我个性如此,脑子盘活了。

“难道你想我不穿衣服出门?”

“不是,我不介意你多穿条内裤。”

老周又回头,露出气笑参半的表情。

“你不穿,那坨东西太不雅了,我怕城管的人来追着你不放。”

我说完,自觉去端菜,等老周炒完最后一道青菜,就可以吃饭了。

吃饭前,我去冰箱拿汽水,随便提了瓶啤酒。老周是不吃这东西,汽水都是为我而买的,全留给我喝。

开始吃饭了,都说胖子会做饭,色味俱佳的菜肴,一端齐,我就没了语言。相比,学校饭堂的饭菜真不是人吃的。所以,老周每次叫我过来蹭饭,我从不拒绝,还勤于讨好。

每次来,我都要吃三碗饭,这饭量是老周的三倍。老周这胖子吃那么少,怎么不见他瘦点呢?这纳闷的话题,时常浮出脑海,跌出嘴边。

“多吃点。”老周笑着给我夹菜,见我狼吞虎咽,又接着说:

“吃慢点。”

我不理他,早餐没吃呢?昨晚玩游戏玩得太晚,今天起床已经十点多了,来不及吃。最重要是,我习惯到老周蹭饭,即使他们一家人在,我也不怕。吃他的饭菜与见老周,让我动力源源不断。

当我吃第三碗饭,老周不吃了,放下碗,一口接一口地喝啤酒。见我出汗了,他掏几片纸巾,替我擦汗。

“你说你一天喝两三瓶啤酒,你肚子能不大吗?”我见自己肚子有内容了,开始放慢速度吃,尽量多装。

“我的身材是没前途可言了。你不用劝我。”

我差点喷饭。

“枉你为人师表,连仪容仪表都不顾了。”事实上他上课是一道风景。

吃完饭后,我乖乖去洗碗。一我不会做饭,二我一直没交伙食费,所以洗碗这活,我一直积极主动。

老周转身去了洗澡,天气热,他做饭吃饭出了一身汗,爱干净的他在浴室一边洗,一边唱起歌来。老周的嗓音好,他唱唱《父老乡亲》很有韵味,绕梁三日。

洗碗过后,我又把厨房卫生处理一翻,把地板拖了,碗筷碟放进消毒柜消毒。出了厨房,自己已是汗水淋漓。

“你去洗下吧,脏兮兮的,看得人没有食欲。”老周洗完了,在大厅了看电视,开始抽起烟来。老周有个坏习惯,就是香烟只抽一半,剩下半截就掐熄了,整齐放在烟灰缸。

去老周衣柜取了套衣服,悄悄进了浴室。老周买了几套换洗的衣服给我,不过这些衣服我从不带回宿舍。

其实,我以前不太爱洗澡,一天洗一次就够了。中午出点汗,不需那么夸张,洗澡更衣,浪费国家资源。不过我知道,老周要是见我一股汗味,他是不许我上他床的。

渐渐的,我逼迫有了洁癖。这毛病,至今仍扔之不去。

老周喜欢看新闻,而我喜欢体育节目,他对体育毫不感冒。所以,我们在一起看电视,一定会争抢遥控器,有时会血拼到大家都看不了电视。

我换洗后出来,老周正切水果。我一看电视换了中央新闻频道,赶紧将电视台换了。

“你又换我台。你学新闻的就不能爱上看新闻,多学点东西对你有好处。”

“体育不是新闻?你猜你是有职业病,上课对着新闻这东西,下课了还要时刻注意它。”

“这叫专业!你懂不懂!”

“在我看来,你这专业等同职业病。”

我们就这样拌嘴,老周性格也不算软和,我知道我们迟早会嘈起来。如果我们日后关系破裂到无可修复,这定跟性格有关。

这次,我是不能屈服老周,因为今天播NBA比赛,精彩激烈的比赛打到加时赛。老周见我握住遥控器,如泰山屹立不可动,他不跟我计较,安静陪我看了会。

结果,这球赛打了两个加时,我看完了时间早过了下午一点半。老周看完第一个加时赛,已经回卧室午睡,对教师而言,午睡补偿体能很重要。

我关了电视,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直闯老周卧室,与熊同眠。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8 经验 +8 元宝 +2 收起 理由
手拥 + 8 + 8 + 2 不错的文章。加油!

查看全部评分

布衣平民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05-10 22:55发布于 05-10 22:55 较早前
很好,还有呢?

布衣平民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05-10 22:56发布于 05-10 22:56 较早前
地板也占了

渐入佳境 LV3 Rank: 3

发表于 2011-05-10 23:03发布于 05-10 23:03 较早前
快快更新,

中同第一文刀

版主 Rank: 9

发表于 2011-05-11 00:08发布于 05-11 00:08 较早前
等啊等……

略有小成 LV4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1-05-11 00:11发布于 05-11 00:11 较早前

null

很幸福啊,我也曾幻想过跟自己的老师呢

略有小成 LV4 Rank: 4Rank: 4

大众审核员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1-05-11 09:22发布于 05-11 09:22 较早前
NO2

我蹑手蹑脚进去,怕惊动老周。老周的床大,我趟一边,隔他远远的。

以前我是睡他们女儿房间的,天气转热后,他女儿房间空调一直不好使,半天不降室温。老周于是让我过去跟他睡,这样又可以节约电源。我怀疑老周有所预谋,对他女儿房间的空调做了手脚。

睡眠不充足,让我挨到床就眼皮打架。我安安稳稳躺着,开始酝酿睡眠。

没过几分钟,当我发觉睡意来临了,我却被老周的拥抱闹醒。

我睁开眼,发现他整睁大眼睛看着我,深情加诡秘。摘掉眼镜的老周,眼睛有些内陷,不过大大的眼睛还是很好看。四十多岁的人了,他皮肤还非常稚嫩,让我侵犯他哪都感到享受。他鼻子不高,嘴巴略显有些大,下巴的肉稍嫌累赘。不过这样不完美的五官,搭配起来,截然是个完美中年。

当老周突然吻我的时候,我心跳加速,这是我跟他第二次接吻。对于吻,我依旧生疏而笨拙,纯幼儿园学历。老周这次比上次更热情,来得更猛烈。

我让自己放下包袱,用本能去迎接他,配合他。渐渐的,我觉得氧气不够,觉得时间不够,觉得两只手还不够。此刻,我真的觉得自己身心都交给了他。他开始摸我,像上周那样,很轻柔,让我身体绷紧。不过,今天我畏缩地推开了他,我放不开。

上周疼痛与接受不了被人做的心里落差,让我们没能完成第一次。

“不要怕,我会慢慢来,不会弄疼你的。”老周温情地说。

这骗小孩的话,怎么可能骗我第二次了。上周他已经说过这样的话了,而结果我是足足疼了几天。

“不了,不想,不要勉强我。”我忧伤地说。

过了好几秒,他不解火地说:

“那你主动来吧吧!”

说完老周爬上来,深深地呼吸,一副凛然就义态势。

我眼睛直直地望着他,好奇心加激动,让我心脏再次加快跳动。

很快,我人生的第一次已经破掉了,没有任何仪式的成人洗礼。

“不行,疼。”老周没经过我同意,已经脱离了我身体。

他扑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嘴一直张开在哀叹。之后,他下了床,一拐一瘸地走向浴室。而我,留下郁郁不得志的我。

他在浴室呆了许久,洗了澡出来后,人无精打采,比刚打完越战还疲惫。当我们再次躺在床上的时候,他很用力地搂着我,又把我吻了会。

“对不起。”松口后,我这样说,如他上周道歉那情景。

“没事。”

到了下午,我们去爬山,我才发现老周说的没事是骗人。开始上山,他走路还算自然,但山爬到了一小半,他姿势就变形了,屁股扭得比骚娘还豁然。

“我们还是不爬吧,我们下山吧。”我知道他在承受莫大的疼痛,我建议道。

“你不让我休息,你真的要搞死我。”

这个搞字,让我想起中午的事,我不禁咯咯大笑。

眼前的人是我生命中第一个已婚中年,他是我大学的副教授(当时),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四十三岁,个子仅一米七一,体重则达76KG。脱光所有后,他露一身密麻胸毛,与熊族身份相一致,还留有精致的胡子。他外表斯斯文文,儒雅与可爱相当。他皮肤白皙,延伸到脸部,咋看三十五而已。他有洁癖,勤洗手,不可一日无水,不可一日未冲澡上床。他除了课教得好,深受学子爱戴,还能秀一桌好菜。每每想到他的黄州东坡肉,我口水垂涎到天明。

我跟他的故事将重头讲起,请读者担凳子坐好。

点评

不错  发表于 08-27 15:57 不久前

略有小成 LV4 Rank: 4Rank: 4

大众审核员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1-05-11 09:23发布于 05-11 09:23 较早前
NO3

我出生在福建德化县,不过我对那个地方没什么印象,也谈不上什么感情。在我有记忆的时候,我已经生活在广东中山市。长大后,按之前种种的道听途说与挖掘,我对我的身世有这样的了解。

我几代祖辈与父亲均以种茶叶为生。改革开放后,村里分了天地,勤奋老实的父亲总把几亩田打理得漂漂亮亮。父亲二十二岁那年,被我母亲相中。我母亲也是个美人胚子,这婚事很快成了。

父亲娶了我母亲后,我母亲那边家庭有点钱,精明的母亲向娘家讨多了份嫁妆。家里改行收购批发茶叶,父母从农民变成了小商人。

潜移默化,我很小对茶叶认识就已经很丰富,绿茶、青茶、红茶、碧螺春、乌龙、铁观音、普洱、银针、龙井、毛峰等我一尝便知其名,并能划清其档次。因为我单亲家庭的母亲,在中山东升镇开了间茶叶店,一直营业到她死那天。

我对我父亲印象不深,他抛弃我们的时候,我才四岁,只记得他脸很大,手掌大,眼睛也很大,个子高,要蹲下来跟我说话。他头发经常梳得光亮,爱干净,不发脾气的时候,我喜欢跟在他批过后面。

在我成年后,我又偷偷去翻我母亲的床下底,因为别人总说我长得像我爸,我不信。结果,我找到他们的结婚证,确实,我跟他非常相像。

但,这没有使我对他产生任何好感,我的行为纯粹因为好奇。我不可能化解对他那么多年来的怨恨。

我父亲娶我母亲前,是个村庄里有名的勤快茶夫,而我母亲因为是,她有点大小姐脾气。他主要相中我父亲的样貌,并没有相中他那几亩田地。我母亲结婚那年,就出钱到镇中心开了个茶叶店,承办茶叶收购和批发。

这一职业转变,渐渐,我父亲变得慵懒,这不怪他,开茶叶店这功夫太容易,看看门,喝喝茶就一天过去了。

父亲那个时候“懂事”起来,母亲生了我之后,他的女人缘开始爆发。本来老土憨厚的他,学会穿牛仔裤,梳八字发型,刮光溜胡子,套件白T恤,嘴叼一支烟。这么时髦的外表,加上这么好看的脸蛋,能不招蜂引蝶?

那些冲着他有几分“姿色”而来的女性,勤于献身,络绎不绝。生父太年轻气盛,把握不住欲望的底线。他无心打理店面不说,他把店面的钱败得一干二净。他成了小赌徒,整日混在小赌档。

父亲的不知爱,母亲气得要生要死,可我这么小,她哪敢跟他离婚。对我父亲没办法了,只好一哭二闹。并把事情散布到亲人亲戚去,所有人蜂拥而来,开始围攻我生父,批评教育他。

父亲刚开始当然有些怕,他这些批评与威胁,并未真正驯化到他。父亲学会了敷衍,这边点头说改,转身又搂着骚娘夜不归宿,何其可恶。

最可恨,轻浮的他,认识了一名有钱的华裔女青年后,变得更目中无人。

印象中,生父生母在一起的时光,他们只有没完没了的争吵,与甩东西。再不,就是看见生母眼泪一把接一把地拭。

在我四岁那年,华裔女青年继承了祖父一笔丰厚的遗产。她回新加坡的时候,把我生父也带来了过去。自此,我家安静了。

父亲走后,我就没见过我母亲哭过,一次也没有。母亲的妹妹,即我的小姨,她那年嫁到中山市去,嫁给一个其貌不扬的药材商。那年,我记得我一觉醒来,睡在陌生的小木床上,走出门一看,眼前是繁华的小镇。这一住,我在中山住了整整十四年,十四年里,我一直没离开这个地方,直到我去了武汉读大学,直到我母亲离开人世。

母亲在中山不得不完全靠自己,她重操旧业,开了个茶庄。在福建她是个精打细算的能人。可到了中山,为商的人布满几条大街,她那点经营技巧显得有些逊,而她对市场的观察能力远不如人。

不过她用勤劳来弥补这些不足。我相信在小镇上,我家店是全真最早开门,又最晚关门的一家。因此,我们单亲家庭过得虽不富裕,但总算自给自足,衣食不缺,学费从不欠,不用瞻人眼色活着。

我从小就很懂事,我从不问我生父去向,不索要玩具和零食。相反,每学期我都会拿回很多奖状回家,这时我母亲定会做我最喜欢吃的梅菜扣肉。我知道,我就是我母亲每天五六点起床的动力。

我母亲人前人后,不说父亲的事,我父亲私奔后,她一直没离婚,也没再找个伴。一个年轻漂亮的妇女,为了孩子她可以没爱情。她以为这样对我很好,殊不知,我心里也会恨她。

每当下雨天,看见同学的父亲送雨伞;每当每逢节日,看到人家全家吃团圆饭;每当每学期填写资料,遇到看到父亲那栏;每当学校要求开家长会,一直出现的是我妈;每当随便的人有意无意问起我爸,我就特别意识到,我的人生欠缺了一大块。

在我九岁的时候,在公厕里,第一次发现叔叔们下面长的东西宏伟,很奇妙。我像发现了新大陆,对成人男人的这东西好奇而迷恋,萌生摸摸人家的想法。

在我十二岁的时候,我自己的东西开始长大,开始起毛,我不肯再跟我母亲睡在同一被窝。

十四岁,我人生有第一次梦遗。非常记得,我是梦到我数学老师跟师母做爱所致。不过,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对男性有那种倾向,只知道好奇。只觉胖胖的,慈祥的中年,他们很性感,我很愿意跟他们接触。

十八岁那年,我身高突破了一米八,不过这个惊喜与我高分考上武汉大学的消息,都不能再与母亲分享。她再也听不到我每次撞到头,老喊家门槛太低;她再看不到我一餐吃三碗饭;她再不能替我缝衣洗裤子;她不能再替我的人生之路,多陪我走一步。

医生说我母亲是十有八九是中蛇毒身亡。我家后面,有个鱼塘,鱼塘周围有许多树丛,每年总有人说在这带抓到眼镜蛇。每年我总会作这样的噩梦,梦到自己围着池塘被一条庞大的蛇追着跑。

我从学校赶回来,我见母亲最后一面的时候,她身体发黑,肢体臃肿。我想象不到这个人,就是我世上最漂亮的母亲。至此,我再也没发现这个世界有漂亮女人。

我母亲生前的时候,跟我父亲那边亲人亲戚断绝了来往,她跟她娘家的人也越走越疏远。出丧那天,只有我和小姨一家人流着泪,看着她变成一堆骨灰。

母亲去世后,小姨和姨丈把我把我家店面典卖,把剩余的茶叶低价转让出去,腾出一笔钱,好我供我读完大学。不过也正是这笔钱,搞得我与姨丈关系破裂。自此,我再也没有家。

1999年,我全然以一个浪人的身份去了武汉,没有家庭包袱,也没有家庭的温暖。

略有小成 LV4 Rank: 4Rank: 4

大众审核员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1-05-11 09:26发布于 05-11 09:26 较早前
NO4

武昌区珞珈山路16号,我找到这个地点。1999年,作为大一新生,我被武大的博大深深震撼。濒临东湖,环抱珞珈,满园苍翠,桃红樱白,鸟语花香。中西合璧的宫殿式早期建筑群古朴典雅,巍峨壮观,生活在这样校园里,让人容易忘记孤独,忘记害怕。

第一个学期,我默默无名地度过,我甚至记不住班里三十五名同学的名字,因为大多数同学我没跟他们说过一句话。我不参加任何团体,不参加任何文娱活动。一米八三的个子,完全看不出是个深沉的读者,我整整看了一学期的书。

但到了第二学期,我开始转变了。我喜欢上打篮球。高中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篮球天赋秉异。那时,为了学习,我可以没有任何爱好,因为我不想输,因为我只想着要为母亲争光。

99届新闻系的男生身材普遍不高,当学校举行系篮球联赛时候,我系的体育部长问我有没兴趣参加比赛。我说我不知道行不行,应付着他。部长竟然拿着球给我,让我随便玩。

为了不让性格随和的部长难堪,于是,我就拿着篮球往篮筐扔,在罚球线位置投。没想到五十球左右,我扔进了四十球。那天起,我开始觉得这运动好玩。部长这天把我名字凑上去,并给我发了一套运动服。

距离比赛只有半个月了。每天放学后,我就抱着篮球在球场玩到夜深。白天,我从图书馆借来书,开始好好琢磨比赛规则。我没打算比赛时要怎么表演球技,只是当一种乐趣培养。

比赛很快打响了。我系第一场的比赛对手是上届冠军土木系。这场比赛,我没获得上场机会,郁闷地看着球队输掉三十多分,自己却无能为力。队友不信任我,而平时练习我都从未到场,我替自己炮打不平。

到了第二场比赛,对阵数学系,我终于获得了机会,我们的主力中锋受伤了。不过,部长还是没让我先发。打到第二节,换人的时候,我被派上场。这一节,我一人就砍下十五分,我很清楚。罚球四罚四中,我还投中了一个三分。后来团队就没把我换下来,这球赛,我们逆转了。

后面几场小组赛,对手都比较弱,我们总是大比分赢下,这几场球赛我先发了,并且几乎场场打满全场,而我团队球出手的机会,接近一半落到我手里。

我们以小组第二名出线。来到四分之一比赛,我们遇到了外语系,对手个子非常高大强壮,我们系凭借高命中率将比分咬得很紧。最后8秒时间了,总比分上,我们落后两分,形势相当不妙。我队后场的后卫把球带过前场时,遇到两人夹击,他勉强把球往半空一仍,往我这方向。球回落瞬间,有两人夹击防守我。我奋力一跳,抢到球,没来得及运球,又再次跳起来,往篮筐位置瞄了一眼。手部这时调整好力量,像平时练球那样出手。结果,三分球空心打网。

半决赛的时候,我们遇到身高与我们相仿,但囤积一堆外围射手的经管系。这次我们系篮球队相当走运,对方的神射手集体阳痿。我们在不看好的情况下,赢下比赛。

新闻系以公认的黑马闯进决赛,对手是土木系。这年我系无论喜欢或者不喜欢篮球的学生,都为之兴奋了。决赛那天,人山人海,曾经因为观众不断推挤,有人踩进圈内,致使比赛不得不终止。

虽然土木系第一场比赛赢了我们,但卫冕冠军他们赛前作了针对性安排,没半点骄兵气息。我一持球,便有人冲向我来协防。我很难摆脱他们的多人防守,因此我出手次数非常有限。上半场,我们输掉十五分之多。半场之后,很多人不能接受这分数,纷纷离场。面对这样分数,我跟队友休息时都没说话,我们真的尽力了。

再踏进篮球场,我知道重任在我身上,这天所有失望与希望都因我而存在。我下半场开始,拼命跑,不让对手多人夹击,我一接到球,不再运球,直接跳投。2010年,NBA决赛时,当我看雷。阿伦狂射三分,让我想起了当年自己神勇那幕。话说打篮球的人他知道,只要对篮筐有了感觉,他是无敌的。

离场前两分钟,土木系叫了暂停。此刻,我们队伍已经领先三分了。这时路边上晚修的人多了起来,他们受了拉拉队尖叫声的影响,停步观望。人把球场塞得密不透风,有人干脆爬上树去看,他们要见证着我们历史这刻。

比赛继续的时候,我发现对方有三人对我进行封锁,我队的后卫根本交不到球给我,过于依赖我导致他们屡屡失误,并让对手趁机打了快速反攻。又到最后那么几秒,我们落后一分。半场发球,我们前场球,关键时刻我要争取到五秒内接到球,这是战术这样安排。终于,我获得了空间,后卫扔球给我。开始,差那么零点几秒我就可以抓住球时,对方防守球员使蛮力推我,致使我跌倒。

但球判说吹哨,不知道是看不清,还是因为他是土木系的人。而时间到了终场。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不过很多人已经记住了我名字,我叫康溆。

略有小成 LV4 Rank: 4Rank: 4

大众审核员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1-05-11 09:27发布于 05-11 09:27 较早前
NO5

这球赛影响我的人生,自此之后,我不再内向。以前我从不看体育节目的,现在我狂热迷上NBA,迷上各类体育项目比赛。打球让我认识了不少球友,交际一下子宽广了,人自然活跃起来。读到了大二,我发现我生活完全变了。以前我可以很安静地看书,现在对文学书籍再也没亲切感可言。暑假的时候,我小姨偷偷多给我五千块,让我学人家配一台电脑学习。

于是,我的生活也就只剩下上网、玩篮球与跟狐朋狗友拼啤酒。

第一次见周演,并不觉得他很特别,虽然他那样子很让人感到亲切。但那时候丢掉教材的我,一直坐在课室最后一桌,对隔着距离周演几乎是不闻不问,而我手捧的书是电脑书,而不是什么外国新闻史。

第一次被他点名问问题,我全然懵掉了。那时我上他课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对外国新闻史的教材只字未读。

“新莱恩报.政治经济评论对当时产生的重大影响,你有什么看法?”周老师问。

“我没听说过。”我本想说不知道,但可能我紧张,说错了。

我的回答弄得浑堂大笑,而我已经面红耳赤。

“那你还听说过罗马公报,金字塔报没有?”

“我不知道。”哼了许久,没智商的我说出这话来。

“很好,表现得很好,请那位高大帅气的同学坐下。”

所有同学都不笑我了,可我知道此刻,这锋利的沉默比嘲笑来得更狠。我真的想找个缝隙钻进去,一个曾经被人美名为球场上的英雄,如今多不思进取。

自那次之后,上周演的课我都不敢怠慢,我从坐最后一排爬到最前排坐。

渐渐的,我发现这个胖中年,讲课挺有意思,居然可以把那么死板的新闻史,讲得妙趣横生,旁征博引,难怪老听到女生背后悄悄谈及他。

不过很遗憾,我认真听他课后,他就没再点我名回答问题。我们的关系肤浅的只是,上下课几十分钟的二氧化碳互动。

老周对我的改变,是因为一场篮球比赛。这学期,校举行系教工篮球赛。开幕式那天,是我系教工对中文系教工进行第一次比赛。校与系领导,要求所有教工都到运动场去。我也去看了,不过那些老头子打球,简直是在埋汰篮球,半场结束,两队的分数是八比六。

中场休息时候,我进了场内,其实我只想跟当裁判的部长聊天。很意外,部长拿了球扔给我,然后费一番口舌说服我秀下扣篮。放暑假的时候,我经过长期锻炼,弹跳有了提高,我已经学会了扣篮。平时我也贪玩一下,在球场秀秀这本事,没打算喧宾夺主。

今天这场面,我知道自己要是扣飞了,定会引来倒彩。我拿了球,犹豫起来。突然,附近的球友向我起哄,拼词造句嘲笑我。

然后,我想都没想,运球到底线,用力一蹬,双手把球扣进篮筐。全场,哇声一片。紧接着,在我那群球友起哄下,一大群人开始呐喊:再来一个。

这次,我从三分线外起跑,距离篮筐一米远左右起跳,来了个火风轮暴扣,霸气十足。扣进去了,在场的人纷纷鼓掌。我笑笑,远离了篮筐,喧宾夺主非我情愿,我赶快走进观众人群里。

我用袖子擦汗的时候,有人递给我一瓶水,我很自然地往他脸上看。接着,我畏畏缩缩接过水周演的水。

“康溆,没想到你平时很沉的小伙子,会扣篮,刚才太帅气了,像会飞一样。”周演手舞足蹈,像个女拉拉队队长。

“献丑了,周老师。”

此时,球赛下半场开始了,拉拉队就在旁边,她们撕破喉咙开始喊加油。我有点受不了这轰炸声,向周演赔了个笑,悄然走开了。

接下来,我再上老周的课,我还是会坐第一排,不过我发现他变了。他授课时,说话总对着我说,他笑也是。他一笑就露出右边酒窝,有一定的杀伤力。我总能被他影响到。

上课时,他开始问我问题,动不动。而我,没再丢脸过。

我开始习惯他授课时一直盯着我望,甚至他一点我名提问题,我就激动。我喜欢跟他这样互动,因为我觉得他在重视我。

“小溆,你说周教授对你是不是有意思。你看他上课,美女坐在中间他不看。从头到尾,他就一直看着你讲课,把其他人54(忽视)掉了。”当我舍友,绰号那不拉氏(屎).小强这样提问我。

我心里突然一阵酸甜与苦楚。小强点明了我的发现,并不是我在自作多情,老周确实对我特别不同。

不过,小强说老周对我有意思,这不是说老周是同性恋。而我,也越来越迷上他的课,与他本人,这不提醒自己有同性倾向吗?

此后,我上老周的课多了许多邪门心思。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